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我们没什么活动,一群人聚在操场上打球的打球,抽烟的抽烟,因为是放假,所以公然在操场抽烟也没什么人来管,七中本来就比较的乱,不闹到外面,里面怎么样也不会太理会。

  昨天虽然干了两架,但并没有几个兄弟受伤,所以基本上的人都在这,我没让大家落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怕罗翰来报复,我知道他们肯定是要搞我的,但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今天明天?还是再过一段时间?就这方面而言,我很被动,我问过了,那些自认是太子的,差不多都能叫上五六十个兄弟,牛逼一点的甚至可以叫上更多,刘成原本算是比较牛逼的,但因为给我阴了好几次之后,也算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也就是五六十个兄弟而已。

  相比之下今天已经有好几个人想加入我们,我都是亲自把关你决定要不要的,不是挑人,而且是怕这家伙是七中其他人派过来的,有徐彪和朱光兆在进行的也很顺利,可就算这样我么你的人数也勉强三十个人而已,这样的膨胀速度是很快,但是能够维持几天?

  自己在七中的根基还是太浅了啊。

  今天唯一听到的一个好消息那就应该是罗翰和刘成的关系了,七中因为各种人人鱼混杂,所以本地党和外地党成经常会有大规模冲突这是我本来就知道的,刘成是本地党我早就知道,让我感到幸运的是那个罗翰竟然是一个外地党,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很难聚在一起针对我,就算是打压高一,他们也应该是分开来的。

  ';更R◇新最cf快》$上》酷(S匠网¤

  “我草!这也能进,不来了,不来了,这球投的,我服了。”钟凯从球场上下来,一脸不爽的走到我边上坐下了。

  我们本来就人多,三人一组四个队伍,还有不少人空着,很快就有人补上去了并没有什么影响。

  钟凯坐下来我递了一个烟过去,我妈现在跟我的生活费相比以前多了不少,毕竟是学校开小卖部了,赚的可不是以前四处跑的水果摊能够比的,而且她好也知道我在学校要点花销,所以生活费已经有一千了,一个月一千啊,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所有现在抽烟也都是买的玉溪了。

  说来钟凯这个家伙也是奇怪,他自己抽烟只抽软中,可别人递烟他还是一点都不抗拒,拿着就给自己点上,大大咧咧的说,“飞哥,果然跟着你好啊,我要是自己出来混的话肯定没有那么过瘾。”

  我先是有些不明白钟凯这话的意思,然后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如果钟凯做大哥,肯定不少人会知道他的身份,少有不长眼的人来惹他,肯定没有我来的那么激烈,这个家伙?是个抖M吗?

  “死去吧你,我倒是情愿轻松一点。”我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对着钟凯骂道,相处一个礼拜了我也早就摸清了这个家伙的脾气,根本就是个逗比,对感兴趣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点脑子都没有,不服输爱装逼,但是为人又羞射,大多时候不敢主动去招惹什么,完全就是一个标准的狗腿样啊,我不明白他身在那样的家庭里,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钟凯笑了笑说,“别啊哥,我的大好青春这才刚刚开始呢,对了,昨天那个女孩是嫂子吗?”

  “昨天女孩?你说杨盼?”我听着这话脸色沉了一下说,“不是,朋友而已。”

  “哦。”钟凯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多问下去。

  魏强在一边插嘴道,“说道嫂子,凯子,你可能不知道,我飞哥的女朋友,那时候在我们哪也是校花级的人物,而且身份那可是不简单啊。”

  “哈?什么什么,你快跟我说说。”钟凯听着一脸兴奋的说道。

  魏强笑了一笑说,“那可就有的说了,月经哥你知道吧……”

  魏强眉飞色舞的说着以前我和唐欣的事情,我听着胸口有些发闷却又不知道说什么,魏强还不知道我和唐欣的事情,除了老四和欧广明可以说没有人知道这事,外界也是一样,月经哥应该是没有去说吧,所以苏恒,黄俊他们才没有什么动作,不然自己早就给人堵校门了吧?

  我突然起身想要走,钟凯后面叫道说,“飞哥你去干吗啊?”

  “老子去撒尿!”这个二世祖,就不能自己找点事做吗?!

  钟凯也听出我这是在嫌弃他呢,嘟了嘟嘴巴没跟过来继续在原地听着魏强说着我以前的故事。

  欧广明倒和小虫却是跟了上来,欧广明嬉皮笑脸的在我身边说,“我也撒尿。”

  我没有理他默默的朝着公共厕所的方向走去,我心里听烦躁的,这些天我以为我已经忘掉唐欣了,可魏强一提到她我还是很不舒服。

  “飞哥,要不我们去一中找嫂子吧?她人那么好,肯定会原谅你的。”欧广明在一边提议道。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吧,去了也没用,她不会原谅我的。”

  欧广明一副不理解的样子说,“为什么啊?嫂子她人那么好,而且她不是本来就因为你打架才喜欢你的吗?怎么会因为你要去七中就跟你真的闹翻呢?这事又不是你的错。”

  我瞥了他一眼说,“你不懂,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糖糖她越是说喜欢我打架的样子,其实越不想要我去打架,她其实比谁都更担心,就跟,就跟我妈一样。”

  把女朋友比作妈妈,好像有点过分了,但是我能感觉到唐欣的对我的感情一点不比我妈的来的沉重,她不希望我受伤,不然不可能为了我做那么多事情。

  欧广明不说话了,小虫在一边摇头晃脑道,“问世间请问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哎?那个人好眼熟。”

  小虫指着一个方向突然挺住了,我看了过去眉头也是皱了一下,刘敏敏?这个家伙怎么又冒出来了?

  她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而面对的则是一堆的男人,两边对立站着气氛看起来并不美好,我看了小虫和欧广明一眼,然后偷摸从角落里溜了过去头偷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