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清楚的记得此刻那些人看着我的眼神是充满着恐惧的,不安惧怕,没有人不怕死,哪怕是挨打也不例外,他们怕了,看着疯子一样的我他们已经犹豫了。

  一个人?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人吗?他凭什么那么凶?他凭什么在被围的时候还能放倒三个人?不理解,想不通,我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要先上前一步!

  气势!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以一敌百,也许我做不到那样的事情,但是我已经有了那样的决心,他们全部人一窝蜂的上来,我肯定还是要跪的,但是在我倒下之下,我一定要拉上两个,三个,不更多的人在我之前倒下去!

  “敢动飞哥!干死他们!”就在这群人被我逼开的时候,魏强他们总算来了,看着我一个人狼狈的站在数人面前,所有人心里先是震撼,然后是沸腾!

  是的,沸腾了!

  谁都希望自己的老大是个一个人站在那里就能干翻好几个人的家伙,而这一刻我做到,我一个人站在这,逼退了对面数人,他们感到自己的热血之魂在燃烧着一群人撒开了欢的冲了上来!

  从魏强他们带着人出现的那一刻,这一场架就结束了,人数的优势,气势的差距,这一下赖凯彻底的绝望了,他是要退学的,虽然才刚刚入学,但是他家里已经安排他要离开这个学校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去得罪谁都不想要得罪的刘敏敏的原因,他以为自己一切都会很顺利。

  不,在那个人,那个叫叶飞的高一生来之前一切都是很顺利的,但是他来了之后就变了,一切的变了!明明只有一个人却干翻了自己一片,明明只有一个人却让自己感到生生的无力感,为什么啊?他明明就是一个才高一的新生而已啊!

  不明白,不理解,这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赖凯对我浓浓的恨意,他死死的握着甩棍一步一步的对着我走了过来,混乱的人群中,赖凯就像一个毒蛇一样突然冲到了我面前,我反应过来了,握住拳头想要干翻他,但突然腰部一阵剧痛没有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去死吧!”赖凯看着这一幕疯狂的大笑了,原本还不怎么快的脚步,突然加速这样的速度就是去参加百米赛跑也绝对能够获得很好的名次,完了吗?

  一瞬间我的内心几乎是绝望的,看着赖凯越来越近的甩棍我都要有闭上眼睛认命的冲动。

  “滚你的!”

  身侧突然想起的声音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把我从深渊之中拉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冲出了王兵呆住了,王兵,他一直在注意着我这边吗?

  王兵一脚把赖凯踢飞,一下扑过去把赖凯按在地上一把抢过了赖凯手中的甩棍,举着棍子对着赖凯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最新章◇节1上+酷)匠;网{

  脑袋和甩棍碰撞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我笑了一下,然后彻底放松的躺在了地上,是啊,就算自己在英勇,自己到底是一个人啊怎么可能一个人就无敌了呢?不过,我也有我的兄弟帮啊!

  赖凯最后的挣扎也是他们所有人最后的挣扎了,赖凯被干翻了,其他人就更没有了打下去的欲望,能跑的一溜烟的就没了影。

  我没让他们太过分,挥了挥手让他们差不多就算了,想起身但是腰部生疼生疼的,半天才爬起来,小虫感觉到我不对劲走过来扶了我一把关心的问,"怎么了你?”

  我苦笑一下说,“好像是刚才装X装的有点过分了,伤到了。”

  小虫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好,伤的简直太漂亮了。”

  我听着真想一脚踹死这个家伙,入股我的腰不痛的话,“别BB,等我伤好了弄死你。”

  小虫啧啧了一声说,“老四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好歹是你三哥。”

  我没跟他争辩,慢慢的走到已经彻底不敢抵抗的赖凯身边,看着他冷笑着说,“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后悔没答应我当初给你打半折的优惠?”

  赖凯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只有恨意,魏强一脚踹到他身上说,“什么眼神,飞哥问你话呢。”

  赖凯偏过脑袋擦了擦脸上魏强留下的鞋印说,“叶飞,你就趁着现在好好扑腾吧,我倒想看看你能扑腾到什么时候。”

  “你看不到我不扑腾的时候。”我淡定的回答道不想再理会这个败军之将,和朱光兆不一样,这个赖凯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

  我转过头看了刘敏敏一眼,这时候我才真的有闲心情审视她和那个叫小美的姑娘,有些面熟?

  我猛然想起来这不就是上次去秋游女生班的里几个人家伙吗?

  “哟,还记得我吗?”我看着小美说道。

  小美点了点头,显然那件事情她也还有印象,“上次谢谢你了,这次还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我挠了挠头说,“那么见外干什么?都是一个学校的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不是吗?”

  “哦?这么说,这次我可以当做你是帮小美的咯?”刘敏敏在一边插嘴道。

  我一下严肃了起来看着刘敏敏说,“啧,敏姐,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自然是为了帮小美才做的啊,但是也帮你解围了啊,不是我帮助你,只是你那么大的牌说话不会不算数吧?”

  刘敏敏笑了笑了说,“逗你玩的,你放一百个心吧,答应你的东西我自然会作数,而且我相信很快就用的到了,对了,那个家伙可以交给我吗?”

  “当然。”我没有深究刘敏敏刚才话的意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让一个兄弟把赖凯带了过去。

  刘敏敏温柔的笑着看着赖凯说,“刚才你说的话不错嘛?本来只想让你道个歉而已,现在我说过的,我让你在七中彻底的混不下去。”

  温柔美丽的笑容下带着一丝阴冷,我感到背后一阵凉风飘过,心里真心的为赖凯可怜着,你得罪谁不好得罪女人,女人心海底针,蛇蝎不过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