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身走到了最前面,随手拿着一个啤酒瓶从后面杀入,十几个人而已,就算黄俊和苏恒是在一边看戏的,也绝对不可能突然之间就逆转开来。

  我先起身,所有兄弟立刻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大家伙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借着酒精的作用一下就沸腾了起来!

  粗口声和碰撞声乱响成一片,一瞬间竟然压过了酒吧内音乐的声音!

  混乱的场面一发不可收拾!还不出来吗?好,老子就让你彻底没发在这个场子混下去!

  “给老子砸!”

  十几个人而已,我们本来就人多,他们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一大部分人立刻就加入了其他的事情里面,砸店大家几乎都是新手,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破坏和创造是不一样的,创造是需要学习需要积累需要各方各面的只是累计起来的一种能力,而破坏,则是一种天赋,一种野性,一种人生而就有的东西!

  法律,道德,人性压抑着这些东西,但是所谓天性那就是只能被压抑,绝对不可能彻底磨灭掉的东西!

  在酒精的刺激下所有人都将后果这种东西抛到了脑后,手边拿的动的东西,砸!拿不动的用来砸!没有目的,没有想法,只是遵循着人们最初始的本能而已。

  就是我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也变的有些痴狂了起来,不过我知道只是这样黄俊和那个苏伟是绝对不会冒出来的,门口一片混乱那些本来来玩的人都不要命的往外面冲出去,他们之中不是没有没有血性的人,只是再有血性也不可能一个人对着四十个人就肛上去啊。

  我冲到酒吧前台,弯下身子把那个兔耳装的美女前台抓到面前,看着他狠狠的说,“记住了,这些都是黄俊和苏恒跟你招来的,他们要是不过来,这场子我砸定了!”

  酒吧女郎颤颤巍巍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冷哼一声一把甩开了她,转过身一脚踹在了前台的桌子上,要玩就玩的对方一点脾气都没有!

  “叶飞!你不要欺人太甚!”

  来了!

  我还以为这几个乌龟王八会一直缩着头到最后呢,从酒吧的里面黄俊,苏恒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家伙走了出来,乍一看比我们这边人少一点,但是绝对少不了多少人,这两个家伙竟然真的联手了啊。

  职高和七中那种地方不一样,混子多,但是聚在一起的人少,没有利益纠葛,就没有必要一帮人混在一起,混在一起他们也养不起。

  这点在七中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这也是现在混子的趋势,没钱?没钱谁跟你混。

  这个注定他们这种人成不了气候,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打架的水平,因为混子数量大,所以平时打架的次数多了去了,每天一点小事都能擦出火花,然后大打出手,当然就阵仗而言是没有办法和七中这种地方比的。

  这边人冒出来了,我走过去小虫他们也带着人走了过来,老朋友见面不打个招呼可不好。

  长发的黄俊还是我很久以前在KTV见到的那个样子,不过一年多过去了,比起以前也多了几分老成,看着我的眼中的恨意却是一点都没有消去,斌子不在了,耗子也走了,黄龙的所有仇恨自然全部都落在了我和小虫的身上,这个男人因为唐元也已经忍了很久了。

  “俊哥,说起来这回还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说话吧。”我看着黄俊礼貌的说道。

  黄俊冷哼一声说,“是有怎么样?”

  我看了看眼黄俊长发飘扬,此刻不服气的样子有些奇怪,走上一步拍了拍他的衣服轻轻的说,“俊哥,态度啊,你现在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太多吗?你真的傻到连现在的局面都没有看清楚吗?”

  “局面?”黄俊直接一把打开了我的手,然后抓住了我的衣领说,“你真的以为你吃定我们了吗?事到如今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了,从你进来这里的第一刻起,你就死定了!“

  我眼光寒了一下,然后马上回复了正常,突然手往上面一伸,然后另外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盖了过去,第一只手放在手腕处,第二只手覆盖在黄俊的手背上。

  这是一招擒拿的招数,这个时候如果我往后一转,黄俊会完美的被我把手背到背后去,彻底的被我抓住,但是就在要成功的时候,变数还是出现了,黄俊直接伸脚一个膝撞对着我的下面就撞了过来,果断至极,力道很是大。

  更C◇新G最快=a上k酷l匠(网?

  我没有选择硬抗下去,的确我有机会一招制敌,但是那也只是机会而已,如果真的被踢中了,那样的痛楚,就算我抓住了他也绝对没有办法保持下去,以黄俊的经验,自己肯定会被挣脱开来,偷鸡不成蚀把米,失败的代价太高了一点,没有必要去冒险。

  我往后一跳,避开了这一下,然后淡淡的说,“可以啊,身手好快啊。”

  黄俊冷哼了一声说,“你以为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家伙打了几天架就能和我们比较了吗?我出来打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

  我想了想黄俊说的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他出来混的时候,自己指不定还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喝着牛奶呢。

  “混了那么多年,才这点程度,你也应该感到羞耻才对啊。”我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有被他的言语所吓倒。

  “别废话比比,劳资这辈子最羞耻的事情,就是给斌子那条狗阴了一手,真是给他脸了,劳资初中打他的时候,他哪里有这脾气!”

  斌子和黄俊初中是同学,这个我知道,斌子那个时候还没有我见到他的时候那么能打,在班里虽然不是那种天天受欺负的主,但是学校也是有几个比较厉害的混子敢找他麻烦的,而且对于这种一个人的家伙下手很重。

  “活该,谁叫黄龙那个傻b跟斌子抢女人,我明确的告诉你吧,斌哥其实早就回来了,只不过对于你这种人他根本就不想动手,你不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