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

  询问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我一下就听出了是苏瑾的声音,苏瑾的声音相比于李敖比较的清秀,听起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舒服到,这个人算计你的时候,你都没有一点的感觉,往往在不知不觉之中就陷入了他的圈套。

  “嗯,是我。”我平复着气息回应道,“你们就查到消息了?”

  苏瑾说,“没呢,不过我们已经让人去注意你说的那几个人了,据说还没有人看到类似的家伙,等几天吧,应该会有消息,没有的话,我也就没办法了。”

  “嗯,没事,尽力就好。”我对着苏瑾回复道,我还不知道苏瑾和李敖在这一片到底有多大的号召力,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就算真的实在划水,我也没办法,甚至都看不出来。

  可苏瑾似乎已经猜到了我想什么说,“放心,既然是帮小虫,我们不会含糊的,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的,不过是找个人而已,又不是去卖命,这点忙我们帮的起,不过在那之前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一下。”

  “你说。”我平静的说道。

  “刀哥那边似乎还在找你麻烦,我也打听过,不过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刀哥的态度是真的很放在心上,你小心点不要给刀哥的人发现了,不然事情可能就麻烦了。”

  我听着苏瑾的话心里一阵的苦笑,什么叫不要给发现了,现在自己完全就是半暴露的状态,可以说是又和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盯着我的玉坠的刀哥站在了对立面上,苏瑾这说的实在是晚的有点巧啊,自己刚和那几个家伙干了一架,苏瑾就冒出来。

  “嗯,我知道了,我尽量不要被发现吧,这些天我少外出一点,省的出了什么意外。”因为身份还没有被发现,所以刚才的事我也不打算说出去,说出去也没什么用,那个刀哥既然连高利贷都敢放,我不觉得苏瑾和李敖能够和他刚起来。

  “其实这还没什么,叶飞,我最怕的事情你知道的吧?”苏瑾没有说而是反问了过来。

  “大概能够想到,如果真的是那样,我的确会很麻烦。”

  苏瑾想说的也是我刚才才发现的事情,自己现在面前最大的阻碍,既不是苏伟等人,也不是刀哥,一边我本来就不怕,另一边我惹不起我还是躲的了的,最可怕的这两个人如果联合在一起的话……

  “你既然明白,我就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

  苏瑾说完挂掉了电话,我看了一眼通话结束的手机,默默的放到了口袋里。

  “飞哥,出什么事了?”欧广明见我挂掉了电话,立刻上来询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默默的说,“先回宾馆吧,这些天,除了吃饭都不要轻易出来。:”

  欧广明和小虫沉默着,似乎已经明白了我听到的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跟着我一起回到了宾馆里。

  吃过那份炒粉,我没有对欧广明怎么和那帮人闹起来的追问,打都打了,那里还有那么多原因。

  之后的两天我们过的就十分难看了,开始是只在吃饭的时候出去,然后小虫发现我们吃饭的时候,还有奇怪的人在附近张望,似乎就是在找人,我们不得不更改了吃饭的吃饭的时间,日夜颠倒的感觉整个人都要混乱了起来。

  而这两天苏瑾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让我心里有些着急,每天除了看着手机什么都做不了的挫败感,让我有些头疼。

  “飞哥,我一直很好奇啊,你是在呢么惹上这里的人的?那些人说的叶飞,就是在说你吧?”两天的时间欧广明也有些明白那些人都是盯着我来的,如果仅仅是那天打架的程度不可能闹到这种地步的。

  我看了欧广明一眼躺在床上说,“狗改不了吃屎罢了,结果一口肯下去,发现是快硬骨头。”

  更新最快上酷A匠z网/$

  欧广明皱着眉头理解着我生涩的这句话,我也不打算解释什么,这里面大多是我的家事。

  这两天实在是闲得无聊,我跟苏瑾和我大伯打过几次电话,问刀哥和那件事情之后的事情的。

  大概的明白了,刀哥不是这一片混黑最牛逼的,但是确实最不能惹的,他家里似乎有人实在JC局里有点地位的,这两年放高利贷赚了不少,然后又结识很多混黑的人,渐渐的这一片都有一句话叫做,宁惹阎王爷,不碰饭一刀。

  说是一刀有些太小看这个刀哥了,苏瑾跟我说的是,就是刀哥自己身边都有两把刀子,两个人都是牛逼的紧,据说都是从看守所里刚出来就跟着刀哥了,都是手里通过人的家伙,心狠手辣,砍杀起来真的是连亲妈都不认,而我不再身边的,刀哥这些年外借那么多债务,那些收不回来的最后不都变成人情了?

  据说甘肃一带里最牛逼的天龙会都跟刀哥之间有债务来往。

  我心里有些后怕,那可是天龙会啊,虽然说这十年都在走下坡路,但好歹是存在了几十年的黑帮,自己听说这个名字那还都是在半年以前,我问过唐元,唐元的原话说,如果只是一般人,你随便惹,但是如果是天龙会内堂的那些家伙,我保你一条命,如果是死仇,麻烦不要把麻烦带给糖糖。

  我当时心里就炸开了,在我心里唐元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时候会说出这种的话来。

  对于这个有几十年历史的黑帮,心里自然充满了敬畏,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招惹上这些人,没想到自己距离那里其实一点都不远。

  这一刻心里对叶强更加的怨恨,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招惹上这种麻烦,可惜叶强在那天似乎也跑了出去,并没有被刀哥逮到,现在人不知踪影,完全不知道跑到那个角落里去了。

  而从大伯口中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黄艺珍死了,当这句话从大伯口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把手机弄到了地上,回想着当天在梅子山的情形,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那样就把这个人活生生的弄死了。

  我?杀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