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恒有些呆滞,似乎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我突然一笑说,“这话说的有些太早了,起码对你还不适用,不过起码前半句是真的,你能够做到这个份上,我没有理由比对黄俊还狠的方式对你。”

  “恩。”苏恒还是点了点头说,“谢谢飞哥。”

  此刻我心里多少有些感慨,自己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得罪了孙艺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能量膨胀的是不是有些过分的厉害了?

  不过这也是必然了吧,那一次在酒吧里,自己看到了多少的大人物,如果按照原来既定的人生轨迹,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到那些人的吧。

  “狗仗人势的东西,要是没有你这帮……”

  啪!

  我一巴掌甩到了黄俊的身上,说,“你再说一句试试!”

  黄俊闭上了闭嘴,我眯着眼看着他说,“我叫你说。”

  黄俊没有动静,我又是一巴掌甩到了黄俊的脸上!

  啪!

  清脆悦耳,伴随着车子刚好一个颠簸,开车的一个兄弟说,“飞哥,你别激动,你看着把车都吓坏了。”

  “没什么,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罢了。”我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看着黄俊说,“你还说不说了?”

  黄俊似乎有些怕了,摇了摇头,我没有继续点了一个烟说,“我是靠着我这帮兄弟才有今天,但我知恩,斌子帮过我,所以他以前犯下的错,我来扛。就算这次没有你的事情,我也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我们的仇,本来就不是那么好说的。”

  黄俊看了我一眼有些红肿的脸不知道此刻在想着什么。

  我看了一眼刘成,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说,“再装睡下去,我的巴掌就扇到你脸上了。”

  刘成猛然的睁开了眼睛,有些害怕的看着我,和黄俊不一样,刘成更加没有资本和我凶,论背景,他动不了我,论兄弟,他更没有我多,一次一次栽在我手里,七中他早就混不下去了。

  “飞哥……”刘成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对着我说到。

  我恩了一声看着他不说话。

  刘成很是尴尬,硬着头皮说,“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找你的麻烦了还不行吗?”

  “找啊,来啊,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找我的能耐?混嘛,你不是还有兄弟跟着吗?你放心,明天开始,我就找他们每个人亲自谈一次,哪一个不亲自赏你一巴掌,我就给他十巴掌。”

  刘成的脸色彻底青了,他吞了一口口水看着我说,“我,我……”

  “有话说话!”魏强拍了刘成的脑袋一下,然后恶狠狠的说道。

  “飞哥,其实,我早就说过了,我们真的没必要,你看现在杨盼转学过来了,我也没对她做任何事情啊。”刘成一脸痛苦的样子说道。

  我听着刘成的话愣了一下,然后说,“你刚才说什么,杨盼转学过来了?”

  刘成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别开玩笑啊飞哥,转过来都快一个星期了,你不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看向其他人,这事我是完全不知道啊。

  刘成苦笑着说,“这事是真的啊!就是一班,你楼下正对着的那个班啊!”

  我有些发傻,所以那天我看到的背影真的是她吗?杨盼转学过来了?为什么?她有是干什么突然抽风庄学回来了?

  我不明白,更加不理解,按道理说杨盼这种女人现在想的就是拼命爬才对啊,好好读书,抓住一切机会考上大学,不顾一切的忘掉自己的过去才对啊,为什么会来七中这种地方?

  不理解,更加没有办法相信!

  “你骗我?”我沉下了脸很是严肃的看着刘成。

  刘成看着我的样子都要哭出来了说,“飞哥,我是说真的啊!这事上我能骗你吗?明天一上课不就啥都知道了吗?真的啊!不是真的,我刘成脱掉衣服,在学校裸跑十圈还不行吗?!”

  刘成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明白八成是真的了,杨盼转学过来了?他转学过来了!她转学过来了……

  “关我屁事?”我冷冷的说道,虽然刚开始心里很是震惊,但是事实就是关我屁事,这个女人的事情,呵呵。

  刘成一看这个没用,立刻又说,“飞哥,你绕我一命,肯定是有用的,比那个,比那个苏恒有用多了!”

  vt酷匠`\网KL永T久免-.费看@b小。、说Cm

  “你说什么呢!”苏恒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瞬间骂了出来。

  刘成有些害怕缩了缩,我摆了摆手没让苏恒动手说,“别给自己脸上贴金,有用?拿东西出来证明一下先。”

  “证明,证明……”刘成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低着头四处张望努力回忆着什么,突然眼前一亮抬起头看着我说,“对了!我有一个大消息,绝对的是和你有关的大消息!”

  “说。”虽然刘成表现的很激动,但是我还是很平淡的说着。

  “那个怀新国你知道吗?他虽然一直表示着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最近暗地里有动作了!你知道,他是高二的,就在我隔壁,所以他们班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那个家伙动摇了很多人,还叫了不少学校外的人准备搞你。”刘成的这个消息让我动了动眉头,怀新国吗?

  三把刀子中的一把,自己身边虽然没跟着几个兄弟,但是仅有的那几个真的是忠心的跟狗一样,一般十几个人过去,还真不能拿他们有什么办法。

  其中王宇泽身手算是最差的一个,王宇泽什么水平我是亲手领教过的,虽然不值说,但是对付一般人实在是太有余了。

  “哦,对,他说的那个家伙,我也听说过。”苏恒突然插嘴说道,我们都把目光看了过去,苏恒继续说道,“我对你们七中的人认识不多,但是这个人我还是听说过的,他父亲很有关系我知道,我记得就在前几天,他亲自来过职高一趟,对,黄俊,你问他,我记得他当时也去了。”

  我看向了黄俊,黄俊一脸阴笑的看着我说,“叶飞,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