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解,虽然我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理解过扬盼做的事情,但这一次我是彻底的不明白她在干什么了。

  “你发什么神经?”我不明白的说道。

  扬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没什么,上次我让你难堪了,总是要还的,我不想再欠你什么。”

  再?这个词让我有些敏感,原来在扬盼的心里,他一直都是欠着我什么的啊,难怪做的事情总是那么的奇怪,让人无法理解,这么一说就感觉说的通了。

  不过这一份好意,我并不想接受,淡淡的说,“没必要,帮得了一下,你还能帮我多少?该上的自然就能上的。”

  “你不相信我咯?”扬盼的话语有些冷,好像是把我的话听成了她帮不了我似得,天地良心啊,我心里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可我现在还能怎么说。

  “不是,我就是不想麻烦……”

  “不麻烦,你放心,不就是第一高中呢,只要你真的想要上,我保证让你上去!”扬盼说完转身就走,而且步伐之快简直和以前判若两人,这个家伙赶着去投胎吗?

  我心里一阵无语却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也没有多久了,过了这三个星期就结束了。

  后来我才明白,我到底是太小看这个家伙倔强的程度了,第二天第二本笔记本放在了我桌面上,第三天,一如既往!

  从那天之后每一天我的桌面上都能放上一本笔记本,而且每一本上都有着我的错题集,这个家伙俨然一副比我还更了解我的不足在哪里一样。

  但想归想,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小本本真的有点牛逼,虽然已经没有大测验,但我个人感觉查缺补漏做的已经一点都不差了,一个星期过去,我已经找不到自己有任何的问题,但是扬盼这个家伙的小本本内容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

  我哩个去,这个家伙真的是要疯了,为了帮我备考完全不管自己了吗?

  而且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刚开始还好,但越到后面我越觉得这些东西是这个家伙写的吗?她有这样的水平,还用担心这些?考试藏拙了?

  临考还有最后的一个星期,我总算是忍不住,找到扬盼主动问道,“你那个小本子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用备考吗?你别告诉我那些东西不麻烦,就现在的练习量,光是统计,就麻烦的很的吧。”

  扬盼的脸顿时一红,但也是一闪而逝,我却没有错,接着扬盼不急不缓的说,“是不麻烦啊,我只是麻烦老师,把你的课业再发给你之前先给我一份,然后我照相发给张艺馨姐姐,之后就是她的事情。”

  我草!感情是这么回事!

  扬盼本来就是学习委员,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而张艺馨我也知道,就是那天在补习班看到的女老师,其实也就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大学生,和扬盼家里认识,准备在这里工作,不过好像并没有着落,就在给扬盼补习的时候顺带开了补习班。

  “应该有点用吧?我也随便看了下你的课业,最近的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了。”扬盼问道。

  我点了点头此刻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份帮助真的是有点大,不过既然也没怎么麻烦到扬盼,我心里略带着的一丝愧疚也就没有了。

  说了声谢谢,然后让她加油就走了,扬盼也没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平淡的交流着,不到一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仿佛都已经烟消云散。

  1酷☆}匠。S网正n版#@首.(发。/

  中考前最后的几天,魏强他们说拉我去吃顿饭,我说考完再说吧,反正也没几天了。

  我这个态度他们也是习惯的差不多了,没说啥自顾自的去了,只有小虫明白我这些日子下了多大的苦功,中考前一天的晚上跟我聊了不少,让我心里慌张减轻了很多。

  第二天我意外的收到了唐欣的爱心早餐,不过是唐欣拜托江灵依再拜托小虫给我送来的,那次事情之后,我和唐欣的关系有些尴尬,都没有怎么好好聊过天,我倒是想找她聊,然后并不知道怎么开口,再加上忙着复习,也就打算放一放,一切等到中考之后再说吧。

  之前提到过的那五门并不是按照分数来评级,而是等级,A级转换成分数只有八十分,加上问题并不算太难,都不是问题,我唯一的问题也就在英语上,所以第一天的考试都很顺利的过去了。

  第二天也是如此,可这下考完我还好,有些人就已经耐不住了,对于魏强王兵这些人来说,不来就不上心,这几下下来更没有什么搞头了,抄,他们可是想的都要破脑袋了,可是成效确实一般,到底还是看眼。

  这种时候了也顾不上什么学生会了,看到好学生在附近,威逼利诱,能来什么来什么,给不给看?不给看弄死你!

  对于这些事情我就是一笑了之,我成绩是不差啊,周围也坐着不少个混子,不过还有那个不长眼的回来找我,连好好说一声的都没有一个,第一中学谁都清楚,我对于这场中考看的很重。

  “草!那个王八犊子,说好了给我看的,考试的时候,藏得严严实实的,我记住了他了,考完之后,不打死他,我这个魏字倒过来写!”

  说话的是魏强,似乎是给人放鸽子了,我心里暗笑,肯定是以前魏强的罪过的,故意的,不然这个时候谁来找打。

  “哈哈,反正我是抄到了,魏强啊,我觉得这次中考我能够比你多一百多分啊,要是一个不小心进了尖子班,你可别说我是你兄弟啊。”这次说话的是欧广明,他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显然抄的很开心。

  “滚去吧。”王兵毫不客气直接身后给了欧广明一脚,这个家伙抄的显然也不咋地,“你有本事去和飞哥比,你要是能比飞哥高,不,只差他一百分以内,多瑙河,一晚上双飞,我出钱!”

  多瑙河我是知道了,附近最好的一家“特别会所”,这种地方我们是不太了解的,但是王兵可不一样,他不是常客也去过好几次了。

  我心里感叹啊,青春啊,初中生涯就这么要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