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你屁事!”缪志平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道。

  我表现的很淡定,他已经现在这副样子了,欺负他只不过脏我的手而已,他不配。

  “的确,不怎么关我事,要不是徐彪和赵银明我都懒得在这里看你挨打的样子,真难看。”不平不淡的话对缪志平来说更加伤人,我看着他咬着牙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

  “这就是要的人生吗?”我突然发问道。

  缪志平看着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我知道他已经动摇了,但是现在没有能够让他走下哪一步的台阶。

  走下去?台阶?我凭什么要给他?他缪志平哪里来的自傲和清高?或许曾经他也是有一身抱负的人物,但是现在他不过是给人追着打成狗一样的家伙而已!如果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自己所处的地位,就算加入进来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酷I匠●“网首《u发6d

  “我……”缪志平开口了但是没有往下说下去。

  我笑了笑说,“我这也不是收容所,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既然你那么不情愿,就算了吧,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挨打了,看不下去。”

  “飞……飞哥,我,我其实无所谓,只是眼不下这口气,凭什么?凭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情他们能做到,凭什么?”缪志平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恨意。

  我知道这恨意为什么如此浓,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现在七中的格局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张森和吴涛可以说都是吃了我和孙艺的福,以往这种人就算不是重点打击对象,也多少会有所针对,但是我和孙艺的事情闹得那么沸沸扬扬,哪里还有人敢随便有什么动作。

  “不服气么就来啊,我叶飞就在这里,随时欢迎你来搞,你想加入谁那边都行,罗翰,刘成应该都会很欢迎你。哦对了,孙艺那边我建议你不要去了,这两天我就要逼疯他。”我淡淡的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不要,我想好彪子他们在一起。缪志平说道。

  “想来?可以啊,不过你总的拿出一点一点军令状之类的东西吧,不然我凭什么让你做我兄弟。”我歪着脑袋微笑着说,没有给出要做什么,一切都让缪志平自己来。

  “我明白了,你等着。”缪志平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多问什么,就这么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奇怪,自己什么都没说他真的知道做什么好吗?算了,既然他不问,总是有自己的打算吧,看他自己了。

  这次来网吧意外的挺多收获的,缪志平ian不说,首先是张森对我的态度,意外的和善,作为一方老大,能对我有这么低的姿态已经让我很意外了,看来我的凶名已经在外了啊,是时候可以对他们做点什么了。

  就在我在宿舍里盘算着要怎么开搞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乱了我的幻想,很意外,这个时候我妈竟然打电话过来了。

  其实我并不是不会打电话给给家里,每周日的时候我都会找个时间打一通电话回家的,让家里放心,我也放心,平常其他的时候我们是不怎么联系的,这个时间我妈电话给我,肯定是有事情的。

  我爬起来,因为宿舍里小虫在休息,所以我去阳台接电话了。

  “喂,妈怎么了?”我接起电话也没墨迹,很直接的问道。

  “你在学校最近还好吗?”我妈的问题有些奇怪,我每个星期都会报备,按道理说她不至于突然来问这个啊。

  “挺好的啊,怎么了吗?”我奇怪的问道。

  “挺好的啊,那就好……”我妈的语气有些奇怪,我有些命缓过来。

  “家里出事了?”我猜测性的问道。

  “……”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我警觉的抓到了这一瞬间说,“出什么事了妈?”

  我妈沉默了一会说,“还是小秋跟你说吧。”

  叶秋?她怎么了?我心里已经感觉到了不妙,这个时候也叶秋已经接过了电话,“哥?”

  试探性的问句让我总感觉有些不对,以往按照叶秋的性格,现在应该是很兴奋才对,怎么现在变得那么腼腆?

  “恩,是我,怎么了?学校过的还好吗?”我对着叶秋问道。

  “恩……还好吧。”叶秋不确定的语气让我抓到了什么。

  “有人欺负你对吗?”我对着叶秋问道。

  叶秋那边沉默了,呵呵,说中了吗?看样子还不是刚刚开始,这个节奏分明是已经欺负了有段时间了,而且还不敢说。

  “明天放假,我回家一趟。”我淡淡的说着,电话那边还是沉默,我又补充了一句说,“我的妹妹,没有人可以欺负!”

  说完挂掉了电话,激动?没有,说实话我现在心里有点气愤,也有点后悔,是自己的错误,我以为第一中学现在风气已经好了那么多,应该不会有太多这种事情了,可是我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叶秋她是我妹妹。

  我他们惹不起,但是我妹妹呢?一个开朗活泼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家伙干嘛不去招惹?只要身份被曝光了,叶秋被现在那些初三狗们针对的可能实在是太大了。

  我心里有些阴郁,这事是我考虑不周到了,既然要玩,哪肯定要玩一次狠的,让别人知道,我的妹妹谁也动不得!

  不过我很奇怪的是,叶秋一向是很低调的人,以前也没有朋友在这里,是怎么别人知道是我妹的。

  想不通我暂时就不想了,反正明天回家问一问就清楚了。

  第二天我回家,宿舍里的家伙听到了殴广明说也要回,之前住院他家里人虽然看过他了,但是一直说着他要回家一趟,他都没有回去,再不回他爸真的要砍人了。

  有种土豪钟凯送我们,自然是直接打车回去,方便快捷又舒适,殴广明和我在路口分开了,说是电话联系,我回到家里敲了敲门,意外的只有奶奶一个人在。

  “恩?小秋呢?”我看着奶奶不解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