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由不明,因果不清,杨盼那个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样的想法才会选择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无论是因为什么,我很清楚,我现在很生气!

  苏伟?那不过是在我人生中绊了一脚而已,孙艺?那更只是一只在我耳边嗡嗡叫烦人的苍蝇罢了,只有这次,只有这个家伙是让我真的愤怒了!

  突然间我有些明白为什么斌子听到自己给带了绿帽子会让他冲动到这种地步,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喜欢这个女人,但是喜欢不喜欢是他妈的另一回事,老子的女人你动一根手指试试!

  “喲?还有脾气,你靠个女人上位的家伙有什么脾气!”袁闽看着我怒吼了一声,一脚踹了过来,我不要命的冲过去却被一脚踢飞,身后贴在一个后背上打了我一把手,缪志平说,“飞哥,搞的定吗?”

  “搞不定?劳资现在就搞定给你看!”我借力冲了出去,看着袁闽想要平静,但是却根本平静不下来,手中拿着甩棍毫无章法的朝着袁闽脑袋上乱挥过去!

  袁闽硬抗着就冲了上来试图抓住我的手,我感觉到了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被抓住了手腕限制住了,只不过挣扎了一下,我就知道自己绝对抢不过袁闽,力量上的不足,这不是技巧上的差距,而是力量上差距,加上现在受伤还隐隐作疼的感觉有可能被抢过去,我立刻判放手,然后左手一拳照着袁闽的脸上砸了过去!

  实打实的触感,心里真他妈感觉爽!但是袁闽绝对不是那种三流小喽啰,这一拳就像放倒他,想都别想!

  上一次挨了那么袁闽那么多次拳头我比谁都要清楚他体格有多健壮,我毫不犹豫跟上一脚,然后直接把袁闽扑到了包厢的椅子上!

  骑在袁闽的肚子上,看着那张让人气愤的脸左一拳右一拳的砸了上去!

  “我操你……”

  “滚你妈!”我没让袁闽把话说完,又是一拳打在了袁闽的脸上,而他刚说的那个字更是刺激到了我的G点一样!“劳资草你全家的!啊!”

  我突然一只手弯成手肘对着袁闽的眼睛直接砸了下去!

  “啊!”

  袁闽痛苦的叫了一声,鲜血从袁闽的眼中溅了出来,我确信袁闽的这只眼睛是彻底的废掉了,我站起来看着捂着眼睛痛苦的滚到地上的袁闽一脚重重的踢了上去!

  “好了!叶飞!够了!”杨盼在一边大吼到,眼睛中已经有了泪光,我冷冷的瞥了一眼,心里说不出的味道,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飞哥,外面的人好像报警了,我们快跑吧。”徐彪看着外面感觉不对劲一边控制着场面一边对着我说道。

  我没有迟疑无论怎么样,自己还是不想在进去一次的,自己不能就这么处于被动的情况,自己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最x新☆章节)L上酷匠网)g

  我转过身看了一眼杨盼,说,“等老子回来。”

  也许这句话就是一个伏笔吧,我打死也想不到,这次逃亡,自己花了那么大的功夫才重新回到学校上课。

  转身冲到门口,一脚踹飞了最前面的一个人吼道,“给老子闪开!”

  破开一条血路,我们四个人就不要命的冲了出去,杨盼不要紧,这里那么多人在,警察也很快就回到了,他们肯定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这一次杨盼也算没有太过白痴,带了一个张艺馨过来,不然又是一个大麻烦。

  跑出包厢奶茶店的人有些害怕好像又有些想要拦我们,缪志平好不估计一脚踹飞了一个还在一边犹豫的服务生,然后趁势夺门而出。

  骑上摩托车徐彪一踩油门我们咻的一下飞了出去,路上一辆警车和我们擦肩而过,过去后徐彪的油门明显加的更快了。

  我们四个人有些挤,紧紧的抱在一起,四个人的衣服都给风吹得乱舞着,大概开了二十几分钟徐彪总算是停了下来,这里距离县城已经好一段距离了,徐彪随便停在了一个破败的工地上,我们拍了拍还没有修好的水泥楼梯上就这么做了下来。

  我摸了摸口袋没有烟,缪志平赶快递过来了一根,帮我点上火,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低下了头,我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第一次,我还是第一次自己把事情弄得那么大。

  很久以前那是斌子捅了人,虽然我们也有参与,但根本就扯不到我们身上,上一次对苏伟那根本就不是我闹得事,而这一次不同,这一次完全就是我去找的事情。

  “飞哥,接下来怎么搞?”缪志平也吐了一口烟雾然后对我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一把将烟头丢地上说,“我他妈怎么知道。”

  “我草,飞哥,你想都没想好就动手了?”徐彪也在一边骂道。

  我砸了咂舌说道,“我也是突然看到杨盼那个家伙又动作,所以才有这茬的。”

  “艹。”缪志平骂了一声,坐在楼梯上不说话了。

  我知道这么做有些不好,一种再坑他们几个的感觉,但是走一步算一步,起码当时我总不能不去吧,现在要想的还是善后的工作。

  这一会我学机智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许文悠,第一通没接,第二通才接了起来,许文悠很悠哉的问我什么事,我把自己打了袁闽一顿的事情告诉了她,她立刻来了精神说,“怎么打的?打的伤不伤?”

  “用手打的。”

  “哦,你还好还好。”

  “眼睛可能不能用了。”

  “我去!可以啊你,平时不闹事,一闹事给我来那么一出,要袁闽是随便就能动的,我会不给你出这口气吗?你就不能给我老师一段时间吗?”许文悠那边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我也知道这下手可能是有点重了,但是别说刚才,就是现在再让我来一次我也会毫不后悔的弄死那个王八犊子。

  “没办法,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一时没忍住了。”我只能先这么跟许文悠解释道。

  “OK,我明白了,做都做了,现在再去追究也没什么用,你在哪,我先开车过来接你,之后的待会再说。”许文悠说话了,我看了附近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赵银明看到一个熟悉的建筑说了一下,那边许文悠说知道了,十分钟后到。

  我挂点电话坐在楼梯上,继续着焦急的等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