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看UJ正T版pP章Lp节上酷f√匠#"网;;

  换上病服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一反折腾自己这手臂是真的有点疼,动都不想动一下了,许文悠的事情虽然事发突然,但我用屁股眼想都知道肯定是唐元那个家伙折腾出来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唐元要有大动作了。

  能让许文悠露出这样一面来的人只有唐元,其实在这件事情我对元哥是有所不满的,他是做什么事情都面面俱到,对唐欣也是倾尽所有的帮她,但是其他人呢?别人不说,许文悠对他也是够好了吧,唐元对许文悠那个态度,我心里就很不爽,实在是太不好了。

  但这事我偏偏还没资格说,唐元我说不起,许文悠那边我也不好给什么建议,许文悠那么聪明,唐元的态度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自己都没有说什么,一如既往的付出着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虽然他们的往事是足够复杂的,可是……

  唉!

  那些忘不掉的回忆,最是伤人。

  中午杨盼来给我送中饭,还给我说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大概也就是我们班的那些事情,钟凯今天好像又跟人出冲动了,是和吴涛,理由什么的杨盼也不清楚,不过闹得挺大,但是好像没动手。

  吴涛对我一直抱着警备状态我是知道的,我以前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但是张森这事之后,我对他意外的也没有什么想法了,对于那种伪君子来说,这样的真小人还要更加让人能接受一点。

  袁闽说是星期五就来学校找我,但是我也让钟凯他们不要去起冲动,他们毕竟是外校的人不可能冲到学校里来大人,至于蹲人,钟凯他们现在几乎就不出校门了,他能蹲到谁?他们不是刘成,可以把我着几乎所有我的弟兄都揪出来,还能一个一个去抓,这种事情也就我对孙艺这种特殊情况的时候能够做得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我这还没彻底倒下呢,学校里还不至于有人那么过分的去帮袁闽来对付我,哦对,怀新国例外,这次的事情他筹备了那么久不可能没有后手的,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敌在暗,我在明,要想被搞实在是太简单了。

  因为这事我还特地去联系了苏恒,苏恒虽然没有来医院看我,但是还是专门打了一个电话来问我情况的,试探也好,关心也罢,总之知道这个人没有加入袁闽那边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足够好的消息了。

  我开门见山的问了问他袁闽最近在职高的动作,苏恒那边我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袁闽最近正在叫人煽动职高的其他人来侬我,说我上次太不给他面子了,这次一定要让七中的人吃吃苦头。

  这层面长的,瞬间不是对我一个人准备,而是要把整个七中都拖下水啊。

  我心里有些不安,对着苏恒问道,“那你呢?你有没过去。”

  “飞哥,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可能和他们为伍的,一帮猪头而已,而且我和袁闽的关系本来就很僵,要不是这次他急着要告你,没准学校里我就要给他们堵了。”

  我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继续问道,“既然你那么忠臣,周五的时候来帮一把吧,做得好,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飞哥啊!这不是报酬的问题啊,我现在没跟他们一起已经够为难的了,毕竟我之前和你有矛盾不少职高的人都是知道的,这次袁闽他们弄你,我不在就引来了不少人怀疑了,更别说是去帮你们打了,真去了,我也就彻底不要在职高混了。”苏恒为难的说道。

  无奈我点了点头说,“好吧,那你注意好自己不要抓了,另外有什么事情直接打电话给我。”

  叮嘱完最后一句我没想太多就挂掉了,苏恒不至于骗我,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没有很么好骗的了。

  转眼放假我的都一个好消息是奶奶的病情暂时的稳定住了,不过还是要住院一段时间,这算我是这几天听到最好的一个消息了,最近巨大的灾难在我身边爆开,现在这勉强算得上是好事的事让我心里舒畅的许多。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两天过去了,许文悠还没有打电话给我说什么,我心里很奇怪按到意外,许文悠不应该是这么处理的啊,按照她遗忘的性格,肯定第二天就打电话才对啊,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如果不是特地打电话问了一下酒保,我都以为许文悠彻底失踪了呢。

  一个下午过去,我知道学校现在肯定炸开了锅,其实我是想过去一趟学校的,但是吓杨盼情绪十分的激动,一副怎么样这段时间都不会让我去学校的样子。

  没得办法,我只能选择放弃,然后在病房里祈祷着钟凯他们能够不出事。

  现在回想一下一中,格外的安生,虽然也有群架,但是就算知道别人有十几个弟兄,但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管他之后有什么后果,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多的顾忌,但是没办法,情况不一样了。

  自己无所谓,也得要替这帮兄弟想一想。

  大家都不让我去学校见袁闽,我虽然呆在病房里,但还是叮嘱小虫他们一定不要冲动,袁闽刚不过该忍忍就忍忍吧。

  我闭着眼睛在病床上躺着心里极其的郁闷,袁闽本身并不可怕,包括那个袁乐瑶也是,只不过他们背后的东西就有些让人麻烦了。

  袁闽的父亲就是天龙帮的人,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但是钟凯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天龙帮?这个有些时日没有听到的名字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充满了不安,毕竟是作为甘肃这最大的一个地下组织,只要是有点麻烦的事情,他们全都有沾惹,能不要出事就不要出事吧。

  只是可惜我的祷告都还没有结束呢,那边就已经出事了。

  这一回出事的不是别人,是小虫。

  接到电话我就坐不住离开了病房,杨盼跟着我下去,刚到楼下,正好看到被开车送过来的小虫,他右手被砍了一刀,鲜血淋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