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要从昨天说起,我不在学校的时候,有个一直被遗忘的人回来了。

  那就是苏伟,没有人注意到他,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宿舍。虽然这段时间他请假不在学校,但是学校的一系列变化他都是清楚的,这也正是他这么久不来上课的原因之一,因为私底下他和聂海王兵是有联系的,知道自己如果来了,恐怕比他们两个还要惨,因为害怕,就迟迟不来。

  只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是要来上课的,在这个难以拖延下去的关键时刻,聂海却是兴奋的告诉他,学生会内乱了!

  当时他是这么说的:“以权海涛为首的一批人直接就说自己不干了,退出了学生会,剩下的人,一部分人摆明了看戏,根本不会帮叶飞,只有少数人愿意支持他,只要你回来,咱们联手,一口气就能把叶飞给干掉!”

  苏伟听了,很开心,长久以来的恐惧让他被他成功的转化为恨意,马上说道:“好!”

  于是他就回来了,进宿舍不过十五分钟,聂海跟王兵就走了进来,三个人在里面商量了好一阵,才联袂出来。

  他们直接去找了权海涛,苏伟说:“我刚听人说看见叶飞离开学校了,今天正好放假,学校里也没什么人,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趁着他不在先把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搞了吧,这样我看以后谁还敢帮他!”

  权海涛一想,是这个道理,眸子里划过冷光:“好,就这么干,我带人去213宿舍,那个叫李浩的最是嚣张,我要先收拾他!”

  几人一拍即合,马上动了起来,因为是提前预谋的缘故,他们的人很有目的的顺着各个方向出去,都带着家伙。

  耗子一个人在宿舍打游戏,听见有人敲门,懒得理会,一边按着鼠标一边说道:“老子正在忙,自己开门!”

  他还以为外面的人是小虫。

  权海涛皱了皱眉头,继续敲门,众所周知,玩游戏的时候最烦有人打扰,耗子正好是关键时刻,哪里还愿意动弹,没辙,也是自作聪明,有个人捏着鼻子模仿着小虫的声音说我没带钥匙!

  ?酷匠ZP网…唯…*一正,)版N,(D其"*他I,都是盗版{%

  耗子下意识的站起身子,嘟囔着骂道:“你大爷的废物,出门都不带钥匙,老子钥匙游戏输了,我就……”

  等等,耗子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这个声音好像有点奇怪,我们宿舍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打上门来了,都有了警觉性,耗子屏住呼吸,趴在门缝往外看,看到好多只脚,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有人打上门来了!

  他连忙从床底下掏出棍子,别在腰间,然后从阳台的窗户上往外面看,本来他是想联系魏强宿舍的,虽然跟我们不是一个楼层的,但角度对着,正好能够从阳台看到,结果耗子发现魏强宿舍里也有动静,不知道谁去把门开了,然后冲进来一群人,直接就开打了。

  “草!谁这么大胆子!”

  耗子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的节奏啊,掏出手机给我和小虫发了条短信,然后看了看外面,我们的宿舍底下正好是个车棚,蓝色的铁皮棚顶对着窗户,耗子估摸了下二楼到车棚的距离,也是横下心了,扫了一眼宿舍里面,直接把小虫的床单的扯了下来,拴在窗户上,稍微缩短了点距离,然后抓着就跳了下去,人在车棚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住,耗子狼狈的跳了下去,提着棍子去叫人。

  我并没有看到短信,昨晚上想事情太久,睡得很不好,在许文悠的车上也是昏昏欲睡的,她存心想让我休息下,听到了短信提示音也没告诉我,直到陪江灵依逛街的小虫看到了短信,打来了电话我才惊醒:“老四,学校出事了,你在哪里?”

  我揉了揉眼角,问道:“什么事?”

  小虫很急迫的喘着气,像是在跑着:“苏伟这小子回来了,刚进学校就动手了,跟权海涛和聂海他们联合在了一起,叫了不少人,把包括魏强,石淞元等跟我们一起的人全都给围了!”

  什么!

  又是苏伟!

  我忘记了车里,激动的想坐起来,结果脑袋撞在车顶痛的眼泪都差点出来,小虫在那边听见我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了?”

  我不去管许文悠好奇的目光,说道:“我没事,你先说说学校什么情况?”

  小虫继续说道:“还好耗子机智,没有上当,从车棚上跳下去报信,纠集了不少人冲回去,把魏强他们都给叫出来了,现在都在打电话,周末放假回家的兄弟也全都往学校赶着,不过苏伟那边人多,除了混子之外,还有不少普通学生也跟着!”

  我不明白了,混子跟我们有仇,堵上门正常,普通学生来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很紧张的跟许文悠说:“悠悠姐,能不能快一点,学校里出了点事。”

  许文悠虽然诧异,但还是加快了速度:“需要我帮忙吗?”

  因为不算是很熟,再加上我也不觉得一个普通的女人能帮上我什么忙,我便摇头拒绝了,下车的时候,我着急的往学校跑,许文悠却是喊住了我:“小飞,记住姐一句话,做人做事要守规矩,我们生活在现在这个体制里头,无论在学校,在社会,都有规矩,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个是立规矩的人,一个是守规矩的人,在你还没有资格成为立规矩的人之前,一定要守规矩,不然倒霉的肯定还是你自己。”

  我记在心里,真心的说道:“谢谢你悠悠姐。”

  说完,我就冲了进去。

  宿舍楼以前经常有人打架,我,斌子,魏强,还有其他大混子,大家都打,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打的这么激烈,这么的有覆盖性!

  因为周末,很多人回家,少数在校的,紧紧关着门不敢出来,过道走廊里面全是人,拿着棍子,扫帚,或者在地上翻滚肉搏,战况很混乱,还有不少人正在往宿舍楼里头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