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认为我对许文悠已经有了不少的抗性了,但是许文悠这个表情,这个动作,这句话还是对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不小的震撼感。

  我吞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说,“不要这样,悠姐,你知道我对你没那种想法的。我知道你喜欢的元哥。”

  提到唐元许文悠的脸突然就黑了下来,她转个身重新做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沉着脸说,“别跟我提那个臭男人。”

  我看着一阵莫名其妙,许文悠这是怎么了?难道唐元又做了什么让许文悠不高兴的事,我心里很好奇,但是却又不敢生怕弄得许文悠不高兴了,这个女人脾气古怪而且我是一点也惹不起啊。

  看…H正=版$a章节k上M酷匠U网UA

  “悠姐?”我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她,许文悠转过身瞥了我一眼,突然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有事说事。”

  我无奈,知道许文悠肯定不会给我卖她一个人情的机会了,只好把这件事情作罢,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玉坠说,“悠姐,不知道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许文悠看了一眼,眼睛瞬间睁大,看着那个东西动作十分僵硬,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不协调起来了,“你从哪搞到这个东西的?”

  “你认识!?”我惊喜的说道,果然自己问对了,许文悠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玉坠是什么东西。

  许文悠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说,“我先问的,你先说。”

  我挠了挠头把玉坠的来历如实的说了出来,其实这玉坠的来历也不算什么秘密,许文悠只要一查就知道,所以我没有撒谎的必要,许文悠听着我的话眼神变换了好几次,我完全看不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能一味的再心里急。

  “你奶奶吗?你奶奶叫什么?”许文悠接着问道。

  我有些犹豫,看着许文悠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许文悠不耐烦的说,“认识!好了,到你了。”

  我想哭啊,我说了那么一大堆,你就来一句认识,你这太敷衍我了吧,可看着许文悠那副你再不说就要杀了你的眼神,我还是选择把心里的吐槽忍了下去,默默的说,“刘桂香。”

  “刘桂香?”许文悠思考了好一阵,若有若无的摇了摇头,半天才看着我又说,“那你爷爷呢?”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许文悠说,“该轮到我问了吧。”

  许文悠毫不客气的说,“你刚才又没问,这次是我先问的,你快说!”

  无可奈何我只好说,“叶雄。”

  “叶雄?!你确定!?”这一会许文悠连思考都没有,直接的对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感觉许文悠已经知道了什么赶忙说,“我爷爷的名字我还能不知道吗?”

  “叶雄啊,难怪了,我大概知道你这玉坠的来历了。”许文悠恍然大悟的说道,一边半仰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心里着急但是又不敢问,生怕许文悠耍脾气就不告诉我了。

  “叶飞?你要混黑道对吗?”许文悠突然问道。

  我点了点头,虽然之前没有说,但是许文悠肯定已经明白了我的意图,这个时候她这么问肯定是很重要的理由的。

  “头疼啊头疼啊,你现在的情况十分的尴尬啊,我之前还在想你在那边到底是什么东西惹的那么多人注意,难怪刀子会对你一个后背穷追不舍了。”许文悠皱着眉头很是麻烦的说道。

  “这玉坠是个大麻烦?”我有些疑惑,如果许文悠说是,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耍我了。

  许文悠叹了一口气说,“这玉坠价值很高,非常高,香港的洪帮你知道吧,你有这个东西,地位比一般的核心人员地位还要高,但是,但是就是这个但是啊,对你来说是很大的麻烦。”

  “悠姐,你这个什么意思?”我心里大概的有点能猜到许文悠是再说什么了,但是并不愿意就这么承认,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玉坠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麻烦。

  许文悠也不磨叽,直接说,“这里是甘肃,首先洪帮能够管到的地方很少,当然也不是没有,但是这天高皇帝远的,他们会买你的帐?的确洪帮的管教很严,被找到有违背帮规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但洪帮的人哪一个不是杀人喋血的货色?哪一个没有一点狠劲,就算在大的事情,只要没有人知道,那就不算事情,不,只要是没有证据,那都没有人能够那他们有什么办法。

  你现在的地位就是你最大的麻烦,你别说是在黑道上有什么朋友了,你最多就能算是半只脚踏进来的人,加上你还那么年轻,要弄废掉一个你,他们有太多的手段,太多的机会了。”

  我沉默了,许文悠说的有理有据,怎么看都不像是骗人的话,而且从目前为止,她丝毫没有对我这个玉坠有想法,话语的可信度再次加大,可是既然这个玉坠那么重要,为什么许文悠没有兴趣呢?

  “那我该怎么办?把这个东西给你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许文悠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有些心虚,我刚才的那句话,确实有一半的心思是在算计许文悠,不过许文悠似乎不在意,停顿了一下说,“不怕你不信,我明说吧,你那个东西对我没有半分的用处,至于为什么,告诉你对你而言也和那个玉坠一样棘手,至于该怎么办,说实话,我能想到能给的人也就只有唐元了,不过用处真的可能不大,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没对你这个东西动心思的原因吧。

  至于其他人,或许把这个东西交出去,可以给你换来一时的风光,但是带来的也是无数人的红眼,对你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叶飞,我问你,你相信我吗?”

  我点了点头,既然许文悠都说对于我这个玉坠没有任何的想法,我就没有不相信他的理由。

  许文悠点了点头说,“那就行,你听我的,把这个玉坠藏起来,再也不要跟任何提起这个东西,等你以后等你有一定的实力的时候,它自然就有用了。”

  “等到什么时候?”我再问了一句。

  “等到你自己能明白,这个东西能在什么地方起到大用处的时候。另外关于你的爷爷,我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他一些事情,你要听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