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怎么了?”我整个人脑袋有些发懵,不好的预感占据我的全身,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你奶奶她,她要不行了……”

  轰!

  一瞬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我从来没想到事情会来的那么突然,明明什么症状都没有,明明上一次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的样子还好的不得了,突然之间告诉我什么?奶奶要走了?

  我脑袋有些混乱,但是还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我知道我现在不能不冷静,家里怎么说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如果连我都不能静了谁来撑住?

  “妈,你冷静一下,你现在在那?”我赶忙问道我妈的位置。

  我妈颤抖的说,“没事,你住院就好,不用过来的……”

  “说什么呢!我肯定要过来啊!你放心,我不会逞强的,你就说你在哪。”

  我心里有点烦躁,说话的语气有些重,开口之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对,但是沉默过来我妈还是告诉了我地址,市中心医院。

  好远啊,我有些无力,刚才还说了那样的话,自己却好像有些无力。

  “小飞,你好好养病,我也想了很多,但还是觉得这事要告诉你一下,你大伯正在赶回来,所以这边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妈告诉我的话让我多少安心了几分,大伯要回来吗?家里有个其他的男人,多少也让我信服了不少。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没事的。你也别太激动,奶奶是好人,不是说好人都会有好报的吗?”

  短暂的关心后,我没有继续打电话,我妈现在肯定还要有不少的事情要忙,自己在多说下去就太麻烦她了。

  挂掉电话第一个说话的是林怡,他试探性的问,“你家里长辈出事了?”

  我点了点头说,“我妈看着她,现在在市里。”

  “哦……”林怡哦了一声说,“那你父亲呢?”

  林怡这句话说出来,病房内的气氛明显就变了,不少人都知道我是我妈一个人带着的,这时候脸色都有些难看,生怕我立刻就发作。

  我却表现的很淡定平静的说,“我没有父亲。”

  林怡虽然刚才冒失了,但是也不是傻子,大概的能够猜到什么情况点了点头说,“不好意思,是我多问了。”

  “没事,只是我家里现在除了这种事情,如果学校那边有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直接通知我,不要联系我的家长。”我抬起头看着林怡说道。

  林怡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说道,“你该不会是在给我演戏吧?”

  ((看,正r版L章y节R上)s酷P~匠;网/

  我眼睛弹了一下,心里有些恼火,但一边的小虫抢着说道,“林老师!你什么意思?”

  小虫先发火,反倒是让我冷静了一下,摆了摆手说,“没事小虫,我知道林老师肯定不是故意的,只是,林老师,别太看得起自己!”

  我冷冷的话让林怡抽了一下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好了好了,你看你,刚才来的时候不是还说是来关心学生的吗?怎么现在对你的学生一点相信都不相信,学姐这可不好。”一边张艺馨出来打圆场说道。

  我没有心思跟她们说话,很快送回了他们,杨盼给张艺馨交出去说了一会话,回来的时候,林怡和张艺馨就走了。

  “飞哥,你没事吧?”魏强在一边问道。

  我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要说没有打击是不可能的,但是事情突然这么一窝蜂的涌了上来,却是让我有些接受不能,只是这就是生活啊,如果不能去反抗,不是就只能默默的接受吗?

  就跟当初一样。

  “都回去吧,学校的事情已经够你们忙了,以后也别来看我了,省的给人逮到了还带着人来医院把我收拾一顿。”他们都知道我半开玩笑的话,其实就是希望不麻烦他们,谁都没有说破然后带着人走了,走的时候小虫拍了拍我的肩膀,重重的给我一个肯定的目光,我微笑着看着小虫一拳头捶在了他的肩膀上,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叶飞,那我也会去了,你好好躺着休息,明天我过来给你带早餐。”杨盼背上一边的书包对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让她路上注意点,就在杨盼要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杨盼,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

  “为什么?”杨盼看着我皱着眉头说。

  “现在这种情况,说出去干嘛?找麻烦么?”我苦笑着说道,的确如果是这件事情之前的情况,我根本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我必须好好的为杨盼想一想,杨盼毕竟是一般人,不像以前那样有唐元的庇佑,自己仇人那么多,现在想找机会下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我不希望因为我,杨盼又身陷到险境之中。

  杨盼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给你找麻烦的。”

  虽然找麻烦是我说的,但是杨盼这语气我听着怎么有些怪呢,我的意思是不要给你找麻烦啊,不是说给我找麻烦。

  然后不等我解释什么,杨盼已经背着书包走了,我叹了一口气没有了办法。

  第二天杨盼果然带了早餐过来,并没有弄醒我,放在了床边,还细心的留下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吃慢点,别着急,我中午再来看你——杨盼。

  有些过于平淡的话语,并没有小情侣之间的甜蜜,但是这也就是杨盼的风格了吧,我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他这个时候在我面前撒娇做嗲是个什么样的风景。

  早餐也很简单,豆浆油条加上一碗稀粥,我吃了感觉有点饱并没有吃完,躺在床上有些无聊的玩着手机有些,中间护士来过一趟看我的情况,我问了一句,她说还不错,三四天的样子就能出院,不过最好还是住一段时间,伤到脑子了,要观察一下。

  我摸了摸头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自己更傻了?

  不过再想想应该不会,自己都傻成这个样子了,还怕变的更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