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直想要混黑吗?可以啊,我替你引荐。天龙会,内部绝对会有你的一个位置。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吧。”小虫的父亲平静的说道。

  “付出什么?我要和小虫绝交?”我反问道。

  “绝交?放心,我知道你做不到的,小虫也做不到,你只需要像往常一样就好了,然后排挤他,不给他机会,让他在你们的群里中孤单一个人,对你来说这种事情不难做吧。”

  什么叫放心?这分明必绝交还要过分吧!这分明就是要我和小虫彻底的决裂!

  “叔叔,我尊重你,我也猜到你背后肯定有不小的来头,但是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答应你,这不是难不难做的问题,我根本做不到!”我对着小虫父亲斩钉截铁的说着这句话。

  “很好,看得出来你和他的感情很深,那么我问你,既然他真的是你的好兄弟,为什么你会让他现在躺在这里?你的好兄弟就是这样对待的?我以前觉得你有分寸,你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然后我发现我错了,但是没关系我错了,我改,这事你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许文悠保的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小虫父亲的话语加重了起来,如果只是单纯的狠话,我绝对不会被动摇,但是小虫父亲的这番话对我的杀伤力还是很重的,的确如果不是因为我小虫现在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无论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承认,但这毕竟是我害的。

  “你说我保不住我就保不住?”门口许文悠的声音响了起来,今天的许文悠穿着一袭黑衣,完美的勾勒出她性感的身形,带着一个墨镜有着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一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摸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老陈,你们天龙会的人什么时候敢来抢我们洪帮的人了?真的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许文悠话语不和善的说道。

  小虫父亲皱着眉头说,“许文悠,我知道你看重这个小子,但是那边躺在医院里的人是我的儿子!我脾气好,平时不掺合你们,但是真的让我动起火来,就是刘汉明都拦不住我!”

  “拦不住?这句话你有种当着他的面说去!”许文悠丝毫不退让的说道。

  小虫父亲冷笑一下说,“没得谈咯?”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好谈的。”

  “好,那我们走着瞧。”

  说完小虫父亲离开了房间,从许文悠进来之后就再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自己这种人似乎完全没有被他放在眼里过。

  我躺在床上,心跳还有些不正常,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让我有些心有余悸,如此气势凌人的两个人在我面前谈论着我的未来,这种被人捏在手指中的感觉让我很是难受。

  “怎么?不习惯?放心,陈国民那个家伙就是说说而已,他没那么大本事,要有也要等到他老婆回来之后。”许文悠好像是给我打着预防针一样的说道。

  “小虫的妈妈?”我疑惑的说道,他父亲我见过几次了,他母亲我则更没有什么了解过。

  “恩,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许文悠有点诧异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

  “你那个兄弟没告诉你吧。”许文悠猜测的说道。

  “放屁!小虫不是那种人,他藏不住秘密的。”我坚定的说道,我打死不相信小虫知道什么会不说,他要真知道他爸妈有多牛,绝对不可能藏着掖着,小虫的性子这点我都不熟悉,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好吧,哪也许是他爸妈真的瞒着他了,不过想想现在天龙会低调的性子也不是没可能,这些人的二代都忍的很,毕竟这边大陆混黑的人都比较难。”许文悠继续说道,“陈国民他老婆是天龙会嫡系的人,陈国民家以前也是很不错的商人,好几年前开始衰退下来了,之前两个人也是联姻,感情说不上多好,各自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家庭,不过没其他孩子就是了。”

  许文悠说的头头是道,对小虫的家庭知道的了如指掌一般,不过我明白这也是许文悠他们这些人的基础技能之一,连这些基本的人脉都弄不清他们也不用混下去了。

  “所以刚才小虫父亲说的那番话是真的?”我小声的询问道。

  “怎么后悔了?没答应刚才陈国民说的?”

  “怎么会?”我白了许文悠一眼说,“我只是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真的不好,小虫以前也跟我说过他以后是想要做一个商人的,我强行把他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混下去,对他而言是不是太自私了。”

  “是不是,应该由你说了算吗?”许文悠继续问道。

  “什么意思?”我抬起头看着许文悠炙热的眼神。

  许文悠叹了一口气说,“你说你是不是太累了啊?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做打算,你想过没有那个陈龙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那么多人就不是别人就是他,别人盯着他吗?怎么可能,肯定是他自己出去啊!?那么他为什么明知道有危险还要冲在最前面?你呀,现在什么都都往自己身上扛着,什么都按照最合理的去做打算,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真的是希望这样打算的吗?”

  6h看正版s章节上《{酷pf匠w网

  一连串的问话让我有些发懵,看着许文悠说,“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我该听一听小虫的意见?”

  “总算开窍了。”许文悠松了一口气说,“其实吧,无论是你这个兄弟这个时候和你做什么样的离别也好,共患难也好,我都绝对他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也不会不能接受,但是重点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连他意愿都不去顾及,就直接跟他父亲交涉,你不觉得这么做才是太自私了吗?”

  许文悠的话让我刚才郁闷的心有些舒展了开来,的确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从一开始自己就想的太多了,很多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扛,换一个角度,也许所有事情就都不一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