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脚踹中的下面,他瞪大了眼睛双手瞬间捂住了下面,我冲过去抓着他的头发往地上一按!朱光兆还想要抵抗,我直接骑到他的身上,限制住他的行动。

  朱光兆用着全身的力气反抗者,我按住他的脑袋,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背上吼道,“给老子老实点!”

  我突然掏出一把小刀架到了朱光兆的脖子上,然后抬头对着所有人吼道,“全部人都给我老实点!”

  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刚才可是连家伙都没有用上,这一下就突然掏出了刀子,气氛的变化有些凝重,没有人能够那么迅速的就反应过来。

  “在学校动刀子?你想死吗?”朱光兆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表现的意外的平静。

  我笑了笑说,“无所谓啊,我们这边人少,你带着一堆人来找茬,我不得不做一些特别的手段。”我毫不害臊的说道,朱光兆不会是什么好人,自己对他客气?没必要。

  “OK,这次是我输了,我认栽,放手吧,在学校闹大了对你来说也不好。”朱光兆冷静的说道。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朱光兆说,“不行,我对你有兴趣,所以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混,要么去医院躺一段时间。”

  “滚你妈的!你当老子是谁?就凭你?也配?!”

  k酷S匠网/永~久t免w`费◎x看小E说

  我不说话架着刀子向前靠近了几分,然后轻轻的在朱光兆的脖子上划了一道,一记淡淡的伤口流着血,“怎么样?刚才的话还敢说吗?”

  朱光兆沉默了,他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继续用强硬的态度话,他说不定真的会一刀子捅下来,朱光兆犹豫了,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但是他还是不想要冒险去试一试,没有人喜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合适吗?这样的见面,就算我现在说跟你,你放心吗?”朱光兆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留下了一个反问句。

  我仔细了想了想,朱光兆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朱光兆不是钟凯,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就算现在强行让他们跟着我,以后必然会出乱子的,我认真的想了想说,“约个时间,各找十个人打一场,我赢了,你们跟我混,你赢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你答应,今天的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成。”朱光兆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我缓缓的收起刀子但我收回刀子的瞬间,朱光兆一个起身一下就对着我扑了过来!

  “草泥马的!”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吼声,我看着王兵对着朱光兆冲了过来,一下把他扑倒在了地上,然后拳头不住的朝着朱光兆的脑袋上砸过去!

  我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一句话也不说,多行不义必自毙着一些都是朱光兆自己找的。

  “我错了,哥,我错了,叶飞,叶飞对吧,我认栽还不行吗?我跟你混,我现在就跟你混!”朱光兆苦着脸说道。

  这时候王兵魏强他们已经赶过来了,这里毕竟是新生的底盘,拼人?只要给点时间他们带来的七八个人连人数上都没有任何的优势,王兵停了手抬起头看着我,我看了他一眼说,“没事,继续。”

  这时候魏强走到我身边来,小声的说,“飞哥,还是先算了吧,我们刚来人生地不熟,留一步退路比什么都好,太出风头的话,怕是很快就会被其他人盯上了。”

  我认真的想了想觉得魏强说的也很有道理,朱光兆不算什么,但自己太过嚣张的话,肯定会惹来很多人的注意,我可不想给自己找太多的麻烦。

  起码这段时间不想。

  “算了,王兵。”我轻轻说了一声,王兵立刻听了手,他拉起朱光兆,这个时候他也老实了,不再做反抗,他只不过带来了七八个人,而刚才冲进来的那堆起码十几个人,虽然人数不能决定一切,但是朱光兆不是第一次打架,打过他就明白了,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我看着朱光兆很认真的说,“换床位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呢,到底还是要在这里读书的,所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对了,刚才说的那件事情还作数,周六各找十个人,地点就老修车厂吧,你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吧?”犹豫我才刚入学并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非常适合打架的地方,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刘成抓杨盼的那个地方。

  朱光兆点了点头表示清楚,我松开了手,他挥了挥手跟着他俩的人慢慢的都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朱光兆还特意回过头指着我狠狠的说,“叶飞,我记住你了,我会让你知道,七中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说完朱光兆很是潇洒的走了出去,我没有什么说什么,这种事情迟早是会来的,只不过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了好多。

  朱光兆走了,围观的人也慢慢的也散开了,我看着地上一张摔烂了凳子这才反应过来,赔偿费忘了叫他拿了!

  最后没有朱光兆的联系方式只能是由钟凯掏腰包弄好了,准确说是直接换掉了。

  钟凯这个大土豪似乎完全没有多少钱这个概念,一换就是宿舍里四个人全部一起换,拷贝椅全部换成了吊椅,宿舍里只要是能换的东西,几乎都被钟凯换掉了,原本看起来很普通的宿舍瞬间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其他的兄弟看着我们宿舍全都是羡慕的目光,都在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参加同一个宿舍的竞选,魏强和王兵两个更是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全都跟狗一样去套近乎,还好钟凯也不傻,大方归大方,这二十个人总不可能让他一个人都养着。

  入学是星期天所以和朱光兆的事情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并不着急,原本进来就想要在其中新生中收拢一点新鲜血液,但是现在看来过一个礼拜再实施会好很多,朱光兆就是我最好的广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