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李沧,来至香港。”跟我握手的人是刚才一句话就让缪志平父亲离开的家伙,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到底是谁。

  “叶飞。”我半低着头颤颤巍巍的说道。

  “如果不是悠悠给我说,我都不知道叶叔叔的孙子,竟然在这里,我小时候受过也叔叔很多照顾,他是个很和蔼的人。”李沧笑着对我说道。

  而我则是一片的木然,叶雄吗?自己的爷爷吗?自己那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爷爷竟然给我带来那么大的能量?

  “我,跟他不熟。”我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知道,无所谓,只要你是他的孙子就行。”李沧淡然的说着转过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这么背着身子跟我说都,“我就是过来负责考核你的人,怎么样?这份送给你的大礼还不错吧。”

  的确,我不能否认,这份礼物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不但把我保了下来,还帮缪志平他们也解决的尴尬,起码在人前不至于挨打了,人后?谁又知道呢,只是为什么呢?我爷爷?那不过时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了,我不相信洪帮还有多少人记得他的恩情,这是黑帮,这里玩的是杀人游戏,不是过家家。

  “谢谢。”可是这个时候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说不来。

  “你放心,他们不会打死他们,那时他们的儿子,我虽然没跟他们打过交道,但是来之前也了解过,你握着的就是他们的软肋,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那么快就愿意妥协的原因。你能安全,有你自己很大一部功劳,把他们拖进来了。”李沧像是一个解说一样替我解答着哪一些。

  我却心里却是一片心死,是自己考虑不周了,原以为他们三个应该是最合适的人,没想到确实最不合适的人,自己害了他们,他们在天龙会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不过这不正是缪志平他们的父辈想看的吗?他们本来就不想他们走上这条路,所以刚才的一切都是在演习,而自己的最后一句话,则是他们想要的。

  和自己摆清了关系,天龙会不会重罚他们,当然更不可能会启用他们,像个平常人一样过下去。

  “没有,这里都是沧哥的功劳。”我谦卑的说道,显然在这个香港回来特意看我的人面前,我没有一丝的骄傲可言。

  “许文悠说的没错,你是个可造之材,而且不傻。叶飞,所以应该明白这里很危险吧?”李沧突然转变了口气问道了另一个问题上。

  我眉头一皱一时之间没有缓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李沧身手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很肯定这个人是个阴谋家,自己绝对不能在言语上犯错误,一丝都不行。

  “我明白。”顺从是我的选择。

  “明白就好,所以跟我回香港吧,那个地方你很安全,你是叶雄的孙子,不应该是大陆人,应该做一个香港人。”李沧继续说道。

  大陆?香港?我心里有点迷糊,在我心里并没与这个概念差别,因为在我此时的眼里,不都是华夏人么?不过在不久之后我去到香港之后,就明白了这里面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哪怕他们都是华夏人。

  “我,我母亲还在这……”

  对于这个要求我自然是不想要答应的,开什么玩笑?去香港?我这边还一堆烂摊子呢,虽然也不是不好,但是,但是……

  这一回我还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许文悠走到我面前先说到,“哥,你说了他很懂事吧,你也不要逼得那么紧吧,放心,有我呢。”

  我皱着眉头心里一阵不妙,难道许文悠也想要我过去,不是吧?这两个人不是铁了心要把我带走吧?我觉得这个时候我是该表达一下我的态度了,身后许文悠却在拼命的拉着我的衣服,最终我还是闭嘴了。

  “恩,这事你来处理吧,我很喜欢这个家伙,跟着我,我肯定他能混出一定地位来。”李沧面对许文悠的时候还是有笑容的,许文悠也笑了笑表示还礼,李沧说着跟坐在椅子上另外三人说走就衣服要离开的样子,经过我的身旁的时还摸了摸我的脑袋没有说话,到了门口就在我以为他都要离开的时候,他却突然又停住了。

  我的心一紧,这个男人又要闹哪出?只是这回李沧的目光没有看向我,而是看向了一边一直一言不发的唐元身上,“元,我很期待你回来,我相信一定会让洪帮热闹很多。”

  v9更新最=F快d◎上K3酷E`匠w网》;

  我原以为以唐元的性格会表现的很淡然甚至不说话,而下一秒唐元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我仅仅在他面对唐欣时才能出现的笑容,“我也很期待。”

  这不是善意的笑容,面对李沧的挑衅唐元没有丝毫的愤怒或者不屑,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期待,这是一个充满了期待的笑容。

  轻轻的哼声从李沧的身边传来,然后是关门声,李沧和洪帮的那些人离开了,没有再说更多的话,仿佛今晚的目的,只是让我彻底的从天龙会的纠缠中摆脱出来一样。

  我不信,我虽然想不明白,但是我知道李沧那种身份的人绝对不会大费周折来帮我解这个围,那么他的目的自然就是那个了——带我去香港。

  “悠姐,为什么他要带我去香港啊?”李沧走了,我也终于问出了我的疑问。

  许文悠说,“傻,这都想不明白,告诉你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想不想出去锻炼一次。”

  “出去?!”我愣了一下,这个女人真的是妖精么?

  自己还一个字都没有说,她怎么就完全知道我的想法了?今天早上那通电话自己想要跟许文悠谈的事情正是这件事情啊!因为弱小,我才站在这里任人摆布,因为弱小,我才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刹那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进到酒店里许文悠前许文悠那句,‘你想的也许是对的’,原来从一开始自己想什么许文悠就全都知道了么?

  这一刻我对许文悠的信任瞬间上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算计?阴谋?根本没有必要,如果许文悠真的站在我对立面的话,自己早就毫无翻身的可能了,这个女人有这样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