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在我家附近的桌球室,我进去的时候几个人正在打球,看到我立刻都主动来跟你大招呼。

  我笑着发烟,然后走到小虫在的那一桌过,小虫看到我赶忙说,“怎么样了,你家的事情。”

  我回家了的事小虫是知道的,耗子没有去打扰,但是小虫那边我还是说了一句的,本来他也像跟来的,我当时就无语了,这事什么阵势,我回去一趟,唐欣跟着就算了,小虫也来,所以就拒绝了,小虫也没说什么,不过一直有关心着。

  “差不多了,现在基本没什么事了,就是我去上学我妈可能会累一点。”我如实的说道。

  小虫点了点头似乎放心了很多,突然说,“耗子他前几天回来了一趟,不过很快就走了。这一回只怕短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我沉默了一会,这事耗子没有跟我说,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打算,但是终究心里有些不舒服。

  “别想太多。”小虫在一边劝说道,“另外我们大家先玩一会,待会去798有个惊喜你还不知道吧。”

  “惊喜?”我皱着眉头有些不明所以,惊喜什么的,最近我光是受到的惊吓就够多了,不奢求什么惊喜,让我好好的复习一下就好了,“嗯,去吧,正好我也有事要说,决定我下半年要这么做。”

  小虫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意识到了我要说很重要的事情,现在人多不方便说,打了一会桌球,然后吃了个夜宵,大家就散了,其实这些人除了我之外,最近还算是有联系的,我倒不是不想出来玩,主要还是和唐元的约定以及家里的事情已经让我有点焦头烂额了,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富余时间。

  最后还是我小虫,魏强,王兵一起去了798.欧广明本来也是要来的,但是似乎有什么事要等会才回到。

  元宵的798还是比较多人的,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这让我们多少有些尴尬,还好酒保认识我主动招呼我说,有一间包厢正在收拾了,让我们可以先去坐着。

  有熟人就是方便啊,连我心里都这样想到。

  坐在包厢里大家立刻放松了开来,小虫笑着说,“老四,屌啊,就是魏强带我们来这次也来包厢里面啊!”

  这次的确是我请客,包括之前的消费也是我付的,虽然那三千块已经剩下没有多少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吝啬,钱不就是用来花的么。

  “小虫,别这样,魏强他会请不起吗?只不过我们几个人真心没必要,浪费钱。”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真的没有位置了,自己绝对不会进包厢里来。

  魏强笑了一下说,“包厢我能开,但是在元宵这种事情我可开不到包厢。”

  一边的王兵听着哈哈大笑说,“屌,不愧是魏强,这马屁拍的真心屌。”

  “我拍你妈!”魏强瞪了他一眼,但是显然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我随便点了一点东西,然后问他们要什么,大家都很随便,虽然口里那么说,但都不是没见过一点市面的人,798口碑虽然好,但是还真算不上什么上流高档的地方,只是客流量很大而已。

  “对了,魏强,你不再叫几个女的来,这过元宵的,没有女人陪怎么都说不过去啊。”王兵抽着烟不满的说道。

  这个家伙又上头了,想到那天他和潇潇去开房的事情我心里就一阵不好赶忙说,“算了,今天就算了吧,我们几个就好了。”

  王兵坏笑着瞥了我一眼说,“飞哥,你该不会是嫉妒了吧?没事,我教你怎么把妹,你要是学得到我三成,一般女的不在话下!就上次那个文学少女,戴眼镜的那个谁……”

  “花筱染。”魏强在一边提醒到。

  “对,就她,说真的飞哥,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有意思,你只要稍加手段……”

  “打住!我对那个人没兴趣,而且也没有你那么多花花肠子,我是很专一的男人,谢谢。”我义正言辞的拒绝道,不过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花筱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在意我的,说起来上次她好像答应过我帮了刘芯她就怎么样来着?

  “男人嘛,我懂!”王兵推了我一下笑着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说,“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子里只有那种事情。”

  不继续这个问题,我刚想说下我叫他们出来想要商量的事,门突然被打开了!

  嘭的一下门被撞到了墙壁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我们全都是愣住了,如果是服务员不可能会不敲门的,就算是忘了,也不可能这么粗暴,而且进来的那个男人光着上身叼着一根烟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善茬。

  “就是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抢了老子的包厢?”为首的男人意外的嚣张,话语中还带着一点酒意,显然刚从酒桌上下来。

  闹事的?我们一看有点傻眼,说真的我们这次出来真心不想惹什么麻烦,深知道这点,所以我才你不惜麻烦都要进包厢里面来,为的就是清静,可这那里有清静?

  我沉着脸心情有些不好,走前一步就像说话,小虫拉住我,我转过头看着他摇了摇头说,“别闹事,今天情况有点特殊。”

  我没明白小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怕了?不对啊,小虫不是这样的人才是啊,那为什么呢?

  酷匠w网‘唯t一正。g版),Mo其r-他都1☆是》%盗a版ad

  我还没有反映过来,那个光着膀子的家伙一步走了上来,抓住我的衣领说,“老子今天不想惹事,你们几个滚出去,这事就算了,不然出了这里,我保证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嘭!

  光膀子的男人话语越来越大声,最后一下重重的排在桌子上发出一阵巨响!

  场面一度十分的安静,同时,一个不起眼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一个身影握着一个酒瓶子,连我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对着光膀子男人重重的砸了下去!

  “谁敢欺负我兄弟!”

  刹那间,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冲了出来,斌子!来的人是斌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