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袁闽最后一拳打在我脑袋上的时候,我脑袋已经是不清醒的了,唯一的意识就是站起来,再站起来,从一开始谭元废掉我一只手,到后来又是伤痕累累,打袁闽?能在人群中支撑到现在,我已经辛苦到极点了,更别说是干掉袁闽。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完成。

  嘭。

  站到一半的我身上一阵剧痛,刚才麻痹的伤口们,仿佛一瞬间全部解除了麻痹药一样,这已经不仅仅是痛那么简单了,全身神经仿佛断开联系,明明想要驱动自己的手脚,却仿佛全都失去一样根本不听使唤。

  “切,就这点水平也想装英雄?”

  耳边模糊的声音传过来,肚子上又是被踢了一脚,不清不淡,对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袁闽!”这是钟凯的低呼声,然后耳边又是一片吵杂声响了起来。

  没有退路,也没有人退缩,我知道他们又打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记得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多少人打了我好几次,然后噩梦总算是结束了。

  “叶飞!还活着吗?”

  一个人一脚把我踢的翻了个,我努力睁开眼睛,看着衣衫总算有些褴褛的袁闽,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知道你不服气,没事,我给你个机会,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之后,劳资带人来你们学校找你,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当然你可以躲在学校里不出来,如果你想看着你们学校的人一个个都被撂翻的话。”

  说完这句话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我感觉有点累,闭上眼睛睡着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躺在医院里,雪白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并没有让我觉得刺鼻,应该是习惯了吧?我心里默默的想着,我在这里躺了多少天?

  我看了看周围,有些空荡,没有人。

  N=看#…正版8章)Q节;4上3}酷1H匠+网

  心里多少有些苦涩,自己不是第一次住院了,但是每一次自己从病床上醒来不是有我妈在,就是唐欣陪着,但是这一次我刚醒来的时候,意外的竟然没有人。

  叩叩叩。

  敲门声响了起来,我刚想开口,还没有说话门就被打开了,这才意识到这只是礼貌而已,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我醒来了。

  护士吧?我心里想着,但是打开白帘,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意外的不是,意外的是一个我怎么也没想到的女人。

  “杨盼?”我皱着眉头说出我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我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次住院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她,讽刺。

  “你醒了?”杨盼看着我也有些惊讶,说着,“身体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叫医生。”

  “我没事。”我轻轻的说着,“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只是来关心一下你而已,毕竟我们一个学校了。”很牵强的理由,牵强到根本连逻辑关系都联系不在一起,按照杨盼这么说那岂不是七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来看我一次了。

  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能够说清楚的,我沉默,杨盼也不说话把带来的水果放在了一边。

  拿了一个橙子帮我剥皮,橙香慢慢的飘过来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叶飞,不要混了吧。风光你也风光过了,七中你也看到了,他不是一中那个谁的拳头打就由谁来说话的地方了。”杨盼轻轻的说着,说真的我已经很久没听过她说话了,更没有听到那么多的话。

  从良了之后的杨盼永远都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我对她有了一种疏远感,自己从一个好学生成为了混子,而她从混子变成了好学生,哪一种仿佛是自己的荣誉被拿走的感觉,哪怕是一个女人,哪怕是杨盼,我心里也并不好受。

  “你不懂,你有过梦想吗?”

  我突然说道。

  “梦想?你的梦想是什么?就是打打杀杀,跟着一群人在学校里作威作福,让别人不敢欺负?然后去欺负别人?这就是你的梦想?”杨盼说话突然激动了起来,莫名的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

  这句熟悉的话就跟一根针一样,这应该我们两个人之间重复了最多了一句话了吧?杨盼对我说过多少次?我又对杨盼说过多少次?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我转过头去不知道该说什么,杨盼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也彻底呆在了原地,时间就跟静止了一样,病房里安静的像是无人的教室,等待着下一根针掉落在地上。

  “叶飞,我想管。”杨盼说道,“我知道你和唐欣分手了,所以这一次,我不逃避了,我想管,我不想要在一次又一次看着你受伤,然后我只能默默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着,连去关心一下你的勇气都没有!高冷?我知道,从那天之后,你们都是这样说我,但是这是我想的吗?你知道的,我从来,从来不是一个冷淡的人,但是你要我去关心谁?一中那些没有头脑,只是靠着一时冲动去行动的傻子吗?去关心家里那些个在我出了事情只会对我开口大骂的父母?还是去关心,已经有了唐欣在身边的你?!”

  “你……”我转过头看着说话激动的已经要泪目的杨盼,我从来没想到杨盼的心里会有那么多的想法,更加想不明白为什么杨盼会有这些想法。

  “叶飞,这句话我只说一次,所以,你给我听好了。”杨盼深吸了一口气很是认真的看着我,“我喜欢,所以,答应我,让你进入你的世界,让你的事成为我的事。”

  此刻我的脑袋是空白的,不,它似乎还在运转着,但是我已经没有去分析的能力了,判断力在这个时候彻底的失去,看着杨盼,看着这个你让走上这条路始终站在我面前宿命一样的女人,我彻底的失去了判断力。

  我张口了我想说话,是的,哪怕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想要说写什么。

  杨盼突然之间凑了过来,我眼前被一张精致的面容彻底的覆盖,软弱的唇覆盖在了我的唇上。

  那么香甜,让人难以抗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