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说的不错。”女人点了点头态度突然就转变了,眼神也不再凶狠,喝了一口饮料目光撇到了一边看着沈海。

  沈海笑了一下说,“看我干嘛,我对他们事情一向不怎么掺合,反正你也就是装装样子的吧,谁都知道你最疼你小凯。”

  “沈海!”女人对着沈海大声说道,“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真是的!”

  沈海傻傻的笑了笑,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钟凯在我边上说道,“我姐,放心没恶意的。”

  我点了点头说,“其他人呢?”

  钟凯起来一一给我介绍,其中一个是王兵的父亲,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钟凯的二叔,一个意外竟然是我们学校的校长。

  李校长是副校长,但这个中年男人却是实打实的校长啊,自己在学校都没有见到几次的人,竟然在这里一起坐着喝酒,而且看起来还很没架子,这里随便一个人似乎都比他身份大,我们校长好歹算得上是副科级的啊。

  “小飞,我比你大,这样叫你可以吧。”钟凯的二叔对着我说道。

  “恩,您是长辈应该的。”我恭敬的说道。

  和善的中年人笑着说,“你们的事情我都清楚的差不多了,这事是孙家的那个小伙子不对,他做的太过分了,吃准了你们不敢闹大才会这么做的,说实话,如果当时让我们给你想也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不值得,为了一时之气,但是既然做了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在这里给你们打包票,没有人敢在暗地里用权势捅你们一刀,这里绝对不是他们孙家说了算的地方!”

  钟凯二叔的这句话就像是一针强心剂,我之前一阵忐忑的心突然就想有了底。

  “谢谢二叔。”我微笑着感谢到。

  之后的事情就比较无趣了,他们聊得更多的是和这件事情本身无关的事,但我隐约能够明白什么,特别是其中跟张校长说的那几句,更多的是给这个校长敲警钟,乱来?你要得罪的人比孙家更多,更为可怕。

  半个小时左右大家散去了,我问了一句钟凯怎么从医院出来了,钟凯说,“意思一下就行了,到时候我就说自己在家里住院不就行了,孙艺那个家伙还不是回家调养了,医院,那个地方可不是决定的安全。”

  我点了点头赞同钟凯的话,医院虽然是正规场所,但是冲进去砍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的,猥亵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可能发生,人往往比想象的要疯狂的多。

  因为许文悠找我好像还有话说,所以钟凯先离开了,而我跟着许文悠到了她肚子一个人呆的那个房间。

  “怎么样?感觉。”许文悠一关门就对着我问道。

  我点头说,“感觉还行,大家都挺和善的。”

  “和善?一群老狐狸,你看不出来而已,没有一个是好人,算了,对你使坏还不至于,你和钟凯关系不错,他们不会乱来的,主要是这事我一个人估计还真压不住,商压黑,黑压政,政压商这是大体的驱使,和性质的关系更大,和本身势力的差距有时候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不过黑道这一路,永远是最不靠谱的,政难爬,商难混,黑则男活,特别是这两年越来越是如此了。”

  我把许文悠说的每一句话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吸收这些东西,太重要了。

  “恩?我说了那么多,你准备怎么办?不打算跟我说一下吗?”许文悠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诱惑的雪白大腿露出大半截在外面看着我说道。

  我其实很不喜欢和许文悠两个人呆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总会让我有一些奇怪的冲动,但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啊,“彻底让孙艺在七中混不下去,跟着他的人大多都是因为他有钱,七中真的有骨气的人不多,我抓着他的人打压,我相信很快就会有成效的,现在他不在群龙无首,很容易做到,等他回来一个人,我在亲自敲打敲打,我就不信他还有脸在七中混下去。”

  “不错,不错,有点想法,接下来呢?一年的时间你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吧。我已经和校长说过了,让你跳级也未尝不可,如果你想找点出来,一个高中毕业证而已很容易就能弄到,之后你想干什么想过吗?”许文悠平静的说道。

  V(酷☆}匠网{永久(免p费看b小$.说w7

  我却是一愣,未来,我考虑过要走到很高的位置上,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如何去做,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我在努力,但是却根本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看到我这一脸迷茫的样子,许文悠没有一点意外,意料之中的平静说道,“洪帮这个词你已经听到过很多次了吧,怎么样,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的话,有没兴趣插一脚啊。”

  我吞了一口口水看着许文悠说,“我可以吗?”

  “当然行,两年时间,两年后我可以送你去香港,当然最好你在这一块地方先树立起一些威信,我的名字在那些人眼前或许只是吓人而已,在洪帮里面可就不仅仅是那么简单了。”许文悠笑着看着我。

  我恩了一声,果然许文悠就是洪帮的人,那么唐元呢?

  我回想到了之前唐元跟我说的事情,虽然唐元说了不要跟许文悠说,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多问上一句,“悠姐,元哥他要走了,你知道吗?”

  许文悠的眉头皱了一下,意外的表情,做了下去许久没有说话,我在一边做着也不敢说话,态度,我必须知道两个人做的什么打算才能选择怎么去帮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不应该就这么什么都不说默默的结束,哪怕没有好结果,也需要一个结果不是么?

  “让他去吧,已经好几年了,他肯定早就想回去了,这次回去,哼,只怕是回不来了。”许文悠惨笑着说道,仿佛早已看穿了唐元的命运一样,我能感觉到许文悠说这句话心里的痛楚。

  过去,许文悠和唐元,到底又怎么样的过去啊?

  “你想知道吗?”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许文悠突然抬起头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说,“知道了可能又是一个大麻烦哦。”

  几乎没有犹豫我点头说,“想知道,请告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