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极其正常的男人,我的目光自然不自觉的往许文悠的胸前移了上去,只是可惜许文悠一直是在找酒瓶没有让睡意完全贴着前面,我完全什么都看不出来啊!

  《y酷y(匠!=网L唯s!一正@版{,其他35都%◎是p盗版

  我感觉我的欣赏有千万只蚂蚁在密密麻麻的爬来爬去,异样的刺激感一波一波的涌上我的胸口让我有些口干舌燥。

  许文悠似乎总算找到了一个有酒的酒瓶脸上笑得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她拿起一边的酒杯倒满了一杯,喝了一口,还没有喝到一半突然就停了下来,打了一个饱嗝,我心里大汗你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才能把自己喝成这个样子,许文悠很不满的看着我,然后直接把剩下了一半的酒杯递到我的面前说,“到你了!”

  我看了一眼酒杯,然后看了一眼那个酒瓶毫不犹豫的一口喝下去,然后抢过酒瓶说,“这次我先!”

  许文悠很紧张的拿着酒瓶很认真的看着想了想,然后说,“好。”

  我接到酒瓶的瞬间,毫不犹豫的对着瓶口就吹了下去,这样喝红酒完全就是浪费啊,我知道,可是这还有半瓶呢,自己不喝点,许文悠得磨叽到什么时候。

  半瓶给我一下就喝完了,许文悠看着我大笑说,“哈哈哈!我还有,我去哪!”

  “不要喝了!”我起身对着许文悠大吼道

  许文悠不满的说,“要你管我,我就要喝!”

  说着许文悠就朝着外面走去,我没有办法一下冲上去抱住许文悠不让她走,许文悠努力的挣扎着,我感到身上的伤口又是发痛了起来,不能跟他耗下去,不然没等她清新过来,我就先抗不住了。

  我一下使劲,直接把许文悠抱了起来,然后往床上一丢,顾不上形象问题双脚夹住许文悠的腰部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再乱来下去!

  “你放开我!放开!”许文悠甩着头发散乱的长发混乱的披在床上,此刻的许文悠彻底的没有以前的形象,“救命啊,强jian啊!有人要强jian啊!”

  你是真醉还是假醉啊?!虽然是在房间里面,但是现在大白天的,谁知道这里的窗户有没有关紧,我是真怕啊,现在这种情况,真要有人进来看着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而现在我还偏偏的没有手空出来可以捂住她的嘴!情急之下我一下低下了头对着许文悠的嘴巴就吻了下去!

  “啊!”

  叫的不是许文悠,而是我!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我还没有感受到上一次熟悉的温柔,就给一口咬在了舌头上!

  我坐在许文悠的身上子,整个舌头都是麻的,在被咬了一口的下半部分彻底的没有了知觉。

  “叶飞?”

  而就在我完全失去分寸的时候,被我压在身下的许文悠似乎清醒了一点,叫了一下我的名字,我先是一呆,然后想哭的心思都有了,我的姑奶奶喲,你总算是认出我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刚想要从许文悠身上爬起来,许文悠突然伸出手直接揽住了我的脖子,我一个没注意直接被许文悠给拉了下去。

  发香之中带着一股酒意,让我有些混乱,还不等我做出反应,许文悠突然就对着我吻了上来,重重的贴着我的嘴巴,想一个贪婪的小鬼一样,手从脖子开始往背上移动,死死的抱着我怎么也不愿意松手。

  我想要说话但是连喘气都没有机会的我,哪里有说话的时机?我的心跳剧烈的加速着,心里有着惊讶,害怕,恐惧当然还带着一丝期待,但我保证那只有一点点的期待,我的理智在告诉我现在绝对不是做这个事的时候,可我脑袋那么像身体却不是啊。

  我造什么孽啊,这叫什么事啊这是。

  我突然一个用力从许文悠的身上爬了起来,然后慌忙的就要下床,许文悠赶忙起身拉住我的衣角,带着凄凉的声音说,“我真的有那么让人讨厌吗?”

  “不,不是讨厌的问题,悠姐,你现在喝多了脑子有点不清醒。”我尴尬的说着又不好夺门跑掉,现在许文悠这个状况,我把她丢在这里,指不定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是,我不清醒,我现在是很不清醒,拒绝我,拒绝我,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拒绝我,我做错什么了吗?我是有多么让人讨厌?我这个过气的女人就真的没有任何去让别人来爱的权利吗?!”许文悠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我从来没想到一向十分冷静的许文悠会有这样的一个样子。

  此刻的许文悠头发散乱,眼睛肿闪烁着泪光,坐在床上近乎是绝望的姿势,身体一动也不动似乎动一下就会失去所有的抵抗力彻底的放声大哭出来。

  我心里一痛,许文悠帮了我那么多,要说我对她没有感情是假的,但是我很肯定这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的感情啊,许文悠是很漂亮,要说我没有一点想法是绝对不可能的,自从上次许文悠大胆的调戏过我之后,我是有把许文悠当做幻想的对象,但是在这种时候,许文悠最无助的时候叫我去占她的便宜,我心里那关就过不去啊。

  可是现在……

  啊!不管了!

  我猛然转过身坐在床边突然抱住了许文悠,柔软的身子靠在我的身上,许文悠的脑袋几乎是瞬间耷拉在我的肩膀,然后轻微的啜泣声响了起来,此刻的我和许文悠之间没有了那么多身份之间的芥蒂,只是单纯的一个受伤的女人需要一个肩膀罢了。

  许文悠就这么靠着我直到我的被靠着的肩膀都有些发麻了,我耳边才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许文悠睡着了,她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没有做更多的事情。

  转头看着杂乱的房间摇了摇头,无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回到医院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