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雄我的爷爷,但是我对他的印象却可以说是为零的,我妈说我出生一年的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我却感觉我的脑袋中似乎有一个慈祥而并不怎么老的中年老人,虽然板着脸,但是还是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但那时候我还一岁呢,怎么可能又记忆呢?应该是我幻想出来的形象吧。

  “算了吧,就像你说的,我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我露出一个微笑寂寥的像是再给自己推脱一样。

  许文悠还是那个笑容说,“就猜到你会那么说,不过既然你都不想知道,我就先放在肚子了了,叶雄啊,等你到了可以知道他的故事的时候,也已经不会是现在这个可怜样了吧。”

  我并不知道许文悠此刻是抱着多大的感慨说的这句话,但当时我就能够感觉到叶雄这个名字的不一般,是嘛,能够搞到一个那么珍贵玉坠的人,他的人生怎么可能一般吗,只是原来既然是香港的,为什么要回到这个地方呢?留恋?隐居?还是说有其他的原因。

  想到唐元,我大概的明白,这也是他人生的一部分,自己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告别了许文悠,我的暑假也算是消停了一段落,健身房我还在去,但是唐元已经不见了身影,我没有敢打电话过去,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身份来面对唐元。

  唐欣似乎也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倒是尝试过几次打电话过去,但结局都是没有人接。

  ,●酷匠{网首V4发1B

  而刘主任似乎真的觉得对我有歉意,联系着我妈很快的让我妈去一中开小卖部了,学校里的小卖部本来就能赚不少钱,而且并不算太累,第一中学现在治安又好了很多,我自然不会担心什么。

  这段时间,我除了报考七中之外,就是联络那些也考到了七中的人,第一中学本来就不少富家子弟,哪怕是那些混子之中,也有不少人是上了七中的。

  魏强不用说,欧广明,小虫,王兵,原来第一中学我身边的几个骨干全部都上了七中,其他的人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分实在是差的太多了去了其他学校,但就算这样也有二十几个人上了七中,而且中有十几个人愿意在七中跟着我混。

  至于其他人这一次我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去记住,石淞元的事情我已经不想来第二次了,想走就走,人心不聚,强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

  时间一晃眼就到了九月份,开学季,我让魏强安排一下约上这些兄弟吃一顿饭,这一次我出钱。

  临近开学了自己这边必须要有自己的势力,七中不比一中,不会有教导处主任来帮我搞什么学生会,在那个地方拼的是实力,是人脉,是钱,是拳头!

  作为一个新生,可以有十几个人这样一股力量已经算很不错了,没有几个人的起点能够比我高。

  但是这些人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人心。

  在第一中学我有刘主任的支持,就算这些人多少有些不满,也不敢明着说什么,让我坐在第一把交椅上,而且当时的我身边还有唐欣,谁都知道唐欣的后面是唐元自然没有人敢造次。

  可是这一回自己手里什么都没有。

  欧广明和小虫不说,王兵有很好的人脉,魏强的人脉不弱而且家里有钱的很,这些都是我没有办法去比的,而且早在一中的时候,我就感觉魏强有要权的地位,说实话这些人里面,我最害怕的一个还是魏强。

  这个七中边上的酒店叫做,豪岭酒店,装修确实是豪华的很,比起我们一中时候经常去的红枚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十几个人凑成一个桌子刚刚的好。

  这十几个人我都认识,虽然不能说都熟悉,但起码名字还是都知道的,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魏强的人。

  菜一上齐欧广明先端起了酒杯说,“谁都不要抢,我这一杯要先敬飞哥,我这一杯,可是酝酿很久的!你们是不知道,我当初发现苏伟在的地方时候,我都要放弃了,我以为这仇还要好久才能报,你们知道我飞哥做了什么?”

  酒桌上一大部分都是一头雾水,还有一小部分人确实知道的,在一边起哄了起来。

  欧广明皱着眉头让他们闭嘴说,“别说话,都听我说,当时我大飞哥,叫上我和小虫……”

  故事虽然不长,但是欧广明讲的极其慢,大家虽然感兴趣,但也不可能就这么干看着,我先动了筷子,大家也就不拘束了,一边吃着一边听着欧广明在那边吹牛。

  不得不说欧广明这个家伙说故事的能力还真是厉害,一惊一乍的语气表上他那夸张的表情,连我都感觉当时场景十分的惊险了。

  “你们是不知道,当时,那个老骨头带着十几个人就冲了进来!灯啪的一下瞬间全部点亮,我小虫还有飞哥全部人就这么暴露在了几十个人的包围圈中!你们说是不是绝路!是不是!”欧广明举着杯子指着所有人然后喝了一杯,看到大家满意的表情才接着说,“你们知道当时飞哥做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欧广明,谁都知道欧广明这些话肯定有夸大,但是被包围是肯定的啊,这种绝路之下谁都会好奇我到底做了什么,才能现在那么安稳的坐在这个地方。

  欧广明神色凛然说,“我飞哥,突然掏出我给他的那把刀子,对着苏伟就冲了过去!一刀子毫不留情的对着苏伟扎了过去,要不是那个小子跑得快,现在还能躺在医院里?!直接就躺在殡仪馆了!”

  “苏伟还在医院?”连我都不禁好奇的插了一句。

  魏强插话道,“没有,大半个月前出院了,不过好像腿还有点问题,本来就不是干净的事情,苏伟他们也清楚,这个暗亏他们只能自己吃掉了。”

  我点了点头,我回来之后还真没怎么关注过苏伟,他的死活,我并不是很清楚,让我奇怪的是苏恒,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不可能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动作啊,越是拖得久,我越是感觉他有什么大动作,不过这也好,既然你给我喘息的机会,就算你准备的再好,到时候我也要狠狠的咬下你一块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