太恐怖了,我对许文悠的恐惧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个时候我只能祈祷着这个女人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不然我肯定会死,而且死的很惨,从这一天起我才真的明白有些人真的很不像人,大智若妖,巨力超神,这样不似人的人也是真实存在的。

  “是,我是想出去一趟,可是现在……”

  “没有可是,我既然问了就能做到,李沧那边我能拖住十天半个月de。”许文悠自信的说道。

  我却皱着眉头,“只有十天半个月?”

  许文悠看着我像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的眼神说,“你出都出去了,他还能把你怎么样?”

  哦,有道理,我想了想,许文悠说的真对。

  “哪袁闽那边?”我继续问道。

  “解决不了,不过你差这一时吧,回来的时候再解决不就行了。”许文悠很是淡然的说道,显然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把那个家伙放在眼里过。

  “可我的家人还在这……”最后我还是说出了我担心的问题,我走了,我妈还在这,还有我奶奶,我妹妹,我不可能不担心他们的问题。

  “哪那么多事啊,这事你跟他说吧。”许文悠指了指一边的唐元,然后走出包厢顺便带了上门。

  我看向一边的唐元轻轻的叫了声,“元哥,今晚也谢谢。”

  “不用,我没帮到什么。”唐元面对的时候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今晚过来主要是她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唐元口中的她指的是许文悠,只是我有些意外,两个人的关系之前不是闹得很尴尬么?怎么现在又好起了,“你们说明白了?”

  唐元点了点头说,“说清楚了,不用多问,我知道的那些你都知道,也许你知道的比我还更多。”

  “……”

  我知道唐元指的是什么,但是没有许文悠的允许,我不能随便开口,谁知道那些是许文悠不想告诉他的,不过这就让我更奇怪了,按道理说唐元既然现在会在这里,和许文悠已经没有芥蒂了才对,应该在一起了啊,那怎么会不知道内情了。

  “你跟悠姐妹在一起?”

  唐元摇了摇头,“她都说了,包括她对我的感情,这回我没逃避。”

  “你拒绝了她?”我猜测的说道。

  “不,我接受了,我明白她的感情,而起从一开始我就不打算从她身上得到什么,无所谓利益,反正我要去送死了,不过她没接受我。”

  “哈?!”我感觉脑袋有些当机,许文悠明明对唐元的感情那么深,怎么会拒绝?而且还是在唐元接受的情况下拒绝了,这个女人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说不能和我在一起,她只是单纯想要做个了断的,我理解,她毕竟是那个人的女儿。”

  “谁?”我紧张的问道。

  “你以后会知道,现在是你问这些的时候吗?”

  “……”

  的确,现在我最该关心的问题应该是我家人的问题,而不是八卦这些,但是牵扯到许文悠我总是忍不住多问一句。

  “你能帮我吗?你不是也要回去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久前唐元就说要回去了,按道理说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唐元应该做不了什么才对。

  “延期了,许文悠点醒了我,我没能力放着唐欣在这里不管,之前有你,可是你很不靠谱。”

  唐元的话让我一阵语塞,今天的唐元是吃了啥啊,怎么说话让人那么堵得慌啊。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出去。”我只能这样跟唐元说。

  “一年,最多一年的时间,我要回香港去,你看到了李沧已经在挑衅我了,不会去待着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这一年我保证和你有关的人都不会出事,包括你学校的那帮兄弟我也会让人帮一把,一年之后帮我照顾唐欣。”

  2《酷6匠L网1唯一正?#版%,其)y他4N都☆I是~(盗(版GM

  唐元的话说的很模棱两可,一年之后照看唐欣,怎么照看?重新和以前一样,还是只是保护她的安全,照顾多久?一时还是一辈子?唐元的心思没有许文悠重,但是能走在这里,独自一人想要回去洪帮报仇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层,我明白唐元是在把这个度的把握权交给我。

  “放心,无论怎么样,我对唐欣的感情没有变过。”我看着唐元坚定的说道。

  唐元点了点头然后从手伸进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造型很简单,但是通体发黑,只有刀刃部分闪着属于金属的银光,“这匕首送给你,你会有机会用到的。”

  我接过匕首放在了我怀里,看着唐元突然说道,“元哥,走之前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

  …………………………

  我将匕首放在了怀里,唐元没有问缘由转身离开了,而唐元走出去的同时许文悠走了进来看着我说,“怎么样?谈妥了?”

  “恩。”我点了点头。

  许文悠笑着说,“这事本来我也可以做的,只不过处于一点私心吧。”

  “还是有点不想他去香港?那为什么要拒绝他?你们在一起才更有机会吧?”我看着许文悠问道。

  许文悠摇了摇头,“我知道,我劝不了他,他不适合我,我是爱过他,但是他还不至于让我疯狂到抛开一切。”

  我看着许文悠,心里很怀疑这个人真的可以爱一个人到抛开一切吗?答案,或许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许文悠悠然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拿起一瓶开好的红酒往一个没用过的杯子里倒了一半,轻轻抿了一口然后问,“怎么样想好了要去那里吗?”

  “能够去哪?”我问道。

  “云滇,东北大小兴安岭,塔克拉玛干,黑竹沟,恩?还有什么来着?”许文悠皱着眉头努力的回忆道。

  “云滇吧,云滇十万大山,我早就想去看一看了。”没让许文悠继续想,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