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自己刚说回家看看是什么个情况,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正好就赶上了。

  明天晚上,不早不迟,在家里和家人吃过一顿后我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全部兄弟,叫他们准备好家伙车子,要干一场大的。

  具体的我没有细说,因为是晚上,所以不着急,明天下午我再跟他们说也赶得上。

  夜里我跟我妈随意的说了几句,我妈无非还是那些嘘寒问暖,倒也没有多问什么,我顺便的提了一下学校现在怎么样了。得到的答案比我想的要好很多,看来我那一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啊,风气已经完全的转变过来,再加上校外的混子也少了自然不安生的人少了太多。

  人多不好管,人少那可就不一样了。

  我没再多问什么,那个地方已经是过去的战场了,七中也是一样,自己不会在这个地方呆太久,刘敏敏是个很好的点,现在的自己有许文悠,有钟凯,还有那么一帮兄弟们在那里,自己对于刘敏敏已经不用顾忌太多了,相反以前一直相处不错的良好关系肯定是可以帮到自己的,在这之间就是把那些不服气的刺头都拾掇拾掇。

  名气大了就是不同啊。

  我心里有些感慨,但是更多的还是心酸,能够走到这一步自己付出的也是够多了,唯一算的上好消息的应该就是现在的成就,以及以往初中惹下的事端七七八八的都要解决清楚了吧,这次和职高的人闹起来,肯定又是异常大混乱啊,自己要给兄弟们打好预防针才行啊。

  一夜安静。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在家赔了我妈一会,然后就走了,找到一家奶茶店直接包了场,这一次我可是一点人力都没省着,四十几个人全部都叫了过来,甚至都还想着要不要叫缪志平,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还没有彻底收编进来,说实话,我对这个人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我很看好他,我在他身上看到了那种不服输的气质,他只不过被以前的事情磨的有些想要平和的下去罢了。

  给四十个兄弟说事情的时候也很简单,理由,职高的人要动我妹妹,今天我们就是去砸场子的。

  “好!”

  没有什么废话,现在我的兄弟全都是血性正浓的时候,那副天不怕地不怕时候很多时候根本就不会去想后果这种东西。

  坐在我对面的王兵有点担心的说,“飞哥,合适吗?那个地方也有人看场子的吧。”

  我耸了耸肩说,“怕什么,就算看场子的人很大牌也不至于天天都来吧,叫人?你觉得我叫不起?”

  这事我当然查过了,意外的发现了一件事情,红蜘蛛看场子的人竟然是杨志鹏,杨志鹏我惹不起,我清楚,但是有人惹得起。

  没错,唐元。

  ,☆最y新章-{节●上1C酷q{匠n网

  从知道红蜘蛛看场子的人是杨志鹏的时候,我就联系了唐元,上次在798和唐元交谈过一次后,我们的关系就没有以前那么尴尬了,他肯定要走,唐欣肯定要留,他既让不放心,那么肯定是要把唐欣交给我的,说实话我很高兴,也不是想要依靠唐元什么,但是既然唐元能够帮到的事情,为什么不呢?他虽然是为了唐欣好,我也是为了唐欣,那么我就不欠他什么,他也是,让他帮忙,我方便,对他来说也是更加放心的一重保障,从很久之前我就明白,这个男人不相信任何一个人。

  七中新加进来的人还不明白我再说谁,但是那天见识过唐元收拾杨志鹏场面的人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个七七八八,但是这并不会让七中的人不信任,连孙艺那么大牌的背景都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在这些人心里,我早就被神化的有些过分了,当人觉得一个人厉害的时候,总是会在心里放大的,或多或少的问题。

  “所以,不要给我怂,今天的事情,你们就放手跟我干就是了。”我冷冷的说道,黄俊,苏恒,两个困扰了许久的人,你好啊,总算是又要见面了。

  安顿完之后,资金上自然是魏强和钟凯这两个土豪出大头,魏强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手里头越来越宽裕了,隐隐的要在财力上和钟凯比上一比的趋势,我看在眼里也不说,反正自己肯定是最穷的。

  说好了魏强去准备家伙,钟凯去准备几辆没牌的面包车,大家就散了,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徐彪和赵银明上来叫做我让我等一等。

   我恩了一声问他两什么事,两个人在兄弟中话不多,都是高三的对地位这东西也不怎么看重,他们不过是想要有个团体可以一起混出来而起,这点上来说他们都很成功了。

  “飞哥,我就是想问问平子的事情,上次是你帮了他吧?”徐彪比较外向直接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没帮什么,这次不说道理的问题,缪志平他先动手了,他也不是我兄弟,我也没法怎么帮他,我要是真的就因为他跟张森他们动手了,兄弟们那边不说,学校里其他人也不会不满意的。”

  “不,我知道的,你不说话,当时的情况,平子肯定要进医院了。”徐彪很诚恳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实话我当时也没想到自己的话有那么大的作用,看当时那个阵仗,是真的把缪志平往死里打的,想必之前缪志平下手也很重吧。

  “无聊的事情就不要感谢了,我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举手之劳,毕竟是你们的兄弟,你们的感情我知道的。”我淡淡的说道,“至于后面的事情,我是有诱导他跟着我,如果你们不满意的话可以打我一拳,我绝对不还手。”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谢谢飞哥,谢谢你还给他这个机会。其实我也是希望他加进来的,不然他一个人实在是他痛苦了。”徐彪惋惜的说着。

  一边的赵银明看了我一眼也是说,“谢谢。”

  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真的是兄弟,我就说一点实在的话吧。”

  徐彪和赵银明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