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摩托车告诉了徐彪地点,我们三个立刻杀了过去,徐彪开车很稳,但也一点也不慢,只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就杀到了那么地方,刚下车,我想找赵银明的时候,这个家伙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走到我们身后说,“飞哥,这里。”

  赵银明眼神中有些疲倦,一直高强度的跟踪是需要很大的精力的,更何况是袁闽那样的人,但现在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有精力去关心他,赶忙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赵银明看着我说,“又来了一个人。”

  “怀新国?”

  赵银明摇头说,“一个女人,我不认识。”

  女人?这让我更奇怪,能掺合到这件事情的女人真的不多,难道是许文悠?昨天他们见面也是在798难道不是巧合,真的是许文悠和这件事情也有关系,许文悠想要帮我解决这件事情?

  不,不可能,许文悠的身份不可能会这样去做事情,她要去找人,也不去找袁闽才对,按道理说袁闽现在也是被敲打过的,所以才会给我那么多空余的时间,但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可是这和他和杨盼见面有什么关系?

  我越想越感到头大,索性不想了看了徐彪一眼说,“家伙带了吗?”

  徐彪笑了笑说,“你放心,老早准备好了,放在后背箱子呢。”

  我点了点头跟他到了后备箱人手拿了一条甩棍藏在袖子里面,现在已经是入秋,我们穿着外套看起来并不怪异,只是我皱着眉头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可是时间不等人,不等我想明白我决定先杀上去再说,袁闽现在一个人和杨盼在一起,我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了。

  “动手。”

  我淡淡的说着这句话,然后带着三个人就走了进去,门口奶茶店的人问我们喝什么,我理会,缪志平说了一句找人就放我们进去了。

  根据赵银明说的袁闽和杨盼他们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边,我没有拖沓带着人直接就朝着那个地方赶了过去,包厢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袁闽正好坐在里面,而他对面坐着的则是杨盼和张艺馨!

  张艺馨?她怎么会在这里?!我先是惊讶然后也顾不上那么多,袖子里的甩棍顺势滑落下来,对着袁闽所在的地方就砸了过去!

  “去死吧!”

  袁闽看到我的瞬间反应很快,一下端起面前的杯子照着我就丢了过来,然后大吼一声,“干架了!”

  因为甩的急杯子砸在我身上掉在地上后才碎掉,我并没有收到什么影响,但是奶茶洒了一身让脸上全部湿透,迷了眼睛一时间也抓不住袁闽到底在哪。

  只感觉到一个身影恍惚之间朝着我扑了过来,我想也没想一棒子就砸了过去!

  这一下虽然砸空了,但是袁闽也没有找到机会,而同时门外传来一阵声音,虽然很急但是并不算壮观,人数应该不算多的样子,奶茶店里不可能有多大的埋伏,就那么小小的一家店,如果有十几二十个人在里面,赵银明也不可能发现不了一点的端倪,我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是瞻前顾后的时候,迅速的先解决了袁闽绝对会少很多的麻烦!

  “好啊,张艺馨杨盼,劳资给你们面子单独过来了,你们就这个样子来搞我?不错,我记住了!”袁闽的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擦了一把脸,也看清了门口到底来了多少人。

  不多,也就三四个人的样子,但是袁闽表现的十分从容被我们四个人堵在包厢里面丝毫没有被埋伏了的样子。

  “叶飞?你怎么来了?”一边的杨盼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完全没有料到我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冷笑了一下说,“怎么?就准你单独和袁闽说话,就不准我来谈?”

  杨盼听着我的话都要急哭了,欲言又止的但是又说不出话来,一边的张艺馨看着我说,“你真是个白痴啊,你知道杨盼花了多大的劲,才让袁闽放过吗?不惜这样身陷险境都要化解袁闽和你的矛盾!”

  我看了杨盼和张艺馨一眼,没有心思去判断他们这句话的真假说,“这样的结果吗,就算有了,我也不需要,劳资自己能解决这件事情。”

  “别在我眼前演苦情戏了,劳资看着恶心,怎么?叶飞等不及了,也行,我们现在人数也差不多,出去找个地方练练?”袁闽看着我挑衅的说道。

  我看了袁闽一眼,冷笑一下说,“出去找个地方练练?哼,劳资等不及!”

  我说完毫不犹豫一棒子对着袁闽的脑袋只砸了过去,袁闽不躲不闪对着我就肛了过来,拳头对着我的鼻子挥舞了过来,我也没有退缩两个互相的挨了一下。

  鼻子上一阵酸痛感传过来,我顿了一下,袁闽那边则像个没事人一样对着我继续扑了过来,袁闽一把抓住了我拿着甩棍的手,然后一脚对着我的肚子踹过来把我踹飞出去,我慌忙之中丢掉了甩棍,然后扶到了一边的墙壁上定神看着继续冲过来的袁闽好不犹豫直接用脑袋撞了过去!

  脑袋撞脑袋,没有防备的袁闽多少吃了一点亏,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事,我却意外的感到有些受不了,不是脑袋,而是左手莫名的感到一阵骨头疼。

  犹豫之间看了一眼身后,门外三五个人不算多,他们三个人挡住还算是没有问题,可眼下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不知道是下意识还是其他的原因,我的莫名的感觉我干不过这个家伙。

  “就这么点能耐?我真是搞不到,就你这样的人也能在七中混出名堂来?劳资去七中岂不是可以做大哥了?”袁闽看着我冷笑着说道,然后看了一边的杨盼一眼,“难怪你老婆宁愿跟我上床都怕我来搞你,不得不说啊,你这个人……”

  这一刻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我竟然会那么的生气,上床?杨盼竟然是来和袁闽说这件事情的?我昨晚想一晚上就是做梦也想不到杨盼来和袁闽谈竟然是这回事,竟然是这个条件!

  》A酷匠$^网s永久%免(V费K看T小'说}

  我双耳仿佛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看着袁闽,我现在心里只有愤怒,愤怒,这一下我终于知道刚才那家伙的时候感觉少了什么东西。

  少了一把刀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