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情戏?”我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但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连自己都后悔了,一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需要怎么去演呢?就算是,她也是彻底赌上了自己的一切了,她有很多路可以选,但最后选择了这一条,哪怕都很脏,都见不得光,但她选择了这一条,这条最看似最没有出路,最没有前途的我身上。

  “呵。”马小倩冷笑一下似乎不想再说了。

  我心里有些内疚改口说,“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下意识……”

  “下意识的觉得我是个贱女人,觉得我脑袋里想的只有算计你?”

  “……”

  被说中心事的我无话可说,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吧,我想听。”

  已经抛开了信不信任的问题,我表示我只是单纯的想听而已。

  “你想听,我还不想说呢。”马小倩冷笑了一下掐掉了烟,起身就要穿衣服走。

  我猛然拉住马小倩的,“你想去哪?”

  “走,放心,我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告诉袁闽对我没有什么好处。”马小倩冷冷的话语和刚才的热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行。”我果决的说道。

  “凭什么?”马小倩回头问道。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刚才那件事情后,我对马小倩的恨意已经不是消失了大半,而是依然荡然无存,一句古话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马小倩是有难处的,绝对的吧。

  “保险,你不能离开这里。”我违心的说道。

  “可以啊。”马小倩突然做了下来,态度转变的让我完全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马小倩看着我笑着说,“我无所谓,只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迟早是要回来的吧?你怎么跟她交代我的存在呢?”

  许文悠,我深吸了一口气,的确刚才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茬,这里不是我的地盘,留着么一个女人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自己要怎么去和许文悠说。

  “……”

  我沉默了,在这个女人面前,我感觉自己太无力了,每一次都是这样,但是……

  “无所谓,大不了不交代,我不会让你走的,不把事情交代清楚。理由,我需要一个理由。”退让?这个时候我不想退缩了,我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头到底在想什么!是敌人,还是朋友,我真正需要的不是理由,是一个态度,她对我的态度,然后决定我对他的态度。

  “那么想知道?”马小倩脸上又出现了笑容,不会这一会不是你之前冷笑的笑容,而是一种玩味的样子,这是什么意思?心里又有什么坏打算?

  “我会尽力去相信的。”这一回我选择了信任,虽然很不愿意,但是想要进展,自己只能这样做。

  马小倩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又跟我要一根烟,这一回我拒绝了她,“女生抽烟可以,但多就不好了,伤身。”

  “你既然知道还不是一样的抽个不停?”马小倩反将我一军说道。

  我无所谓的说,“习惯了吧。”

  “习惯?放屁,是你根本就不在乎。”马小倩说,“不在乎伤害,不在乎规矩,人都是一个样,只要是没有人去强制他们做什么的,他们就会不想要去遵守那么些约定,而很多家伙更是连一点的规矩都不放在眼里!”

  马小倩的情绪很激动,就是二傻子也能听出她说的东西显然不是抽烟。

  “那个男人说他不给我一个名分不会碰我的。”马小倩语气突然又平缓了起来,“我没信,原本我也就只是利用他而已,可我没想到那么快,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就耐不住了。”

  “你不能跑吗?”我问道。

  “跑?我一个没钱没势的学生妹能够跑到那里去?我拖了三天了,原本今天晚上我不该躺在这里的,而是那边那栋房子的床上,做着同样的事情。”马小倩平静的口气中我听出了悲凉,我喉咙有些哽咽不知道该怎么说。

  “原本我是想找那个徐彪的,就是随便给一个男人,我也不想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个老不死的,没想到背后却是你在算计我,我的报应吧。”马小倩自嘲的说着。

  “为什么不早说?”我皱着眉问道。

  “早说?早说你会帮我?”马小倩转过脸看着我,那张妖艳的脸上身下的只有凄美,我心口一颤却没有办法回答,的确就算早说我也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在远远的地方看戏而已。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上?仅仅是为了报复我?”我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理解,一个女人就算病态的想要复仇,也不必做到这种地步上吧?

  “叶飞?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虽然相比那些家伙,我倒是更情愿和你上床的,你不是不屑吗?你不是说我是斌子的女人,我就是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怎么样?什么感觉啊?上了自己的兄弟的女人一定很爽吧。”马小倩疯狂的笑着又是凑过脸来要吻我,我怒了!我起身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清醒一点!我来不是问你这个的,我想帮你,无论帮不帮得到。”没有心机,没有目的,仅仅是对马小倩的那一丝丝的愧疚感作祟而已。

  马小倩转过头看着我说,“帮我?为什么?因为我是斌子的女朋友?还是因为我是你的女人?”

  酷i匠网2s唯U一正√T版,其》他都Q是%:盗#…版\L

  “我只是……”

  “二选一,告诉我。”马小倩紧逼了过来,丝毫没有让我转移开的其他答案的机会。

  脑袋一片混乱的我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下意思的说道,“后者。”

  唔唔……

  回应我的是马小倩热烈的唇,我猛然推开她,马小倩直接骑到了我身上,正对着我的脸说,“再要我一次,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疯子!

  这个女人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这个时候我有的选择么?做个禽兽?还是做一个禽兽不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