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小鱼我之前是一直不放在心上的,原因无他,没劲,他们心里再有想法,也得要机会,但我们这就核心而言,从初中上来那二十个人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而且打了那么多年架了也没有那个是个菜鸟,有能力不造反有这些人坐镇,我几乎是不怕有人想抢我的位置的。

  更何况我们的队伍重点不单单是我一个人,魏强王兵,小虫,殴广明,钟凯他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资源,想要分崩离析?做不了他们全部人的工作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我也早就清楚,这种关系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兄弟情义聚在一起的,如果哪一天大家的感情散了,有些东西也就要淡了。

  我一直以来都是选择性的无视掉这个问题的,原因无他,如果连兄弟都信不过我还要去干啥?

  安顿好了钟凯和殴广明,魏强和王兵先回学校了,我脚上小虫两个人一起去酒吧,我走的时候许文悠就跟我说要去一趟,我自然不敢不去找她,今天要是没有她,事情绝对比现在要麻烦的多。

  到了酒吧今晚出奇的热闹,酒保已经换人了所以不认识我,只是平常的问我要喝什么,我说,“我来找悠姐的。”

  “老板娘?”酒保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好老板娘有预约吗?”

  预约这个说法有些高端了,我虽然和许文悠说好了,但是说预约我就不确定了,这么正式的东西我可没有接触过。

  “有吧。”我只能不确定的说道。

  酒保有些不信,谨慎的说,“那你打个电话给老板娘吧,她今天好像有点忙,我也不好去打扰她。”

  酷b匠T网◎)永久{免u费看hp小A说

  我一听这心里就有点火气了,本来今天就诸事不顺,你还给我来这么一出,“看不起我是么?觉得我刷你对吗?”

  “不是的,客人,这个我也是按着规矩来的。”酒保脸色不是很好,看起来是个实诚人马上又说,“我已经通知了,你在这里等一会行吗?”

  我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脾气,本来也不是什么事,要了一杯深水炸弹,结果竟然问了一句我有十八岁没,我当然没有啊,我刚想要发作,一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在闹事啊?”沉闷带着一点阴郁的声音,我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吧,但是再一次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自然的一阵发颤,这个男人给我的恐惧实在是太深,太深了,别说这几个月,就是再过几年,在过十几年,我也肯定自己绝对不能忘掉。

  “元哥。”我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件事情之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唐元,说真的没有见到前我心里是害怕的,但是见到了之后我的心里却平静了下来,唐元嘛,不就是唐元吗……

  唐元看着我情绪波动的有些异常,现在哪怕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一大巴掌直接把我扇飞出去我都觉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我亏欠糖糖的太多,太多了。

  “找许文悠的?”但是在这之后唐元是淡淡的来了一句这个,我有些发傻,但还是点了点头。

  “她正在忙,你等会吧。”唐元自然知道我不是来闹事的,说闹事,我在他身边脑的事情可要大得多了。

  我点了点头不敢多说什么,唐元面前我好不容易压在内心最底的自卑感就会不由自主的涌现出来。

  “不要紧张,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你做的很不错了。”唐元点了一个烟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补充道,“从你的角度来说。”

  我持续的沉默,的确不是从唐元的角度,唐元的视野中有的人应该只有唐欣一个人吧。

  “许文悠她要帮你吧?”没有继续那个尴尬的话题唐元突然间发问道。

  “啊,恩,大概吧。”我有些紧张的说道。

  “恩,放心的相信她就好了,如果知道那个东西的话她没有理由不帮你的。”唐元平静的说。

  “那个东西……是在说那个玉坠吧?元哥,你也知道那个玉坠吧?还有我爷爷,我爷爷叶雄是什么人?你也清楚吧?”一直以来压抑着的疑问,忍不住一下全问了出来。

  唐元的脸色突然一下就沉了下来,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抽烟,空气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我有些害怕的问道,唐元这个家伙一直以来都是喜怒无常,我可不想自己什么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得罪了他。

  “你太看不起自己了。”唐元又是突然说道,“说句过分的话,就是我现在动了你,我的麻烦都会很大。”

  我心有余悸不清楚唐元这句话有几分真几分假说,“元哥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元哥,你教会了我那么多东西,敬畏你是应该的。”

  “哪怕我是因为糖糖才这样做的?”唐元继续问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原因不重要,更何况这个原因对我而言并非不能够接受。

  “呵,虽然很不想,但不得不承认你这一步走得挺对的啊。”他那个唐元突然间跳跃性的回答又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可接下来唐元说的更是吓了我一跳,“这么说虽然很过分,但是你应该会答应的吧,帮我看好,糖糖,许文悠看的了一时看不了一世,比其她我更相信你能保护她。”

  “那你呢?”我灵敏的感觉到了这里面的不对劲赶紧问道。

  唐元掐掉烟头说,“我要走了,这两个月大概就会利卡这里,有些东西我要回去自己处理。”

  我脑袋有些混乱,虽然照旧知道唐元会离开,但是这也太突然了吧,唐欣说的没有那么快啊,“糖糖不知道对吗?”

  唐元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同时想起一个大胆的念头,“悠姐也不知道对吧?”

  唐元猛然转过头脑袋皱着眉头看着我,那时一种别人知道你秘密,让你心有余悸恨不得杀之后快的眼神,我本能的全身发颤,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退步,在唐元面前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妥协,但如果所有事情都妥协的话,我就不是敬畏了,只是单纯的害怕这个男人!

  四目相对,我不退让分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