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你不要冲动。”马小倩的声音已经出现了惊慌的意思,谁都怕死,无论是在疯狂的人都一样,那些视死如归的人也不过是认为自己的死能够换来更大的价值而已。

  马小倩此刻的想法显然是和我一样的,并不值,在这里和我换掉这一条命并没有什么价值。

  “不冲动?我也想啊,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有什么其他的路可以选择了吗?”我死死的盯着马小倩等待着她的态度。

  马小倩看着我身子不停地想要往后退,但是我放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并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情急之下她一脚踩在了我的脚背上。

  我虽然吃痛,但是却并没有放手,还拿刀子在马小倩的肚子横向划了一下。

  哧啦!

  哪怕是在混乱的舞池之中,我还是清楚的听到了刀子划破了衣服的声音。

  同时我放在马小倩腰上的手突然抬起来,重重的再马小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啪!

  清脆悦耳的声音,以及手指间传来那美妙的触感,让我在这紧张的时刻感到了莫名的爽感。

  我在笑,笑着看着马小倩说,“不要乱动,我说了,我现在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一不小心伤到了你吹弹可破的皮肤那该怎么办啊。”

  “你个畜生!”马小倩终于没有了那份淡定,对着开口大骂道。

  我笑着说,“无所谓,的确你把我算计死了,但是你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你不该走到一条丧家犬面前来看他的笑话,因为如果你给丧家犬抓到机会的话,他死也要狠狠的咬下你一块肉。”

  我带着疯狂的笑意看着马小倩说,“来吧,我选择了那么多次,现在轮到你选择了,是要和我在这里博命?还是要给我一条生路。”

  马小倩冷冷的看着我,一边扭动着屁股对抗着我的魔掌,“是的,我错了,不过我还不想死,你不是来找苏伟和石淞元的吗?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我冷笑一下说,“不不不,你这个词用得太不对了,我们现在不是合作,是你的命在我的手里,你要用我觉得值得东西来换。”

  马小倩眯着眼显然对我这个说法很不满意,对你最终还是没有反驳,说,“苏伟不再舞池里,他和李老虎在里面玩百家乐。”

  我点了点头很满意的揉了一下马小倩,算是对她的嘉奖。

  马小倩皱着眉头说,“能不能把你的手拿开!”

  我笑了一下说,“你刚才看到我这样不是还很高兴吗?”

  “那不一样!”马小倩吼道。

  的确,刚才我那样的举动是无奈之举,除了做那个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越是这样马小倩只会觉得我越可怜,而现在不同,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中,因为马小倩比我更加珍惜自己的命。

  “OK,算是对你刚才说的话嘉奖了,你继续。”我慢慢的把手挪动到了她哪没有一丝赘肉的腰上,只是贴在上面并没有乱动。

  马小倩松了一口气不再要求什么了,她也明白让我放开手是不可能的,我不会给她任何的机会。

  马小倩想了想说,“我告诉了苏伟,你肯定回来的,所以他一直在打听,昨天他们猜测你已经在这里了,今天的苏伟就是个诱饵。”

  “这事苏伟知道?”我问道。

  马小倩点了点头。

  好个苏伟,明知道自己要做诱饵,却一点都不介意,是多想要弄死我。

  “老骨头呢?他现在在这酒吧里面吗?”我继续问道。

  马小倩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李老虎肯定是在的,老骨头的话苏伟并没有见到他的资格,我对那个人也不熟悉。”

  “你撒谎?”我突然说道。

  马小倩看着我说,“你放屁。”

  “不,是你放屁。”我看着马小倩说道,“我们现在可是身子贴着身子,除了没有把衣服脱光外,可以说是最亲密的举动了,你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你没感觉到你的心跳,你的身子都在发出不和谐的抖动吗?”

  “你……”马小倩看着我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叹了一口气才说,“OK,你赢了,我刚才确实骗人了,老骨头在这里,不过他并不知道你的事情,李老虎想独吞这分功劳,把你抓了送给刀哥,所以没告诉他,但是也为了做表现,专门跳了这天老骨头在店里的时间点上。”

  “恩,你我了解了。”我微笑着说道,“很好,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只是你要怎么处理呢?”

  “放了我,我现在就走,保证在跟他们接触了。”马小倩冷静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我不信你,你这个太狡猾了,这么做太冒险了,你给他们两个打一个电话,我觉得我在这里就要栽了。”

  “我把手机给你。”马小倩继续说道,她显然是真的想要离开这里。

  Q酷}V匠=网{首O(发0$

  “那也不行啊,搞来一个电话对你来说多容易啊,眨眨眼睛,一堆不长眼的就过来了。”我继续反驳道。

  “那你想怎么样?”马小倩不说话了直直的看着我等待我的下文。

  我看了一下李敖他们所在的反向人都还在。

  “走。”

  我轻轻的说着,马小倩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也不得不跟着我慢慢的移动过去。

  一路上我没有丝毫的放松,在这个地方,自己只要走错一步,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叶飞?你这好闲情啊,不好好找你的人,都勾搭上女人了,哎哟,别说这个女人的姿色还真不错。”李敖看着我带着马小倩脸上露出了脏脏的坏笑。

  我白了他一眼说,“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之一,我很想把她处理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李敖你叫个人帮我看着他,免得她去通风报信。”

  李敖瞥了我一眼说,“我凭什么帮你了啊?小虫的情分我已经还掉了吧。”

  我看着李敖说,“别装了,你们还呆在这里,不就是想搞老骨头吗?我来挑事,你们有胆子的就上,我们掀了这个场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