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一教睡到了中午,连课都没有去上,这是我当了学生会副主席后第一次逃课,小虫和耗子都没有叫我,起来我洗刷了一下,才发现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打过来的竟然是刘主任。

  我皱着眉头奇怪的想,“他找我干嘛?”

  昨天打架是在老怀巷的发生的事情,学校应该不会去管才对,难道是因为旷课?

  我想了想还是打了过去,电话一通就听到刘主任的嚎叫声,“叶飞!你跑哪里去了!?”

  我愣了一下,不就是旷个课吗?刘主任干嘛那么大脾气,“我以为今天星期六来着,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现在在哪?”刘主任声音依旧没有降下来,大声说道。

  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我说,“宿舍啊,刚睁开眼。”

  “我给你五分钟,快来学生会的活动室,速度的!”

  说完刘主任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活动室啊,不是教导处就行。

  我刚才还以为刘主任是要和我算老怀巷的事情,刷牙洗脸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往学生会的活动室走去。

  说是活动室其实就是一个暂时没有用的教室而已,这是我专门跟刘主任要的,不过要来之后一直就没怎么用过,毕竟这个学生会哪里有学生会的样子,除开女生那边,男生就是一堆大混子罢了。

  路上看到不少刚刚从饭堂出来的家伙,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太敏感了,总觉得他们在盯着我,我转过去他们的眼神又都转开了。

  “什么鬼?我又那么可怕吗?”我一头的雾水,加快了脚步到了活动室,这才发现活动室里几乎坐满了。

  不单单是学生会的那些人,魏强石淞元他们还带着一大批他们不会学生会的兄弟都聚在这里,他们共同的特征是,全都是昨天陪我老怀巷干了架的人,这是在干什么闹事?

  刘主任看到我来了,立刻过来了,说,“你个家伙你乱跟他们说了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处分你了?”

  “哈?”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我完全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况。

  人群中钻出了一只耗子,他走到我身边附耳说,“你上午没来,小虫玩笑的说你被开除了,然后魏强他们就炸了,集体不上课,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上午了。”

  我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魏强他们怎么那么兄弟了?而且这不是说一下就能弄清楚的事情吗?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我看到人群中小虫坏笑着给我眨了眨眼,我已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就是这个家伙使得坏。

  小虫这个家伙摆明了演一出苦肉计啊,我脑袋飞快的转想着要怎么演下去,“刘主任啊,不是,你听我说,之前初二的苏伟他们不是来我们宿舍闹了吗?你看我又是学生会副主席,我以为我要处分了,这不今天就没想来上课了。”

  “放屁!你刚才还跟我说你是睡过头了呢?!”刘主任一脸愤怒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旷课嘛,总是要下意识的找理由的。”

  刘主任深吸了几口气,很是郁闷,他知道那天苏伟闹事的事情,甚至昨天老怀巷的事情他都知道,但他已经准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知道这些家伙主动来找自己麻烦,麻烦的是,这些家伙还真的没做什么,最近学生会成立后,这些老油条都认真来上课了,除了这次罢课之外自己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无故处理这几十个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件事情啊,我正准备处理呢,你先给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刘主任看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严肃的说,“你知道我这几天在管学生会的事情,刚开始还好,但是权海涛和初二的那几个人越来越不服,然后叫闹事了呗,说真的,也就是我了,要是换了别人管他们,指不准已经给打成什么样了。”

  刘主任的脸色一片阴一片晴,想了半天才说,“没事,那件事情是他们的问题,你们是学校这边的半个管理者,我会去处理他们的,倒是你注意一下你的手段,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早就知道刘主任是老狐狸,如果自己处理的不好的话,学生会副主席这个位置不保不说,收罚的还有我自己,所以我才特意加了最后的一句话,让他知道学校除了我,没有人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做的更好。

  “还有这些家伙。”刘主任突然指了指魏强他们说,“既然你们已经是一个集体了,你就好好的约束好,不然就算你们当中谁是学生会的人,我也一定会先开除出去,然后在罚,不,带头人犯错,还要罚的更重!”

  我立刻点头说是,刘主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看着刘主任的背影,我畅快的笑了出了声,走到大家的面前说,“谢谢兄弟们,帮我这一次,我知道我叶飞在学生的名声不算太好,和你们这里的一些人也都雨有过矛盾,但是今天你站在这里为我叶飞出头,你们就是我兄弟,以后有事说一声!”

  下面立刻客套了起来,一脸的轻松愉悦,我知道他们都是因为知道了昨天苏恒也给收拾了,才在这里那么放肆。

  我看到魏强从人群之中走出来,说,“等了那么久大家都饿了吧?走吃饭去!今天我请客!”

  yE酷}u匠O网QG唯一#正fR版D?,K其b他3H都$k是%盗版

  魏强家里还算是挺有钱的,不然之前也弄不到面包车了,他怎么一说大家立刻说好,然后跟了出去,我也感觉有点饿没说什么跟着人堆往外面走。

  耗子和小虫从人群中窜到我身边,小虫看着我一脸坏笑着说,“怎么样?我这一招耍的漂不漂亮?”

  我笑着竖起大拇指说,“漂亮极了!”

  我们昨天喝酒的时候讨论过,想要管好这帮混子,一直来硬的肯定是不行的,软硬兼施,还得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就算他们不想来上课,在学校和别人发生了冲突,都会给我一个面子,这样就会收敛很多。

  逃课不敢那么光明正大,打架也不敢在学校里了。

  就在我们要出校门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我怎么也没想到的人——苏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