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瑾和李敖,这两个我都只是碰见过一面的家伙,半年过去他们的样子倒是没有多少的变化,只不过剪了短发,李敖的脸上也多了一刀明显的刀疤,伤口很深,一看就知道当时受伤肯定不轻。

  “我擦,敖李敖,你这刀疤是什么情况?”小虫看着李敖惊讶的说道。

  李敖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我猜测他是认出我了,我也不说话,等着他和小虫交涉,李敖看着小虫说,“没什么,前端事情惹了点事,不过这都没事了。你敖哥我现在在这一带,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过来干啥?旅游吗?哥哥我带你飞。”

  小虫白了他一眼说,“你就扯吧,不跟你说废话,我今天和我兄弟过来是有事找你帮忙。”

  “有事?”李敖转过头看着我说,“你的事吧?”

  小虫看着我们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他已经感觉到李敖对我的态度有些特别。

  我拿出包烟递给他一个根,笑着说,“上次的事,没给你们惹麻烦吧。”

  李敖下意识的想要接烟,但苏瑾走到他前面说,“还好吧,打着老骨头的名号来捣乱,没惹事怎么可能?不过那种事情我们已经解决了。”

  !r酷9匠《网正pq版、%首P发

  我听着苏瑾的话,心里感觉有点不好,这个李敖还好说,这个苏瑾显然不是随便糊弄一下,就能糊弄过去的货色。

  小虫看气氛不对,赶忙出来打圆场说,“苏瑾,你跟叶飞有交际?”

  苏伟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小虫,“还好,没怎么接触,不过他间接的给我们闹了一点麻烦。你以为李敖的刀疤是怎么来的?”

  小虫有些尴尬站在我和苏瑾中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明白他现在很难做,本来是拉在这里的来年两个兄弟来帮忙的,没想到忙没帮上,指不定还是两个仇家。

  我心里也没有怪小虫的意思,这本来就是我闹出来的事情,苏瑾没有一上来就找我算账就不错了,而且看李敖的态度,这些人似乎并不像跟我闹,之所以表现的不亲近,还是不想要白白付出罢了。

  我看着两个人说,“上次是我莽撞了,如果给两人带来什么不好的,我道歉,我道歉行了吧?”

  李敖已经自己给自己点了一个烟默默的在后面不说话了,苏瑾在他面前就跟代理人一样看着我说,“其实那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本来就没有找你算账的意思,毕竟找也找不到,只是你这突然就出现了,我们总不能就这样笑着过去了吧。”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说,“苏瑾啊,你这样说就不好了,你们都是小虫的兄弟,也就都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哪有那么多计较,你要是心里那里不开心的,冲我来,我保证不还手,你们气消了,这事就过去算了呗。”

  “好啊,我要的也不多,李敖那一刀子,你也来一下,怎么样?”

  明明还是微笑着,但是苏瑾就是说出了那么咄咄逼人的话,此刻的我已经放了足够低的姿态了,没想到对方还是那么不愿意放过我。

  我沉着脸心里已经像翻脸了,如果是以前这样,我忍忍就过去了,但是之前许文悠跟我说的那些话,让我明白,隐忍有时候不是解决事情最好的方法。

  “干嘛呀这事?多久的事了,苏瑾,你当初饿的没饭吃的时候,是谁带你去饭馆的?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小虫见场面不对立刻冒出来说话了。

  苏伟瞥了他一眼说,“是李敖。”

  小虫红了脸,这事我估计他参与了,但确实没帮到什么,但小虫立刻又说,“那那天晚上呢?你不是住在我外婆家的?”

  苏瑾看了小虫一眼松了一口气说,“好吧,算我欠你的了。叶飞,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但是朋友什么的你也别来扯,我们做不成朋友。”

  “为什么?”我也没有继续放低姿态,直接问道。

  苏瑾笑了笑说,“不明白吗?我们是一样的人。”

  我沉默了,李敖抽完烟,然后刚想做又停住了,走到我面前递了一根烟给我说,“上次拿你的,这次还给你,我李敖从来不欠别人什么。”

  我没有拒绝接过烟叼在嘴上,看着要走的李敖喊道,“等等,没有恩怨,没有情谊也做不成朋友了,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走吧?”

  “哦?这些都没了,我们还有什么有的说吗?”李敖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苏瑾和李敖说,“当然有啊,有生意,做不做。”

  李敖看向苏瑾,苏瑾上前一步看着我说,“可以考虑,但也得看看是什么生意。”

  我松了一口气,能谈就行,无论怎么样,这两个人也是我再这里最后的一条路子了,如果连这个都断了,自己真的会寸步难行,虽然他们已经对我没有了丝毫的好感,但是现在我也已经没有了退路。

  “谈生意,也不是就在这里谈的吧,你们是地主,选个地方吧,我请客。”我淡淡的说道。

  苏瑾和李敖答应了下来,前面带路,没走几分钟倒了一家饭馆说,“先吃饭吧,我看你们也没吃,附近也有宾馆,没地方主的话,我可以先帮你去开两间房。”

  “不用麻烦了,我们有地方住。”我淡定的说。

  “成,那就先吃饭吧。”苏瑾没多说是什么废话,走进去点菜。

  李敖厕所苏瑾还在点菜的时候,小虫偷摸到我身边不解的问,“我们有地方住吗?为什么不让苏瑾帮我们去开宾馆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他去开,我们住在那里不就被知道了吗?”

  小虫这才哦了一声,明白了过来,然后在一边不做声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我大概的能猜到,却不好说什么,如果自己猜的没错话,自己作为当事人,更加没有资格说什么的。

  几分钟后李敖和苏瑾都回来了,苏瑾说,“过会菜就上了,我们先喝点茶,然后谈谈你说的生意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