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也没有错,王兵听着闭上了最,但眉头还是皱着似乎还在担心,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宽心一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

  王兵总算是放下了束缚,去叫人了,班里大扫除搞的差不多了,我找到劳动委员,我们班的劳动委员是个听不起眼的小男生,平时沉默不说话,成绩也不怎么样,但是做起来事情也是很认真的那种,简单说就有感觉有点二愣子。

  他看到有些害怕,我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对他说,“没事,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你想的那种低级的事情我一般都不会去做的,你们这扫除不是也快弄完了吗?钥匙给我吧,我来锁门。”

  劳动委员听着我的话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把班里的钥匙从钥匙堆里弄了出来交到我的手里,我有些意外,我有那么可怕吗?

  劳动委员快速的回到座位上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转过头看着小心翼翼的说,“飞哥,你们是要去打架吗?”

  我笑了笑说,“还不知道呢。”

  我不想把这事把这种家伙牵连进来,在我看来他就是无辜的一个孩子罢了,他吞了吞口水有些害怕。

  我又补充了一句说,“放心我不会扯到你身上的,你快点回家就是了。”

  听到这句话他飞快的背上书包就跑,仿佛多停留一秒就会出事一样。

  我看着他有些好笑,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种人啊,就跟以前的自己一样。

  小插曲过后人差不多都聚到了我们班里,除了一两个是逃课出去现在还赶不过来的,基本上人都到齐了,我拿出孙艺给的两包中华丢到桌子上让大家先分着抽,然后说,“这次我们是去帮那个八班的孙艺,但这不是重点,我们今天的重点是刘成。

  赖凯滚蛋了,但那次我们终究只是一个参与者而不是计划者,这次不同,这一次我们要做计划者,要彻底的让刘成那个王八犊子在七中再也抬不起头来。”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Ic说8

  “飞哥,你说我们就干,那有多么多道理啊,我们是来打架的,又不是来讲道理的。”人群中有一个人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这你说就不对了,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随心而为,但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是有纪律的,有想法的,我们就是来讲道理的,但是这个道理,是要我们事先规定好的,我问你想要在七中坐老大到什么程度才算?人人都怕,不敢多顶嘴一句?那特么是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到底还是按照校规来办事的,要做七中的老大,就要让我们说的就是道理,比校规还要更让那些人害怕!”

  是的,这就是我的目标,在第一初中的学生会的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一点,打架在牛b,被人再怕你也不过是在学校里牛b而已,这样并不能算真正的厉害,要真真的没有人敢面对你,首先你要做的就是你来定制道理!别人都要按照你说的去做!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的心里都有些沸腾,定制道理啊,那得要多么大的权势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明白我现在说的这些无疑都是空话,但是我相信很快,那一天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这七中就是我的地盘!

  四十几个人抽完烟把烟头随意的丢在了地上,我有些在意,但还是没说什么,明天随便叫个人来打扫一下就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干翻刘成。

  我们没有走大门,而是走后门出去,绕了一个圈,因为刘成和孙艺约架的地方就是校门口,所以我们必须从后面冒出来。

  绕了一个大圈到外面,总算是看到了一大群人围在学校门口,刘成那边三十几个人,而孙艺这边才二十几个人,简直了,我心里有点想笑,这点人数,自己就是单吃掉他们两个,我都有八成的把握。

  这也不能怪孙艺或者刘成,一个是已经收到了好多次打击的刘成,另一个是最近被打压的不成样子的孙艺,他们能拉来很多人才有问题了。

  不过这也让我确定刘成这回肯定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胡休那个家伙只怕是被诓了,刘成单吃掉孙艺的人,在吸收一点新鲜血液应该也能和胡休他们比吧,这大概就是刘成愿意和孙艺打起来的原因,我们四十几个人人数有点多,所以不敢靠的太前,远远的一个路口前张望着,而且还散开来了。

  确定刘成没有看到我们,我一挥手所有人慢慢的朝着刘成变靠了过去,我心里有些虚荣感,也有些刺激,这么多人就听我一个人的指挥啊,这是以前从来也没有想过的啊,在一中的时候就是势力在大也没有那么过分啊。

  越靠越近我的心情也就越激动,刘成,那么多的账,是时候改好好算一算了吧,我忍了那么久,是时候该做了了断了吧。

  我们的逼近闹了不小的声势,刘成无疑是发现了我们的,我不着急,给刘成他们压力,他们会更紧张,等人跑了,对我们并没有坏处,至于刘成,我早就安排人过去盯住他了,跑?他也得要有这个本事。

  刘成并没有走,让我意外的是他三十几个兄弟也没有跑,一个都没有,仿佛早就知道我会来一样全部停留在那里等待着我的到来。

  我脸色沉了下来,果然胡休就在附近吗?不过就算在又怎么样,胡休的人再多也不过比我多一些而已,真的打起来,绝对不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况,可是看着那边刘成淡定自若的样子,我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这个家伙难道还有什么隐藏着?

  “叶飞?你可算是来了,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边的刘成已经笑着开口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只是紧张那么简单了,呼吸加剧看着刘成的那个样子,不安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我几乎能够听到我心跳的声音,一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得感觉不断的朝着袭来。

  到底是什么?刘成到底隐瞒着什么,等着我,我思绪飞快的闪过,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头绪,此刻我已经走到刘成的面前。

  箭在弦上,已然满弓蓄力,退路已然全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