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几个人在这小小的教室里彻底的疯了,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注定的,我甩手丢掉了一路杀过来的凳子,和孙艺打这种东西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在这样狭小的地方,如果不能用凳子一下制敌,结果只会是让自己更加束手束脚。

  孙艺也明白这一点手上没有拿着任何的东西对着我就这么直直的冲了过来,正面刚?我怕过谁?

  看正@3版7章节上J…酷,匠!Z网√

  我迎面一拳直接打在孙艺的面前,孙艺这个家伙连还手的反应都没做出就被我一拳打在了鼻子上,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上前一把抓住孙艺的头发,抬脚又是一记膝撞!

  “弄劳资!”堆积了许久的怒火在这一下终于彻底的爆发出来,孙艺完全没有料到我打架竟然那么猛,完全的傻眼了。

  不一样啊,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你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做什么事情都是顺风顺水的,做什么事情总是会有一大帮人没有目的,或者是照旧抱着目的来帮你,而我什么都没有啊!

  没有钱,没有势,从小离开家门,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受欺负,受欺负,受欺负!多少年的欺负才让我站了起来,从什么都没有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我靠的是什么?运气?机遇?我不否认那些东西肯定是存在的,不然自己早就横死在接头上了,但是这一切的根本就是我的拳头啊!

  “记住了,今天打你的人,叫叶飞!”

  我最后一声怒吼一脚直接把孙艺踹到了墙上,然后抄起一张凳子对着孙艺的脑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后果?砸死了!算我的!

  “都不许动?”外面突然传来了浑厚的男人声音,几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从自己冲进教室到现在肯定是不至于来那么多人的,林怡肯定提前去通知领导了。

  我知道自己逃不出去,公然在学校上课期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早就做好了不顾一切的准备,一脚直接对着孙艺的脸上踹上去说,“我们的事还没有完!”

  “给我住手!”看到我这一觉门外的几个男人立刻吼道,几个男老师冲上来想要按住我,我没有抵抗任由他们按到了桌子上,孙艺脑袋上已经流出了血,看着我有些呆滞,有些迷茫,或许心里还会有些后悔吧,而被压在桌子上的我侧着脸只是看着孙艺冷冷的笑着,盟友啊,这只是开始而已。

  见我没有抵抗钟凯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动作,全部任由老师们带了出去,六个人被押送到了办公室,阵仗很大,除了教导处主人之外,还有好几个学校保安站在一边似乎担心我们暴走起来。

  教导主任在一边踱步着皱着眉头半天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这件事最后到底会怎么样,却很冷静,呆呆的抬头看着天花板。

  教导主任转过身在我们身上扫视一遍说,“为什么?”

  我淡然的笑了笑说,“没什么理由啊,就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别耍贫嘴!这件事情不想闹大就给我老老实实配合一点!”教导主任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冷哼一声说,“你有这个权利压下来?孙艺的背景很大吧?你根本担不起这个责任吧?”

  教导主任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很快恢复了平静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做的那么过火,你查过你的资料,你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吧?你知道做那么多事对你,对你家有多大的麻烦吗?”

  “我知道。”我平静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你你你你!你脑子有问题吗?”教导主任已经有些要发疯了,他已经彻底弄不清楚眼前这个学生到底要干什么!

  “恩,我脑子有问题,而且我从来也没想过这件事情想要闹小下去。”我无比冷静的说道,“钟凯,我怎么样无所谓,保证我家里不要被波及到,可以吧?”

  一直沉默的钟凯说,“飞哥,我叫你一声飞哥,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服你!那天你打赢了我,我服你打架,所以让你做大哥,那天你一个人打十个,我服气你,我服你义气!今天你直接冲到八班去打孙艺,我很不支持,但是这让我更服气,我钟凯一辈子都做不出来的疯狂的事情,你敢去做!我服气你的胆量!飞哥,这是我要是压不下来,我这一辈子就做你的一条狗!”

  “你们够了!”主任有些受不了的吼道,看着我们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们牛,但是你们替我们学校想过吗?!算了,跟你们说,你们肯定也不会放在心上,算了,等你们家长都来了再说!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说完教导处主任又继续打电话去了,半天后突然进来看着我说,“你妈呢?怎么打不通?”

  我愣了一下,猛然响起我妈为了方便去第一中学开店,所以最近换了住址,顺便也把手机换了,学校这边暂时还没有底,我灵机一转翻动着手机说,“我报给你吧。133……”

  一边的小虫皱了一下眉头,等到教导处主任走出去后,小虫才悄悄的说,“老四,刚才那个号码?”

  “恩,不是我妈的。”

  “唐元?”小虫猜测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去叫唐元过来,现在我和唐元的关系很奇怪,叫他,和找死估计没有什么区别,我给的电话是那个女人的,许文悠。

  那一次离开酒吧之后,我想了很多,那个玉坠,许文悠,唐元,这几个人肯定都知道这个玉坠是什么的,而且中两个人对玉坠的态度最让我感到意外。

  明明唐元对这个玉坠没有任何的想法,许文悠为什么如此激动,在联想到其他人对玉坠的企图,我摸不明白具体原因,但起码搞清楚了一点,对于许文悠来说这枚玉坠很重要!其他人不会帮助我,但是许文悠会,至于为什么是帮助而不是迫害,太久了,如果许文悠想要独吞,自己早就给这个女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虽然是冒险,但我必须赌一赌,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情,许文悠一定是要站在我这边的。

  几分钟后教导主任回来了,没有多说什么,我心里稍稍安心,他没有说什么,那么说明许文悠肯定是回来了。

  钟凯的父母也回来吧?还有呢?孙艺那边会有谁来呢?我心里竟然一阵兴奋,该要接触一些更高级的东西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