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吵嚷声,打骂声,都因为我们的逃跑而被关在了网吧里面。

  一路冲着出去几百米,刚开始还有人出来,想要追我们,一看跑远了,指着我们原地骂了几句,就又回去了,过了会儿,我们看见里头又有几个人跑出来,看样子挨得不轻,捂着痛处哭喊着往外跑,这幅德行,可要比我们三个惨多了。

  停下来,呼哧呼哧喘着气,我摸着自己的腰部,刚刚这里挨了好几棍子,感觉跟断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下,愣是没起来,耗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同样坐了下来,不过,要说惨,还得是小虫,脸上拳头巴掌挨了整个套餐,看着挺吓人的,还流着鼻血,赶紧掏出卫生纸给他堵上,小虫眨巴着熊猫眼,气急败坏的说道:“凭什么老打我?”

  耗子笑了声:“谁让你嘴贱,这就是嘴贱的代价!”

  一听这个,小虫就不依了,留着鼻血,还跟耗子对骂,我在边上瞅着,叹了一口气,今天真的是倒霉透顶了,抱着打人的心思出来,结果在寒风中冻了几个小时,然后又去网吧被人暴打了一顿,虽然,也拖着聂海他们下水了,但这种伤己又伤人的行为,我并不觉得值当。

  最后,耗子做了个总结:“不行,我感觉我们还是亏了,这个聂海跟王兵,还得找机会打他们一顿!”

  小虫砸吧砸吧嘴:“他们今天是真的惨。”

  耗子摇了摇头:“我感觉我也挺惨的。”

  我说:“到时候再看吧,有机会的话,当然是要收拾他们,不过,也不着急,今天算是先把利息收回来了,拾掇他们的方式挺多,也不至于光靠拳头,咱们也可以想想别的手段。”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回去,一路上尽是小虫的叫唤了,一副自己好像要挂的模样,耗子说,请别装,你再我们两这没用,难不成你还指望我亲一下你安慰安慰?去找你家江灵依吧。

  小虫一听,有道理啊,也不叫唤了,咬着牙说:“待会儿回去,我就不擦药了,明天带着伤去见她,一定会心疼的,恩,一定。”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虫子。”

  “啊?”

  “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

  第二天,我腰还疼着,走的速度很慢,一瘸一拐的,看着有点飘,唐欣走过来,奇怪的看着我:“你怎么这样了?”

  总不能说自己昨天打人不成反而又被人打了吧?我思考了下,选择了装:“没防住,摔了一跤。”

  唐欣掐了我一下,指着我裸露在脸上,手臂的伤口:“能摔成这样吗?还骗我,我在我哥身上早就见多了!”

  我讪讪一笑,不说话了,唐欣搀着我往前走,靠在她身上,香喷喷的,手臂正好触碰到某个柔软的部位,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路上的人,都打趣我们:“哟,疯狗哥,怎么操劳成这样了?你的腰力不行啊。”

  我听得牙痒痒,感觉自己被羞辱了,回头一看唐欣,却发现她已经笑得前仰后翻。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有个好事,你有木有兴趣。”

  唐欣脸一红,羞答答的问我:“什么事?”

  我把学生会的事儿跟她说了下,当然,是用一种我很牛,很厉害的角度来说的,唐欣听完,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学生会会招收你这样的人当副主席?我说我咋了,我这么优秀,要不然你能看上我?唐欣听了,觉得好有道理,笑着点了点头,那主席是谁。

  “杨……”不知道为什么,我犹豫了下,佯作轻松说道:“哦,我们班的杨盼,一女的,学习好,考的年级第一,所以老头子让她当主席,不过没事,她不管事的,名单都是我一个人搞得。”

  唐欣想了想,说道:“那你可要给我个好职位当当。”

  @~最新sK章E节上UR酷V√匠网z

  我点了点头,牵着她的小手:“那当然啊,我琢磨了下,这个什么学习部的部长,看着就蛮厉害的,你学习成绩不也还可以吗?就给你当吧。”

  唐欣一听,很开心,凑上来亲了我一下,说道:“好啊,不过我还有一帮姐妹,比如说灵依她们,你能不能也弄进来呢?”

  唐欣使得是美人计,大眼睛眨巴眨巴,我承受我没有抵抗力,摸着脸颊,心里头跟吃了蜜糖一样,大包大揽的说道:“放心,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这样,学生会里面大半的女生名单先给定了。

  下午的时候,小虫顶着一张猪脸过来,说道:“老四,你弄学生会,怎么也得把我弄进去吧?别的不说,给个部长什么的少不了吧?”

  我一听,乐了:“我们是学生会,不是土匪窝,要你这种货,岂不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小虫把我顶在墙上,恶狠狠的说道:“你大爷的,少跟我装,你都能进去当个副主席,我为毛不可以?关键是,你把我家灵依都弄进去了,能少了我吗?”

  我还是觉得不妥当,下意识的皱眉头。

  小虫怀疑的瞅着我:“喂,你不是对我们家灵依有想法吧?”

  我打了个哆嗦,指着他说道:“你狠,行行行,我把你弄进来,还有耗子,成了吧。”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口子一开,马上就出事了。

  当天,学校即将成立学生会的消息传遍了年级,越来越多的人来找我,我终于感觉到了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