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你不应该知道的。

  唐元对我的表态只是这淡淡的几个字,我没有摸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但只是试探性的说,“这样对糖糖不好,她很依赖你,而且也只依赖你。”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唐元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自然知道唐元所指的人是我,如果是在以前我会很高兴,但是这一次我却摇了摇头说,“也许有,但是并不能和你比不是吗?毕竟她为了迁就你,可是和我分开都愿意的。”

  “这事是我不对,我不该逼着你去选择的。”唐元有些感叹的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不是说好了不要说那些事情了吗?答应我帮我看着糖糖不行吗?”

  “你知道我会答应的,只是你这样走真的合适吗?糖糖不知道就算了,你是为了她好,但是许文悠,悠姐呢?你知道她一直都对你很好吧?我从来没想到她这样的人会为别人一个人喝醉!”

  “哦?再说我吗?说什么呢?不经过我这个当事人的同意,真的好吗?”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许文悠幽幽的话语让我瞬间呆住了,我抬着头看着她有些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啊。

  唐元倒是在一边淡定的很说,“明白了吗?有些事,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要说,别人自然有别人的打算。”

  唐元一语双关,我自然是听明白了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不懂,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相处。

  明明许文悠很在意唐元的吧?为什么不明说?唐元明明是感觉到了吧,为什么不表态,这两个人就想两个闷油瓶一样,什么狗屁事情都放在心里,等着生娃娃呢?

  我一个外人看了都急,他们两个就真的不着急吗?

  “我明白了。”我低着头最后还是如此说道,两个人都不愿意说破我一个外人干着急也没什么用,自己也没有精力去管他们的事情,就像唐元说的那样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吧。

  “说完?那就过来吧,正好给你认识一些人。”许文悠对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跟在许文悠身后,路上忍不住问道,“认识什么人啊?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但是他们可早就认识你了。”许文悠说道。

  “啊?”我有些惊讶看着许文悠。

  “也不算早吧,也就这个把月,钟家的一些人。都关注着你呢,还有一些是王兵那个小家伙家的人,不要看他父亲不管他,这个唯一的儿子,还是放在心上的。”许文悠说道。

  我有些奇怪说,“王兵身后也不简单吗?”

  许文悠白了我一眼说,“能和钟凯从小玩到大你说能简单吗?”

  我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怎么我之前就没有注意到呢,许文悠看着我笑着说,“不过这几个人你猜到了都不意外,你兄弟里有一个绝对神秘的家伙,我打包票你绝对猜不到是谁。”

  “小虫?”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许文悠震惊的表情看着我告诉着我猜对了。

  “他告诉你了?”许文悠不相信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他没说过,我也没问过,不过他父母一直以来都很神秘,所以我一直很在意,今天你还和他聊了挺久的吧,我就更加在意了。”

  “这样,原来是因为我暴露了啊。”许文悠咬着下唇皱着眉头,似乎在为之前的事情后悔,这个略显可爱的样子让我心头一颤,这个人毕竟是亲过我的人。

  “那个,元哥他……”

  “他的事就不用说了,他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许文悠冷冷的说。

  果然这两个傻子比谁都要清楚,但是谁都不愿意去说,谁都不愿意去面对,我是不知道这两个人有怎么样的过去,但是我在不懂,也清楚这样下去后悔的是这两个人,我要帮他们一把。

  这一刻我心里下了这也决定。

  之后许文悠带着我进了一个极为高级的包厢里,里面的人不多,五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我今天见过一次的沈海,而我诧异的发现钟凯也在这里,钟凯看着我赶忙放下手中的小番茄说,“这,这!”

  我看着这么多陌生的人心里本能的抗拒,慢慢的走到钟凯身边坐下来,我一坐下钟凯立刻搂着我说,“怕啥啊,飞哥,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把钟凯骂了一百遍,这个时候叫我飞哥,巴不得我引来所有人的注意么,果然钟凯成功了,这钟家的小公举一说话,我立刻变成了所有人注视的焦点。

  “这位是?”坐在钟凯身边的女人奇怪的说道。

  “叶飞,我铁哥们,我在学校就是跟他混的。”钟凯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自豪的语气的,我有些懵懂,原来跟着我混是一件那么自豪的事情吗?

  “哦,你就是叶飞?我说呢,悠姐要带什么让你过来。也就是说这次事情,是你主要策划的咯。”说道这里女人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说,“你知道你闹了多大的麻烦吗?!”

  原本融洽的气氛这一刹那间立刻冷了下来,空荡荡的房间里空调的喧嚣声显得那么刺耳,我面对着女人刺人的目光,全身都感觉到不舒服,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我早就想过自己要给钟家一个交代,但是没想到来的那么激烈,“我知道,但可能不清楚,不过我很明白会有很不好的后果,但我还是要做,人生这种东西,如果不够奔放,来的不够激烈,那就像电影里说的那样,和晒咸鱼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后也不过是变成一条咸鱼罢了。”

  V最●新;章9(节c上5酷!匠/网

  “咸鱼也会有翻身的机会,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女人继续说道。

  “咸鱼就是咸鱼,翻身了也不过翻了一个面的咸鱼而已,我想要做的不是咸鱼,我相信钟凯也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