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大家放开了喝,一时兴起我打算叫穆志平,可这个家伙竟然不来,我也不是没脾气的,一甩手机骂了一句,徐彪伸出他的大手拍了拍我说,“飞哥,你别生气,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心里自己跟自己赌气呢。”

  “他赌气管老子屁事?!老子是杀了他爸还是上了他妹?我真是日了狗了。”我有些酒意也顾不得形象开口就骂了起来。

  徐彪也不介意,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飞哥你喝的有点多了。”

  我摆了摆手没有争辩,去了趟洗手间,我知道有点醉了,但是还不至于要倒的地步,酒量我一般,但是绝对不会比小虫那个家伙烂,洗了一把脸出去的碰到了赵银明,他这个名字我印象很深,因为名字和个人形象实在是相差太多了,银民英明,可这个人就像是下水道的老鼠一样,阴深深的所有感情都不喜欢表现出来,但是却又是那么容易看出来,给人一个彻头彻尾的阴险的感觉。

  我等了他一会,他从厕所出来,我们一起会KTV大包,路上我递了一个烟给他说,“下午抱歉了,我这个人性子急,没什么恶意,也没有看不起你,只是你的形象实在是不太容易让人放在心头罢了。”

  ◎…酷‘D匠网正版《:首、《发

  “没事,飞哥,我知道,习惯了,只是那时候老穆和彪子都有那种待遇,我心里稍微有些不平衡罢了。”赵银明话不多,这是我听他说过最长的一句,声音越说越小,继续说十几个字我怕我就要听不清了。

  “对了,你知道穆志平这家伙怎么了么?他似乎对我意见很大啊?还有朱光兆,对高一好像有一种天生看不起的感觉,为什么?”我突然想到这个疑惑对着赵银明问了出来,他好歹也是高三的人,不应该不清楚。

  赵银明看了我一眼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半天才说,“习惯打压高一,没人能出头,老穆以前就是。”

  习惯打压高一?赵银明这个家伙还真是惜字如金,但是我总算是大概的听出了这是什么意思,高一在七中似乎是个很为地位的处境,高年级党这个时候几乎都会打压下一派,不过想想我也就明白了,高三的一边要备考,一边要避免麻烦自然不希望高一的有那个人崛起了,对于高二的来说,高一的很快就会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当然更加不希望他们起来了。对于一群新来的还没有建立起势力来的人,自然是采取打压态度了。

  回到包厢,我又换了个家伙走到朱光兆身边问,他一听就来了兴致,他本来就是个话多的角色,听到我这么问,立刻放下了麦,很认真的对着我说,“飞哥你这么问就是问对人了,这事我可清楚了,说请来那时候高一的时候,受到打压的就是我和老穆了啊,也就是这样我才和那个看谁都不顺眼的老穆有了点矫情,哦,婊子和傻明例外,他们三是一个初中上来的,关系都很不错。”

  “别扯犊子,说正事呢。”朱光兆就跟一个话唠一样,随便一个话题都能够扯个不停,他这份公里,我已经在饭桌上见识过了,所以并不像再领会一次,这种人话多虽然烦,但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这种人的心机不深,对于之前的事情很快也就忘掉了,很快就跟着我的这些人打成一片,融入度比起徐彪和赵银明还要好上不少。

  “好的,飞哥!”朱光兆飞哥叫的那叫一个顺,饭前还叫我叶飞,喝了两杯之后就彻底没有了形象,“我当时和老穆虽然不是一个阵营的,但是听到风声说高年级的要搞我们,也算是同仇敌忾,那是老穆的势力可比我大多了,我们两个都是白手起家,也没有像你一样一开始就有个太子候补的地位,但是老穆发展的很快,丝毫不比那几个太子替补差,所以很快给人盯上了,我们交涉了一下组成了联盟,一两个太子来搞我们,我们也不怕,伤不了我们元气,但是我们没想到……”

  故事很好,朱光兆这个家伙也不会缩减,我耐着性子停了半天,总算是大概的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当时的高二高足足有五个太都来弄他们,当时朱光兆脸都黑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穆志平招惹的,他能够招揽那么多人野心是大得很,不少的也是高年级的,而且是被那几个太子打压的人,别人不敢要,穆志平敢啊,我也是惊讶,穆志平心也是够大,明知道他们会打压低年级还敢这么做,朱光兆可是老实本分的在本年级招揽人的被拖下水了又不好说什么,结果就是他和穆志平都给打的住院了,躺了快一个星期,回来的时候,原本拉拢的几十个人也没剩下几个了,而那几个新晋的太子也已经站稳了脚跟,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我很疑惑他们为什么不从来呢?朱光兆苦笑一下点了根烟说,“谁不想呢?只是我们再崛起,迟早是回去找那些人报复的,他们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崛起的,时间推移渐渐的也就忘掉了。说实话飞哥,我愿意跟着你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这个,高三有一个复读的家伙,当年就是这个家伙打压的我们极为严重,之后也找过我几次,麻烦,我朱光兆跟那个穆志平不同没啥野心,飞哥,你只要答应帮我解决那个家伙,这高三不管你想要挖谁,我就是跪着去都给你牵线。”

  我笑了笑说我不会那么过分了,然后答应他肯定会帮他解决这件事情的。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朱光兆对我这个态度,以及穆志平对于自己的崛起那么不看好的原因了,因为他输了,所以他就断定我也一定会书吗?真是搞笑。

  穆志平吗?一个想在其中崛起然后梦想破灭的人,不服我是吧?我就崛起让你看看,让你彻底的服气!

  “哦对了,有个人不知道你熟悉吗?”我突然想到件事对着朱光兆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现在才想起来,也真的是够了。

  朱光兆看着我问说,“飞哥你说啊,你想知道啥就说啊,见外啥。”

  我刚想说话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上面的来电显示刚刚好是我想要问的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