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对于李敖的态度我很不爽,但是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把苏伟石淞元马小倩三个人的信息都告诉了他,李敖也没怎么用心记,听了一遍就说知道了,让我去等消息吧。

  我心里自然是很没有底,但是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能强求什么,越是强求,只能越是适得其反。

  送走了这两个大神,我和欧广明一起回到隔壁,看到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小虫一阵无奈,我上去架起小虫说,“也别麻烦了,附近随便找家酒店住下来吧,不然实在是不方便。”欧广明点了点头没有废话,在前面给我开路去了。

  三个人去只开了一间房间,不是我为了省钱,而是方便照应。

  而且这事还是欧广明提出来的,我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但答应了下来,把小虫丢到床上,我也感到有些晕沉沉的睡了过去,夜里惊醒我的是电话的声音。

  我迷糊的睁开眼睛欧广明并不在,我拿起手机又一看,意外的竟然是唐欣打过来的。

  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了,哪怕是我主动去找她,她也是从来不理,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家伙在特意的躲着我。

  我心理虽然不开心,但是没有对唐欣说过一次,她烦,我更烦。

  想了很久,我最终却是挂掉了电话,之前我感觉我又很多话想要和唐欣说,但是现在却没有了,再多的话语不如实际行动的来的简单。

  “飞哥?你醒了?”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欧广明走进来,手里还提着宵夜,放到桌子上停在门口就走进了厕所里面,我隐约感到有点不对劲,却又不知道是那里。

  最终选择了沉默了,而回答我沉默的确实小虫,“嗯?我这事在那?李敖呢?苏瑾呢?他们两个王八犊子呢?”

  “走了。”我白了他一眼说,“德行,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兄弟啊,这点酒量,我丢不起这个人。”

  小虫哼了一声说,“装,有种来喝,我干不赢他们两个,还干不赢你了?”

  “喝死你!还喝!”我瞪了他一眼看了看欧广明放在桌子上的炒粉,有两份,提出一份丢给小虫,然后打开来自己吃起了自己的。

  “你注意点,洒到地上多浪费!”小虫看着我吼道。

  我无所谓的说,“你要是不舒服,你添干净了啊。”

  小虫沉默不说话了,半天才开口说,“那两个人说啥了,没针对你吧?”

  “木有,哈说砸尿给哦门,咳咳咳咳咳……”

  我吃着炒粉说这话很是模糊完全听不清是什么,说到一半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小虫慌张的退后一步,然后把他身边的纸巾丢给我说,“擦干净,恶心死人。”

  我心里想骂人,但还是接过了纸巾擦了起来,说,“没事了,他们还说着要给我找人呢。”

  “哦,没事啊,没事你就别咳嗽了。”小虫悬着的心似乎放了下来,看着我骂道。

  我白了他一眼说,“咳你妹啊,我没有有在咳嗽了啊。”

  “没有我听见鬼了?”小虫不相信的说道。

  我刚想反驳耳边似乎还真的响起了咳嗽声,我闭上了嘴房间里立刻变得一场的安静,小虫有些害怕的像我靠近了几分说,“你别吓我啊,你知道我最怕这种东西。”

  “我才没你那么吃饱了撑的呢。”我白了他一眼总算是听清了那个啊咳嗽声的源头,目光看相了厕所,“欧广明你好了没?我要撒尿。”

  “没你,大的,你们等会。”厕所里传来了欧广明的声音,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小虫,小虫摇了摇头,我慢慢的走到厕所门前说,“欧广明?怎么了?蹲个厕所那么久,你便秘吗?”

  “便秘大爷,我才多大啊,就便秘,还得了。“厕所里听到一如既往的欧广明吐槽声,小虫松了一口气,我却还是皱着眉头,无论是这么样,刚才没有看错的,欧广明不对劲。

  “哦,那你还要多久?”我心里有点急,他那么着急去厕所,肯定是有原因的,只不过我还不知道是什么,这时候厕所里已经传来了喷头防水的声音。

  G酷J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2盗版r

  欧广明喊道,“再等会,我洗个澡。”

  我皱着眉头越发的感觉不对劲,空气中带着一股异味,因为被炒粉的味道掩盖所以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特意去甄别,却也能够感觉到,那是一种人体身上的味道,我肯定,但是却又不像是正常的味道,突然之间我好像明白了。

  我慢慢的打开门,门外也有,但是犹豫通风,比起房间里面还要淡上很多,我看了小虫一说,“你看着他,我去附近炒粉店看看,欧广明他因该是给人欺负了。”

  “别!我错了!飞哥,你留下!我承认我是在外面惹了点事,但这真的不是我的故意的。”里面传来了欧广明惊慌的声音。

  现在的欧广明显然就是在钢丝上走路,拿着命在赌博,无论是对我们的,还是对别人的,我心里都不会好受,所以我必须查清楚欧广明身上这尿臊味,到底是那来的!

  哐当!穿着浴袍欧广明就直接那么红了出来,看着我们,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我,“那个杀千刀的苏瑾和李敖,肯定是他们想来抓我,来啊,老子不怕!管你们来几个,哥哥先给你撂倒了几个!所以飞哥,我吃亏就算了吧,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事的我。”

  我低着头不看已经出来的欧广明说,“有些事情能忍,有些事情不能忍,有些事情一定要有人去做的。”

  “你傻啊!飞哥!”欧广明已经有些急了,上来直接扯住我说,“这里不是一中,真的惹麻烦了,我们处理不了的,我都忍了,你有什么忍不了的。你要真的么有那么气,回头把气全都撒在那个家伙身上,算我的还不行吗?”

  我冷笑了一下说,“以前也许我就认了,但是就在来之前有人告诉我,无论是什么事情,逃避往往都不会是最好的答案,什么事都不问,我就算了?你叫我那么声飞哥,真以为只是一个称呼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