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十分,我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到了这个时候再说我对杨盼没有一点想法是不可能的,和这个女人的纠葛自己实在是太多了,已经不能单纯的说喜不喜欢这么简单的问题了,你要我去追杨盼不可能,但是杨盼这样直接的把这些话摆在我的面前。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权利,有的吧?

  能力呢?

  话在口中却仿佛被刚才嘴边哪温柔的触感完全的封住了一般开不了口,原来杨盼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吗?原来在杨盼的心里我竟然是这样的吗?

  这不是单纯的问句,还带着一种释然的感觉。

  “杨盼,我不值得的,而且我也不可能放弃我那帮兄弟的。”

  这个就是此刻我唯一能说的了。

  “没关系。”杨盼脸上挤出一个微笑说,“我喜欢你,我希望你好,我劝说你,但是却不会去干涉你,我尊重你的每一次决定,所以一直以来我才从来没说什么。

  但是这一次深切的体会,让我明白了,我再也不想这样提心吊胆下去了。不想只能远远的看着你受伤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起码让我坐在这里就好了。”

  太卑微了,这个要求,卑微到我已经彻底没有了拒绝的话语。

  “杨盼,谢谢你。”

  我总想要再说点什么,到那时挠了挠头感觉有点尴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杨盼突然扑哧一下的笑了出来,甜美的看着我说,“不,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谢谢老天让我遇到你,谢谢你救了我,一次,又一次。那个……能在吻我一次吗?刚才太紧张了,我……”

  话才说道一半,我没有让杨盼继续有说话的机会,已经封上了她的嘴唇。

  这一次温情持续了许久才消散下去,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脸色都是绯红,杨盼那比我还生涩的技巧告诉着我,这肯定是她第一次接吻,自己的舌头慢慢伸出去的时候,杨盼吓得差点都要分开了,还好在自己的循循善诱下,才没让她有什么反应。

  杨盼没说话拿着剥好了的橙子放了一枚到我的嘴边,我吃了一下,恩,很甜,不过意外的感觉有些饿了,刚想说话突然想到一个事问道,“今天星期几了?”

  “今天?周二啊。你在这已经躺了四天了,你妈也一直在照顾你,不过最近昨天好像有什么急事回去了。”杨盼说道。

  “周二?”

  我们那天打架是周五,也就是说已经过去四天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袁闽说的是一个礼拜后还会来找我的,那不是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

  ni更新最-《快上2酷oa匠网

  “电话给我!”我赶忙对着杨盼说道,杨盼把她的手机给我,我翻了好久通讯录,但是却没有找到我需要的号码,当下就急了说,“我不是说你的,我说我的,我的电话呢?!”

  杨盼这也是才反应过来,在床头柜上找了好久,才把手机翻了出来,我没有犹豫,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小虫,电话响了三声就立刻接了起来,电话那头激动的声音说,“老四!是你吗?你醒了?!”

  “是我,我刚醒,学校呢?现在怎么样了?那个袁闽有没有什么动作?”我心急火燎的问道,一边杨盼看着我也是担心的皱着眉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你刚醒,就好好养伤就好了,学校的事情……”

  “草泥马的王兵!别再后面给我JJYY的!劳资问您们话呢!”

  劳资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王兵那厮在后面指使这呢,这种事情只有他做得出来!果不其然小虫说道,“老四你听到了?其实阿兵也是为你好,好好好,我让你们说。”

  很快接电话的声音变成了王兵的,“飞哥,你醒了。”

  “恩,刚醒,睡了四天,怎么说也有点过分了吧。学校那边的情况说给我听。”我冷冷的说道。

  王兵为难的说道,“飞哥,不是我不说,这是你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好处理什么事情,听了也就是闹心而已。”

  “没事,你说就是了,起码我脑子还能判断吧。”我稳住王兵说道。

  “别,飞哥,我还不知道你呢,你知道了情况,你会只用脑子做事吗?”王兵的话让我有些无言语对,还真是这么回事,自己虽然足够理智,但是并不能沉稳,很多时候明知道是陷阱,还是会往里面跳。

  “那又怎么样?你觉得什么都不说我就能够安心的在这躺着了?对了,凯子呢?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那天除了我之外受伤受的最重的就是钟凯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真的伤筋动骨了的话肯定是不可能那么快就恢复过来的,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左手根本使不上劲。

  “放心吧,凯子情况比你好,虽然也昏迷了一阵,但是第二天就醒了,现在学校不少事情都是我们几个在处理的。”王兵的话让我多少放心了几分,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心啊,不出事?怎么可能?不说三天后袁闽还要来找我们的事情。

  张森竟然有胆子在那个时候阴我一把,就说明这个家伙早就有所准备了,这种大好时候他不可能没有动作,还有高二高三那个家伙,他们指不定也要在后面使绊子。

  “继续,学校里的其他情况呢?重要的都和我说一遍。”我继续问道。

  “飞哥……”

  “说吧,不说,我就自己去学校看看了。”我很郑重的说道,我去有用?当然没有,现在的我到学校去,指不定多少人都要踩我一脚,我不出面,对于有些人来说心里才会有更多的担心,怎么着也会等着袁闽的事情结束后再有动作,枪打出头鸟,没有人喜欢走在最前面去吸引仇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的兄弟帮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散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