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小虫说话的语气明显的放低了,我也是沉默了一阵,这话说出来的确有点马后炮的感觉,小虫毕竟已经受伤了而且现在躺在这个地方。

  W酷匠网K^唯一t‘正:版,其vR他!都是W'盗版

  “老四,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样的,袁闽他无论是弄我还是弄杨盼就是为了把你逼出来,你这样不是正中了他下怀吗?”最后小虫还是想要劝阻我。

  我耸了耸肩说,“那不是正好吗?我也想好好的跟他谈一谈人生了。你放心,你看我做事什么时候没有分寸的,我之前是想拖一拖,袁闽原本和我没有什么大仇,我以为过一阵子他就不会记得这件事了,没想到竟然下手那么狠,那就不是他找我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而且我的时间应该不多了,按照许文悠跟我说的,我能够在七中待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无论是天龙会还是洪帮都已经盯上了我,最多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肯定要走的。

  “好吧,我也不懂那么多,那天其实也就是想逞英雄,没想到搞的那么大。”小虫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知道他是想要打破刚才尴尬的对话。

  我往后靠了靠放松了一些说,“放心,没事的,你家小野马来看你了没?”

  “还没呢,刚刚杨盼跟我说待会就会过来和唐欣一起,你要不要回避一下。”小虫好像也是突然想起来,看着我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听到那个名字身体明显一僵,但是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说,“无所谓,来了就来了呗,我有什么好回避,不过我也确实没什么好呆的,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说完我就走。”

  “切,想走你就明说嘛,讲的那么委婉,我还不知道你。”小虫一眼看穿我的掩饰,我瞪了他一眼就他知道的多。

  不过很快我就恢复了过来,因为马上要说的这件事情真的挺严肃的,而且说出口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如果不是许文悠的劝说,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小虫,毕竟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干嘛呢?这么严肃?”小虫感觉出我的表情不对劲皱着眉头问道。

  我下意识的想要掏烟点上,但想到小虫这边还伤着,放在口袋里已经抓住了烟盒的手又放下了,看着小虫说,“你住院那天,你爸来找我了。”

  “我爸?我爸来找你干嘛?他就以无所谓事事的人,他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啊,平时就跟一帮朋友厮混也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小虫一脸无所谓的说道,看着小虫这个表现,我更相信小虫对他爸妈到底是干什么的什么都不清楚了。

  这让我更加难开口了,小虫父母不告诉他肯定也是为了保护小虫,自己说出去是不是有些太不尊重他们的想法了。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要说,不过要换一种方式。

  “还能有好事呢?不就是把这事怪在了我的头上,要我以后不要带着你厮混了。”我尽量让我变现出不在意的样子。

  “艹!他知道个屁,你别理他,我这次就算怪那也是我自己作的,怎么会扯到你的头上去?”小虫一脸不开心的说道。

  我就猜到他会这么说,继续说道,“你爸他也是为你好,说真的我这个立场是没资格说什么的,但是小虫啊,你还记得你说过的你将来是要做一个商人的,其实现在我在七中的根基渐渐的也爬起来了,你没必要每一次都……”

  “老四?你什么意思?”小虫突然打断了我说的话,眯着眼睛很不开心的看着我,这个眼神看的我心里有点心虚,毕竟这些本来就不是我想说的话。

  “不是,老四,我真的是想要为你好,你想啊,斌子出去闯了,耗子也去当兵了……”

  “劳资刚才还以为你是真的把我当兄弟,现在出去,劳资不想看到你!”小虫几乎是怒吼的说出这句话的,偌大的声音让他右手还在打着的吊瓶都抖动了起来。

  我吞了一口口水,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进来不只是闻声而来的护士,还有唐欣和江灵依,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们同时进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护士小姐很生气的看着房间里的我们两个。

  我有些尴尬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没什么,有点分歧,没事,我很冷静,我先离开一下好吧。”

  护士小姐听着我的话脸上还是很不开心的样子,但没说什么,只是在门口让开了一个缝隙,显然这里已经不欢迎我了。

  我没再解释什么,背过身朝着门外走出去,没有冲着江灵依和唐欣那边看一眼,但是身上还是感觉到了他们赤诚的目光,轻轻的带上门,还听到护士在里面说了几句话大概是叮嘱唐欣他们不要太过刺激病人,这里是医院什么的。

  我没想多逗留回到自己的病房里,脑袋有些空荡荡的,自己这么做错了吗?不,我只是为了看到小虫的态度而已,我说总比小虫的父亲去说好一点吧,我和小虫吵一架总比让他们两父子去好多了。

  我突然惨笑一下,这自我安慰的想法啊。

  给自己点燃香烟,试图让尼古丁来迷幻我的脑袋,但是接连着三根烟下去我对烟都产生了莫名的抗拒,就像是对自己产生的抗拒一样。

  我错了。

  我没错。

  我错了。

  我没错。

  叩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我死循环一般的思绪,我朝着门口看过去,有气无力的说道,“请进。”

  门被打开,进来的人更是让我没想到,江灵依。

  江灵依跟我的交集其实真的很少,唯一一次单独谈话,还是那次吧,她找我去谈论唐欣的事情,但是这一回,不应该了吧。

  “你怎么来了?不多陪陪小虫吗?”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对着江灵依说道。

  “飞哥,你也是病人啊,我来看看你也不行吗?”江灵依微笑着说道。

  “别别别,别人叫我就算了,你这样叫我就不合适了。”我谦虚的说道,江灵依说这句话的虽然很和善,但是我总听出一种笑里藏刀的意思,怎么着?小虫身边所有人都要针对这我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