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显然被我这句话气的有些窝火,看着我恶毒的说,“你真以为你今天能从这里走出去吗?劳资也告诉你吧,刘成现在他就在外面,待会一动手,我们一窝蜂的冲进来,我看你怎么办!做人?劳资今天让你连狗都做不了!”

  我听着这句话眉头皱了一下,刘成,原来是他,刚才马小倩说的事情就是指这个吗?难怪,我刚有动作,黄俊这边就受到风声了,从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不是叶秋,这个我知道,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计划的那么完善,如果真的按照他说的,刘成就在外面堵着我们的话,前后夹击,我现在的确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看%h正?b版》章/Y节上gh酷Q匠5~网

  就在黄俊说这句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在现在略显安静的酒吧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黄俊一直难看的脸上,出现了阴险的笑容看着我说,“来了,你去死吧!”

  我皱着眉头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劲,如果真的按照黄俊说的话,以刘成对我的恨意,他肯定会带好大一批人过来,但是呢?门外虽然脚步声很清楚,但正是因为清楚,我才能清楚的确认,很少,来的人的确很少,最多不会超过三个人。

  “刘成?你是说他吗?”

  门外传来的并不是噩耗,而是缪志平,和缪志平在一起的还有徐彪和赵银明,缪志平走在最前面,手中提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刘成往地面上一甩看着黄俊冷冷的说着。

  我亲眼目睹着黄俊的脸瞬间黑了下来,那副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

  我笑了笑,看了看后面说,“苏恒呢?他不是也在这等着吗?这么久不还不露面,不是背叛你跑了吧?”

  “别跟我提那个犊子!”黄俊对着我吼道,“没种的家伙。”

  “那又怎么样?你有种,然后呢?现在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一边阴暗处传了过来,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苏恒走了出来,他叼着根烟一个人。

  如果苏恒带着一群人过来,我肯定还会提防着他,但是现在他就一个人这个正大光明的走了出来,如果这样我都还要怕的话就太怂了。

  “你还敢来?”黄俊恶狠狠的看着苏恒。

  我还不明白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恩怨,不过看这个阵势苏恒起码不是针对这我过来的。

  我丢了一根烟过去说,“怎么?过来干什么?”

  苏恒对着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戏的,我说过的吧,我和黄俊一直不对眼。”

  我笑了笑没说话,苏恒的心思大概的猜得到七七八八,看戏,今晚总的是有戏可以看得,无论是我的还是黄俊的,黄俊是不可能和他彻底翻脸的,黄俊还要顾忌我,而我如果今晚真的干翻了黄俊,跟不跟他翻脸,就看他的态度了,毕竟我们的矛盾从头都是苏伟带来的。

  很好的打算啊,不过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黄俊,其实我也不想和你们职高的人结上太多的梁子,你保证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今晚的事情我也就可以这样算了。”

  商量。

  黄俊不成威胁,但是如果继续闹下去的话,肯定会牵扯到更多的人,黄俊可以认个怂,对我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我去你的!劳资没有苏恒那么好的脾气,要么干,要么滚,我们的事情没的商量!”黄俊丝毫没有一点态度,恶劣的形式让我有些个不爽。

  魏强看着黄俊说,“真给脸不要脸了!不服气是吧?劳资今天就让你服气一次!”

  魏强手中拿着甩棍就往前走,气势凌人,我没有阻止,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没有了最后一张底牌的黄俊根本不足为据,一群人炸开的瞬间黄俊不愧是做大哥的,首当其冲的对着我就冲了过来,他们劣势,想要做的事情当然是先干掉我。

  我不着急跟他们干,猥琐的呆在后面,阴过来的几个人根本收拾不掉我,轻松就搞定了他们,这次例行公事一样的打架可以说是毫无悬念,职高的人又怎么样?一样给打成狗一样。

  最后苏恒也跟预想中的一样没有做任何的事情,从头看到了最后,我们多留,让人抓着黄俊和刘成上了车,苏恒也不要脸的跟了上来。

  我看着苏恒说,“怎么,想跟我混了?你家里没意见吗?”

  苏恒嘿嘿的笑了笑说,“意见?能有什么意见,我弟基本上就没什么用了,说起来,我还要谢你一把呢。”

  我目标撇了魏强一样,魏强也是一脸的茫然,这里对苏家的事情有点了解的人应该就只有他了,他都不清楚这句话真假,那就是真的无从考证了。

  “别介啊,飞哥,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多相信我一点吗?”苏恒一脸无辜的说道,然后低了一根烟给我继续说道,“上次我是真的对你有一些意见的,我虽然和苏伟那个家伙过不去,但是上次你打他,我是真的脸上过不去啊。”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说,“可以啊,但是你过去的事情要算了,你总要表示一点什么吧。”

  苏恒愣了一下看着我说,“飞哥,你想怎么样?”

  我看着他说,“给自己一巴掌,响一点。”

  苏恒表情有些木讷,似乎完全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现在正在骑虎难下看着我脸色十分的难看。

  我身后一群人无论知不知道我们之间那些事情的都是幸灾乐祸的笑着,苏恒突然一狠心一巴掌猛地往自己脸上抽了上去!

  啪!

  不是巴掌的声音,在苏恒出手的瞬间,我抓住了苏恒的那只罪恶之手,苏恒有些诧异的看着我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我笑了笑说,“别那么着急嘛,我开个玩笑而已。”

  “你耍我?”苏恒冷冷的说道,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些脾气的。

  不过正是有脾气,才值得我去这样做,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刚才真的只是个玩笑而已,我对黄俊都可以说和好的,对你又怎么会用这么粗暴的方式呢?用人不疑,要么相信你,要么不相信,在我的兄弟里,还没有安插在身边,用来反间的那么一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