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倩终究是走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再了,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就当没发生过吧,从此我不会再恨你,你也别来找我的麻烦,如果你还觉得我欠你什么——滚你的!

  我看着字条忍不住笑了一下,果然是马小倩的风格啊,如果她真和和气气的留下字条,我才要怀疑,她到底是自己走的,还是给别人绑架了。

  可是短暂的笑意后,身下的则是冷漠,昨晚我好像又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呢?我突然想起王兵很久以前跟我说的一句话,不能给你的女人负责就管好你的J8。

  似乎两次,自己都没有管好了。

  所以,自己只能去负责了。

  这一次我按捺不住主动打了电话个许文悠。

  “喂?小飞飞,昨晚享受的怎么样啊?”

  “哈?你说啥?”电话接通的第一句话就给我直接说懵B了,许文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干什么呢?我说你昨晚喝酒玩的开心吗?你想哪里去了?难道我还能是说你昨晚在房间和那个小妖精的事情不成。”

  哦,说KTV……这个女人!你特么在逗我!

  “悠姐,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语塞的说道。

  “切,就你们那点小演技能骗过我?去找你们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再说,我的房子你觉得我没房摄像头,小样,看不出来,还挺,凶,猛,的,啊。”许文悠最后几个字故意拖长的音节,听的我身上一阵不自在,心里,哪还用说!

  自己昨晚做的事情全给许文悠看到了?自己和马小倩在床上?由受变攻,各种姿势全都给这个女人看到了?!我心跳加速,脸上不自觉的发烫了起来。

  “悠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昨晚就是喝多了。”蹩脚的谎言连我自己都不信,我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啊,这个女人太妖精了,比马小倩还特么的妖精。

  “放心吧,不就是打了一炮么?晚上出去的时候,我会让人来收拾你的房间的,省的你晚上睡沙发,当然你要是还有兴致的话,来姐姐房里也不是不行哦,只要你今晚还能站得起来。”

  我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许文悠说的是喝醉酒能不能站起来的问题,如果可以我肯定会当然不让的回答肯定句,可是现实却是否定的。

  我毕竟不是一个超人,只是一个精力有限的普通人,这点许文悠显然会比我清楚的多,她也是吃定了我这一点才敢开着个玩笑。

  我脸色有些尴尬,刚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气氛,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而和以往每一次都一样,这种时候许文悠总是主动的把话语权接了过去,“我知道你有事要说,那些问题之后我们再谈,昨天说过的今天还要出去一次,不过这回见的就不是你的那些朋友了,你好好准备一下,顺便通知你的那些兄弟们。”

  “他们?很重要么?见什么人?”我好奇的问道。

  “天龙会的人。”

  当晚再一次坐上许文悠的车,这一次她又换了一辆,是一辆牧马人比起前两款温和的车型比起来让我感觉顺眼多了,就是嘛,男人就是该开这样的车。

  而之后许文悠马上就让我知道这种的车不只是用来看的,更是用来骑,哦不,开的。

  “这是大马路不是告诉公路,姑奶奶你就不能开慢一点吗?!”发出吼叫的人是在后面的徐彪,大块头并没让他有稳若泰山的性子,相反是个很容易大惊小怪的家伙。

  }最新'章节|,上,:酷M匠i网E

  许文悠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怕什么?大男人一个,你看叶飞不都好好的吗?”

  “好个屁!你看他都要昏过去了!”徐彪在后面继续吐槽道。

  我转过头瞪了徐彪一眼明确的告诉他我才没有吓晕过去,只不过是脚有点抖而已,肯定是昨天精力耗太多了,恩,一定是这样……

  这一会到了目的地我们都在车上歇息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太刺激了,这真的是个女人开的车吗?难怪说女司机是恐怖的,这一次我深刻的明白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几个男人想什么样子,叶飞,也许你想的没错。”

  “恩?”我转过头看了许文悠一眼,难道这个家伙又想到我在想什么了?哪也太妖孽了一点吧,不等我问出来,许文悠就下车了,我也跟着下了车然后有走进了那家五星级酒店里。

  第二次来已经轻车熟路了许多,上楼这一会不是昨晚的包厢,而是更深处一个更隐蔽的包厢,开门关门,楼梯,电梯,在开门关门,绕到我几乎彻底忘记怎么进来的时候,目的地到了。

  许文悠和我走在最前面,徐彪和缪志平三个人却停住了脚步,许文悠看向我,我转过头问道,“怎么了?停着干嘛?”

  三人对视一眼,缪志平看着我说,“飞哥,我不是怕,就是,有点怀疑,我爸他真的在里面?”

  我自然是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目光转向了许文悠。

  “当然,这事我还需要骗你们不成,放心,这次大家都是说好了的,就是天龙会也不能坏了他们自己的规矩,这事砸他们自己的招牌,你们应该也清楚。”许文悠很淡然的说道。

  三个人却还是极其的犹豫。

  说道见天龙会的人,怎么会少了他们三个人的父亲呢?我当初还是不能理解许文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后来渐渐的就明白了,不是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必须这样做。

  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们三个。

  我可以在许文悠的帮助下,在这件事情上躲过一劫,之后再去报复袁闽,报复袁平,可是他们呢?他们的父亲本来就是天龙会的人,做出这种事情虽然说不上背叛,但起码算是给天龙会,给他们的父亲一个重重的巴掌,这也是之前他们一直所担心的问题,我没有考虑到,但是许文悠帮我考虑到了。

  而今晚在解决自己的事情,我必须站出来替他们抗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