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形容当时这些话出现在在我耳朵里的感觉,什么叫我们是学生会?那种感觉,就像是抗日电视剧里头演的特务,冒充红军战士敲老乡家门一样,他们说:“老乡,我们是红军。”

  现在变成了,老乡,我们是学生会。

  当然,后者的语气更加恶劣,行动也更加粗鲁,三个人叼着烟,硬是把一个正在打游戏的小平头从床铺上拉下来,一巴掌一巴掌的收拾着,宿舍里头其他人噤若寒蝉的看着,压根不敢吭声。

  我有一种晕过去算了的冲动,这跟我想象的实在是差的太多了,我让他们纠察学风学纪,解决旷课问题,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直接会用这样的方式,不过转念一想,貌似除了用拳头,他们好像也并不会别的。

  可这样搞得话,也实在是过分了点,我们这完全不像是享受,更应该叫黑手党啊。

  我忍不住走了进去,拍了他一下:“石淞元,你在干什么?”

  石淞元跟我一届,同样初三,比较楞,属于那种跟谁都敢硬碰硬的那种性格,谁招惹他,掂着板砖就敢上,因为讲义气,所以兄弟不少,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凑合,打得交道不算很多。

  他一看是我,露出个笑脸:“哟,飞哥,我正在解决这位同学旷课的问题。”

  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看着趴在地下抱着脑袋的可怜虫,心想你这解决旷课的方式还真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号,听着隔壁宿舍也有同样的动静,我问道:“边上也是在解决旷课的问题?”

  石淞元咧着嘴笑:“没有。”

  我松了口气。

  紧接着他说道:“边上是六子他们领着人解决本校学生纠集校外人员打架的事情。”

  我痛苦的抚着额头,有一种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我的感觉,看样子,这帮人明显都是这么干的啊,刚进宿舍楼,就遇到这么一伙,看样子,他们是打算一个个扫荡过去,别的我不敢说,这帮混子,对于谁旷课,谁打架,谁净干缺德事,非常的清楚,因为他们以前都是带头的,所以,如果真这样干下去,我保证一个人都少不了,这也就代表着,没有人能够做漏网之鱼,动静肯定闹的很大。

  不过,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毕竟这才刚开始,还是需要稳住,我尽量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劝他:“兄弟,咱们是学生会,不是黑龙会,说话的时候,尽量温柔一点,懂么?”

  石淞元惊讶的看着我,良久才一拍脑门,懂了!

  然后,他蹲了下来,揪着底下的可怜虫起来,一巴掌朝着脸就抽过去了:“哥们,知道我们学校校训是什么吗?”

  可怜虫鼻涕眼泪满脸都是,惊恐的摇头。

  啪。

  又是一巴掌。

  石淞元抠着鼻孔:“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太不像话了,我们学校的校训不就是……。”

  说了一半,石淞元尴尬的停了下来,貌似他也不晓得,顿时有点臊得慌,一巴掌扇过去。

  啪。

  他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知道可以,我是学生会,你不知道不行,连校训都不知道,实在是人民的败类,学校的毒瘤,就你这样还敢旷课!”

  、酷匠网首发7‘

  可怜虫仰着脖子,哭诉道:“我,我以后不敢了。”

  啪。

  又是一巴掌。

  石淞元说道:“恩,知错就改就好,明天你要是没去上课,让我知道你就完了。”

  他抹了把眼泪:“那你还打我。”

  石淞元挠了挠头:“打顺手了,抱歉啊。”

  我全程以一种震惊的张大着嘴巴的状态看着他们的交流,等倒霉的小屌丝服服帖帖,几乎是赌咒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候,石淞元才满意的放过他,完了,腆着脸过来冲我笑:“飞哥,兄弟这办事效率,ok不?”

  我翻了个白眼,不想跟他说话,转身就走。

  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石淞元愣了下,带着一群人跟了上来:“唉?飞哥,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我哪里做错了?我可一直都是按照你教的办事的啊。”

  我教的?又是一记暴击,脑海中划过刘主任震怒的模样,然后其他人齐刷刷的指着我:“他教的。”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有够可怕,我感觉心好累,闷着头就往前走着,懒得搭理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宿舍的门忽然间给开了,几个人跟我撞了了眼熟,我停下步伐,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他们也是一样,脸上还带着淤青,怨毒的瞪着我:“又是你!”

  是王兵跟聂海二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他们的宿舍门口,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就不说了,他们跟我也是不共戴天,害得他们被网吧的社会混子一顿暴打,之后还被抢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禁止再去那个网吧上网,简直是亏到爆炸!

  而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聂海当时就想上来打我。

  这时候石淞元过来了,还领着几个人,都带着学生会标志的红袖标:“飞哥,飞哥,你快说啊,难道我哪里做错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突然发现这个愣头青也是有用的嘛,看着聂海和王兵,我露出一抹冷笑:“咱们学生会这次抓的两种典型是啥?”

  石淞元愣了下:“逃课的跟打架的。”

  我指着聂海跟王兵身上的淤青:“你看看,这两个,明显是跟人打过架的,宿舍里头乱糟糟的,卫生也不合格,按照规矩,是不是该教育下。”

  石淞元跟他们也认识,平时都是一个等级的混子,犹豫着看着我,没说话。

  聂海跟王兵则是噗嗤一笑:“还打过架,还卫生,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诡异一笑:“你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学生会?”

  聂海诧异的问道:“什么学生会?”

  我一拍巴掌:“你看,又得加上一条,不知道学生会成立,这说明啥?他们连课都没去上,打架,旷课,卫生差,这分明是典型中的典型啊,不收拾他收拾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