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缪志平的话我心里多了好几分第七,按照平时缪志平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这个时候态度的转变只可能是下定了百分之一百的决心,我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心里把赵银明好好感谢了一番,如果不是他缪志平和徐彪绝对不会答应下来这件事情的。

  只是这个反应,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就跟他们说了一下细节的问题,中间赵银明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关键的时候问了一句之前说的事情还要不要注意了,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虽然这样做在袁闽那边已经是不成功便成仁了,但是怀新国这边我不可能不在意。

  一个可以隐忍那么久在背地里弄我的人,就算不是和我有深仇大恨,绝对也不能留下后患,这种事情我见过太多了,在自己还很弱小的时候并不怎么在意,但一旦发现了我有厂长起来机会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派过来,给我彻底拍醒。

  赵银明没有说话,但是缪志平那边多少还是担心着的,对他来说,这个兄弟的安慰显然比我想象的还要重的多。

  说实话我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但是没有办法,我没有的选择,事情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自己就没有了后退的余地,背水一战,自己到底是不是只靠着别人的懦夫这一次我想要证明我自己,正好在这种时候。

  》B更:K新|最《S快上酷匠网6n

  简单的吃完后徐彪送我会医院,我本来是不要的,但是徐彪说,我太不小心了,要是有人想要阴我怎么办?这种事情能多一个心眼就少一点麻烦。

  我想想还真是这么道理,没有办法拒绝他,徐彪开着摩托车送我,这个时候外面的雨已经下得差不多了,毛毛细雨并不能产生什么影响,所以我没有打伞,刚被清洗过的新鲜空气以及微风让我感到有些凉意,快入秋了啊。

  到了医院我下车徐彪叫住了我,我转过身看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在这里和我说。

  “飞哥,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不好,但是我认为还是告诉你比较合适。”袁闽的语气之中有些为难,我倒是也能听明白一点意思。

  “缪志平的事情吧?”我递了一根烟给徐彪,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根,虽然病房里能抽,但是这一路上自己可就要好好冷静一下了,徐彪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的眼神告诉我,我猜对了。

  其实很简单,缪志平刚才的反应实在是太不对劲了,按道理说他不是那种怕事的人,袁闽能够做出让小虫挺身而出的事情来,那么缪志平也不可能对他没有一点脾气就算事情不关他自己,毕竟他可是面对张森一群人都敢直接动手的人,怕事?谁怕事,我都不信他会怕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主动叫他的原因,可是之后他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反常的过头了。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只不过这里面有一些过去的事情,袁闽那个家伙,以前和缪志平也算是兄弟,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情,两个人闹翻了。之后两个人就老死不相往来,相处的模式很奇怪,无论是谁风光的时候都不会去欺负另一个家伙,两个人好像都是当对方不存在了一样。”徐彪这样说道。

  我有些不明白的说,“这什么意思?你也不知道这里面什么事?你们不是从小到大一起玩的吗?”

  徐彪摇了摇头说,“我们小学的时候是同学,初一的时候他去外面读了一年书,就是那段时间两个人深交,后来又闹翻的,这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肯定发生了缪志平很不想面对的事情,才会让两个人都显得那么反常。”

  “好吧,可是事情都说道这份上了,我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去收手吧?”我这样说道。

  徐彪脸色也有些难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无论是什么事情,不去面对总是不好的,这次正好乘着这次机会一柄解决掉不是挺好的吗?你也帮我去探探他的口风,没准可以问出什么来,知己知彼嘛,没有坏处的。”

  徐彪还是有些难看,但终究没有说什么,送走了徐彪后我倒是格外的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我而言,不过是一些过去的往事而已,谁都有过去,怎么面对是他自己的事情,重点是我相信缪志平不是那种会出尔反尔的人,既让他都答应了,这事他肯定会尽全力去做。

  抽完烟告别了徐彪我会到了医院里,回病房之前还专门到小虫所在的病房看了一眼,小虫躺在床上整只手被包了起来,现在虽然已经不是隔离观察的时候,但是我还是没有进去打扰他,毕竟已经夜深了,这个时候是该让他休息一下。

  问了一下护士小虫的情况,得知并没有伤到筋骨我就放心了许多,打算明天再来看看他,回去的路上刚好看到了小虫的父亲,小虫的父亲也是瞥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我觉得有些尴尬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写什么。

  回到自己的病房,其实我现在的心里特别的不安,斌子走了,耗子走了,现在小虫的父亲也要跟我闹翻吗?原本的一中的三剑客铁山角,自从自己到来了之后没有一个人留下来,难道自己真的是这个团体解散的根本原因吗?

  我靠在病床的墙上,翻来覆去怎么的也睡不着,这一夜无眠。

  第二天是星期六学校那边已经放假了,所以很早杨盼就过来看我,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安静,就这么坐在我的身边不对我的事情说什么,只是非常偶尔的询问一下我的情况,同样还是不发表任何的意见,说实话这样让我心里有些发闷,可能是习惯了唐欣以前什么事情都不放过我,逼我逼得死死的感觉,偌大的转变让我有些接受不来,但是我知道方式不同,杨盼也是真心的,不然她不会坐在我的身边,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