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玩我!

  第一次如果能够说我是不注意,这一下就完全是自己一个人在作死了,怪不得别人,就算自己现在就倒在这里,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错,我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聚精会神到最大的地步,对着老骨头的拳头轰了出去!

  拳头对拳头,我力量的不足让我猛然后退,但老骨头也是一脸的惊讶,应该是完全没想到我竟然能够挡住咨这一下,而这个时候李敖动了!

  我看见他一个见不冲了上去,一记扫堂腿把老骨头直接扫到了地上,然后拿着铁棍对着老骨头的身体捅了下去!

  老骨头反应不慢在滚了一圈然后飞速的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藤川那边,然后毫不犹豫的夺门而去!

  跑了?

  当时我是愣住的,然后转过头看向藤川那边,藤川似乎被捅了一刀,而那个人更不好受,已经倒在地上根本战斗站不起来了,捂着手肘似乎收到了什么很重的伤。

  藤川叼了一根中华,看着老骨头跑出去的方向默默的说了一句,“砸!”

  藤川一句话李敖带来的那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出去游荡随便看到个什么东西就是奋力的砸了起来,从包厢到吧台,无论是花草,桌椅,还是酒瓶撒了欢一样乱飞,我感到一丝惊奇和诧异,随手拿起一瓶没有开的啤酒咬开,喝了一口。

  李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说,“虽然手段很生涩,不过勉勉强强吧,有半个我的风范了,怎么样有没吸收你跟着川哥混啊?”

  我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沉稳的抽着烟的藤川,心里有些莫名的畏惧,自己和这些人的沉稳相比还是太稚嫩了,就是李敖,自己都远远的比不上。

  “算了吧,我也不再这里混,我还是要回去天水的。”我推着说道。

  李敖不说什么递了一根烟给我然后说,“老骨头跑了,我们的人拦不住这个家伙,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什么抱歉了。”

  “马小倩跑了?”我猜测的说道。

  李敖瞥了我一眼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

  “那不是当然的吗?任何一个小看这个女人的人,都吃了不小的亏,这点我可是深受体会的人。”

  “那你准备怎么办?”李敖询问道。

  “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你们都能担下来吧?”我疑惑的问道。

  “全部担下来肯定不可能的啊,肯定要有人去做替罪羊,不过也就是开始罚的比较严重,后来就没什么事了,我们和老骨头这个场子过不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准备不会过来的。”

  “我突然感觉有点亏啊,差点把我的命搭进去不说,感觉也没赚到什么便宜啊。”我有些悲伤的说道。

  李敖哈哈的笑了笑,“不至于啊,你当初提的条件我们都做到了啊,只是你自己提的少而已。”

  “哼。”我冷哼了一声不想跟这个不实诚的人说话。

  看正#版章/节'/上2J酷J0匠m网(

  李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宽心一点嘛兄弟,你不是也没吃什么亏嘛,对了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之前说的那三个人,有一个想要跑给我的人逮住了。”

  “石淞元?”马小倩跑了,苏伟滚进医院去了,剩下的人也就只有石淞元了。

  “好像是这个个货,我让人给你带来看看是不是。”李敖说着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一个家伙带着石淞元走了过来。

  石淞元的样子有些凄惨,身上破破烂烂的不说,脸上还带着淤青,显然是被打过一顿了。

  我微笑着看着石淞元说,“谁打你了?怎么不告诉我啊,都是一中的人,你这样就显得太生份了吧?”

  石淞元嘴硬的骂道!

  他身边一个家伙甩手就是一巴掌过去,“给我老实点!”

  石淞元咬着牙但确实是不说话了,看来李敖手下那几个人还是有点手段的,竟然能够让石淞元变得那么老实起来。

  说起来我觉得有点可惜,自己和石淞元曾经也能够算得上是兄弟,哪怕那件事情之后,自己还是尽量不去针对他,只是他自己老来找麻烦,我才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

  也许就是曾经的地位,和现在的落差,让他对我产生了恨意吧。

  “别这样,是我朋友。”我走上去让那个人松开手,然后搂着石淞元的肩膀说,“你说我们至于这样吗?你说你跟谁不好,跟着苏伟来搞我?不知道苏伟那个家伙又多烂吗??”

  石淞元哼了一声说,“差一点,就差一点,是不是马小倩那个婊子害的?”

  马小倩?我倒是没想到石淞元会往这个方向想,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不错,于是说,“差不多吧,那个女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报复我报复晚了,自然要报复苏伟了,要不然你觉得我能弄得那么顺利?”

  石淞元骂了一句然后说,“叶飞,我输了,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你要打我就打我吧,只要留我一条命,我石淞元说一个不子,就不信石!”

  我看了石淞元一眼说,“是吗?这是你说的?”

  石淞元看着我阴沉的脸,好像有些心虚,似乎对自己刚才说那么满的话感到有些后悔了,但话都说出来了是不可能收回来的,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说,“好啊,我要的也不多,切了自己一根手指头吧。”

  石淞元愣了一下,看着我说,“飞哥,给我一个机会不信吗?”

  “两根。”我丝毫不理会石淞元说的话,坐地起价的说道。

  石淞元突然跪了下来,看着我说,“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了!只要你放过我,我石淞元这条命就是你的!你要我干嘛?我就去干嘛!”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石淞元,心里一阵冷笑,连三根手指头都不敢剁下来的人说这条命卖给我?我是看错了,我是瞎了眼,但是我还不至于是一个傻子!

  我看着石淞元丝毫不留情面的说,“三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