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在我身上的脚突然停住了,我抓住这个机会,抓着这个腿用力的一扯,也不管是谁直接甩到了一边,顺势爬起来,看到还没反应过来的鸟毛哥抓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顿狂轰乱炸,当藏獒哥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这群架的胜负就已经没有了悬念,就像自己带着三十几个人来打架一样,剩下的就只是挣扎了而已。

  我有样学样的抓着鸟毛哥的脖子,用尽全部的力气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我冷冷的看着他说,“你被我踩过一次,就会被我踩一辈子,一辈子你都翻不了身。”

  鸟毛哥想要说话,我感觉到他脖子里喉结的运动,这让我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鸟毛哥张着嘴脸呼吸都十分的困难,傍边一股风声传来,我想也不想抓着鸟毛哥朝着那个方向甩了出去!

  鸟毛哥撞在一个人的身上,给直接甩飞了出去,我转过身看着那边东洋狗的方向,他正被一堆人人围住,耗子倒在一边大力的喘气,显然也是刚刚才被放开。

  我找到藏獒哥所在的位置,艰难的走过去,藏獒哥看了我一眼说,“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来的有点晚,不过看起来赶上了嘛?”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说,“是啊,藏獒哥,多谢了,这次要不是你……”

  藏獒哥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背上,宽大的手掌加上十足的力道让我差点站不稳。

  “没事,我说了会来肯定会来的啊,只不过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忘了,否则……”藏獒哥指了指那边东洋狗说,“你的下场比那个家伙更惨。”

  我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了过去,藏獒哥摆了摆手没有接,而是自己拿出一包中华叼在了嘴上说,“比我想象的能干,不过这点本事都没有,我也就没必要找你了。”

  我没有说话,心里更加确定这个家伙根本不是因为堵车,而是一直在看戏,直到现在才冒了出来,耗子说的没错,这个看起来宽厚的家伙,比想象的更加有心机。

  有了藏獒哥带来的十几个社会人士的介入,这场群架的架势瞬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权海涛就是东拼西凑的人,并没与忠诚度这种东西可言,藏獒哥的出现已经然对面的心态炸了,否则自己也不可能从鸟毛哥的手中摆脱出来。

  然而在这些人中我并没有找到权海涛的身影,跑了?想到上一次苏伟的事情,权海涛还真的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缓过来的耗子慢慢的走过来,看了我一眼说,“老四,你没事吧?”

  我艰难的笑了一下说,“能说没事就没事就好了。”

  这句话并不是说笑,现在的我感觉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不好,唐元收拾我的那次虽然我伤的很重,但唐元显然是有过注意的,打的全都是身上能够挨打的地方,而这一次,我真的感觉自己骨头都要错位了,肚子依旧在翻滚,胸口闷着一口气怎么也呼不过来,现在也仅仅是强撑着站着这里罢了。

  藏獒哥听着在一边毫不在意的说,“这算什么?你算是命好的了,跟东洋狗打了那么久还能站着,他进去那次,可是捅了三个人,打废了七八个,据说有一个可怜的家伙到现在还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状况。”

  耗子愣了一下说,“那个家伙是小东?”

  藏獒哥点了点头说,“恩,就是他。我这个人一向是不记仇的,但是那次他太过分了,这个场子我不找回来给小东一个交代,以后我也不用混了。”

  果然,藏獒哥和东洋狗的恩怨,比我想象的更加有渊源,就算没有自己,他也肯定会去找东洋狗麻烦的,藏獒哥是白打了东洋狗一顿,还敲了我一顿,小算盘打的真是响啊。

  不过这些话我只能在心里想想,说出来跟藏獒哥摊牌?别逗,这个领域,谁拳头大,谁说话算数。

  魏强他们很快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权海涛那边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顽强,特别是其中职高来的那一批人,看到藏獒哥出现就开始跑了起来,有了第一个就会带动第二个,东洋狗被围殴,人数上优势瞬间没有,这场群架根本已经没有打下去的意义了。

  然而……

  “草泥马的叶飞!给我去死吧!”

  当我听到声音的时候,一股无比真切的疼痛,已经从背后传了出来,虽然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但是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有刀子刺进了我的身体里。

  不知道消失在哪里的权海涛,同样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然后一刀子捅在了我的背后,我感觉到有血从背后留了出来背后瞬间湿润了。

  我艰难的转过身看着红着眼仿佛入魔了一样的权海涛,确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藏獒哥的大手突然伸到我的面前,抓住了权海涛,然后一拳头砸了下去,握着带着鲜血的刀子,他竟然比我还要先的倒在了地上,然而我也顶不住了感觉身体终于不受自己的控制啪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视线开始模糊,声音也开始渐渐的消失,小虫和耗子的脸也变得那么的虚幻。

  “老四!”

  “老四!”

  看j!正c7版P章0~节/上fE酷‘=匠网y=

  单纯的呼喊声并不能让我恢复力气,闭上了眼睛的我并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而脑海中我最后的想法竟然是,刀子捅在人身上,也不过如此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