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到家,大伯和我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偏僻的巷子里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去“家”的那条路上,全部人都穿着随便,眼中却带着一丝凶意。

  “大伯……”我叫着大伯看他是怎么想的。

  大伯调转车头说,“我之后有条路可以绕进去,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观察一下再说。

  大伯在另一条街的一个小箱子中插了进去,然后三转两转,我真的看到了房子,远远的,隔着不断的距离。

  “家里有人?”我差异的看着外面说道,这可不是有着黄艺珍和叶强两个人那么简单,几个中年人带着一堆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小混混在里面,其中我竟然看到了那个虎哥。

  “嗯,看来你说的没错了。”大伯说着突然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双手放在脑袋上整个人近乎崩溃的状态,“我真的看错了他了,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大伯的语气带着哽咽,我能够理解他此刻的痛苦,家亡了,因为那一个人整个家都已经要支撑不下去了。

  这一次已经不是借钱还债就能解决的了,大伯,还有奶奶都已经不是当年了,他们也累了,他们已经负担了太多了,他们也不想继续被拖累下去了。

  “小飞,奶奶和小秋,就麻烦你了。你说了,有朋友会来接你们过去吧。”大伯突然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这家已经没有必要回了,与其继续在这里死磕下去不如换一个环境,或者说难听一点,逃债。

  “那就好,我待会给他们说一下,就说让他们先去你家那里玩一阵,倒了之后,你再告诉他们事情吧。”大伯有气无力的说着,仿佛现在没说一个字都要用尽他全部的力气一样。

  “大伯……”我明白大伯现在痛苦的表情,更加明白他这样做的用心,如果奶奶知道了这件事情首先对身体就不好,而且说不定就不愿意走了。

  “没事的,大伯我什么事情没见过了,只是事出突然,你总的要我一点接受它的时间把。”大伯似乎像挤出一个微笑,但是表情真的很难看让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等等,还有一件事情来着!”我突然说道。

  大伯抬起头奇怪的看着我说,“怎么了?”

  “奶奶的玉坠。”我看着大伯说道,“奶奶那个玉坠从来不带出来的把,都是藏在房间里的,虽然很隐蔽,但我们这样走了,迟早也是会被找出来的吧!”

  走的时候太过匆忙,也完全没想到这件事情,更加没想到这才多快就连家都进不去了,一对要债的在门口读者,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我去拿!”大伯显然知道那个玉坠的重要性,当仁不让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我去吧大伯,我去比较安全。”

  “理由。”大伯很不讲情面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这事当然的吧,他们大多都知道你是叶强的哥哥吧,一被发现就暴露了,连靠近那里都很难,而认识我的人没有几个吧,而且你看那里那么多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混子,我混进去应该很容易吧。”

  大伯皱着眉头似乎很想找出话语来反驳,但是相比于他怎么来说都是我更加合适,无奈松了一口气说,“那你自己小心点,你可不能出事,你要是出事了,就全都玩蛋了。”

  “嗯,放心吧,我最擅长的就是跑路了,不会有事的。”我自信满满的说道,让大伯安心积分。

  大伯开车把我送到了正门附近,然后说是去宾馆跟奶奶商量去我家那里的事情,而我去商店买了一包经典走了进去,这个时候这种大众烟是最好套近乎的时候。

  虽然那我的脸生,但这里此可是有这十几二十个人,我站在人群中也并不算你太显然,随便找了两个比较靠角落不与人说话的那个人,递了两个烟过去,两个人看了我一眼见我毫不在意自然的蹲在了他们身边,也没有想太多接了烟一个叼在了嘴上,一个挂在了耳朵上。

  挂在耳朵上的那个家伙掏出一把瓜子说,“吃不。”

  我随手抓了一点笑着说,“谢了。”

  然后两个人不说话了,弄的我心里一阵痒痒,果然不愧是在角落里不受人待见的角色,这交际能力真是狗差的。

  “兄弟,看着面生啊,跟那个混的?”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我!

  既然你们不跟我说话,那我只能主动出击了,反正结果而言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如果先手说错了什么,就不好扯了。

  “毛哥。”嗑瓜子的人淡淡的说道,只有两个字然后又是一言不发,眼神淡然的看着前面磕着瓜子,这诡异的气氛更让我觉得有些尴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唉,你说他们到底至于么?不过是十五万而已。”磕着瓜子的人淡淡的说着,虽然是个反问句,但是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再说一个陈述句。

  “谁知道呢?没准里面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东西。”那边叼着烟一阵没点的家伙淡淡的说道。

  我听着两个人的话却也是有所震惊,两人的所思和所想竟然全都是对的,虽然这可能使无意的猜测,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恐怖。

  “无聊,我走了。”挂着烟的男人突然起身就要走,我诧异还没开口,挂着烟的男人看着我说,“对了,兄弟,我看你挺顺眼的,要不要跟我混,我以后是要做比这里任何一个人都牛的人。”

  我整个人傻在哪里,这是什么情况?这个人疯了吗?

  那边叼着烟的人赶忙放下烟说,“不好意思兄弟,我朋友他说话有点直,你不要在意,我叫苏瑾,他叫李遨,以后有机会一起啊。”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把两人送走,然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有把名字告诉他们呢,算了,奇怪的家伙,自己本来也不是来做这个的,毛哥是吗?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的带人来的人,我就用这个身份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混进去。

  酷Gc匠1d网正h版首)/发}K

  我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房子皱着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