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肯定是要干的,关键是这个干的过程,实在是有点折磨,天气本来就逐渐变冷,晚上的时候,温度更是降到了低点,大半夜的,我们蹲在路边等着,结果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小虫打了个喷嚏:“这几个孙子,肯定是在网吧上一晚上的,我们在这等着,不用等到他们,自己肯定先冻死了。”

  这我倒是知道,之前也考虑过,可没办法,他们在网吧里坐着,我们不等在外面,莫非还要进去找他们吗?叹了口气,我搓了搓手:“要不回去吧,没必要非要等今天,以后找个机会再动手也行。”

  小虫刚要点头,耗子先说话了,紧了紧衣领,摸了摸衣服里面藏着的棍子:“不行,我不想等了,已经让他们安生的度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再等下去,我就要憋死了。”

  我皱着眉头问道:“那怎么办?”

  耗子深吸一口气,说道:“咱们就去网吧吧?”

  小虫张大嘴巴:“你疯啦?进网吧打人?”

  说好的打闷棍的,进了网吧这可是要把事情闹大的节奏,不提里面上网的其他人,光是网管,以及跟网管一起的混子,就是个大麻烦。

  耗子说:“想个招,把他们从网吧叫出来,不就行了?”

  我摇了摇头:“人家不傻,肯定不会出来的。”

  耗子琢磨了下:“咱们先去吧,到时候再说好吧?”

  我跟小虫都想回去,但耗子却坚决,我理解他的想法,上次差点弄死苏伟,就是他情绪的爆发,但中途被我打断,站在他的角度上,肯定是不爽的,耗子这人心里能藏事,憋在心里头,憋的越久,就越忍不住,越想要发泄出去,我拉了一把想要劝他的小虫,点了点头说:“行,那就去看看吧。”

  走了几分钟,到了网吧,我们瞅着招牌,莫名的有些心虚。

  就是这家网吧,当初斌子在的时候,可是阴了那网管一下啊,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敢来这上过网,今天重新来到这里,祈祷着不要遇到上次那个网管,结果一进去,我的心里头就咯噔了一下,在吧台上很专注打着CS的,不就是上次被斌子打了一拳的那个网管吗?

  这尼玛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聂海王兵的事情都没搞定,又有个大BOSS在这威胁着。

  我低声说道:“别吭声,进去再说。”

  垂着头走过吧台,也没人搭理我们,网管忙着自己打游戏,我们安全的进了里间,松了口气。

  耗子随便一扫,目光就定格在角落,拉了我一把:“老四,你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了此行的目标,聂海!

  他正在打游戏,戴着耳机,全神贯注的模样,时不时的还骂几句脏话,发现了聂海,我们的心思都有些转变,下意识的握住棍子,耗子直接就朝着那边走过去,像是要动手的模样,结果小虫一把拉住他:“别冲动,你看他边上!”

  V酷jp匠!网首发,$

  不只是耗子,我也才注意到,坐在聂海边上的,还有四五个人,像是在跟他一起玩,看着电脑的屏幕,分明是一局游戏。

  不好的预感升起来,我望着他们,嘴里有些苦涩:“他们人多。”

  收到的消息是聂海跟王兵两人要出来包夜,所以我们就过来堵人了,但忽略了一点,他们包夜并不是只有两个人来,而是喊了其他人一起,光是坐在这的,就有五六个人,还有个王兵,不知道去哪了。

  而我们,只有三个人。

  人数的落差,告诉我们,今天想动他们是不可能了,别说是直接干,就是打闷棍,也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偷袭一般都是一群人偷袭一个人,哪有三个人偷袭一群人的?这样不是偷袭了,而是送死。

  耗子很不甘心,但他也不傻,知道没戏了,遗憾的收回目光,说道:“好吧,回去,暂且先让他们再安生几天!”

  我们转身就走,想要循着原路返回去,今天的确不适合做这种事,一个危险的地方,面对危险的一群人。

  但有的时候,该来的总是会来,避不了,也躲不过,路过厕所的时候,里面嘻嘻哈哈的出来一群人,兴高采烈聊着游戏的话题,一出来,我们正好撞上了,双方都吓了一跳。

  “王兵!”

  “叶飞!”

  怪不得王兵不在,原来是上厕所了,陪他一起的,还有两个人,也都瞪着我们。

  他上下打量了我们三个一眼,警惕的拉开距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小虫手里的棍子露出一角,被王兵看见,马上反应过来,喊道,哥几个,快过来!

  这两个人分明也是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的,马上开始叫人,聂海那五个人,也站起来,前后八个人,把我们堵在这,我看了看小虫,彼此的眼里都满是苦涩,还能再倒霉一点吗?想着要来堵人的,结果被人堵了!

  就像是当头一盆冷水泼下来,让我们彻底清醒,人不是sb,不是每一次都能被你堵着打,继续这么玩下去,总有栽的时候,只可惜,这个道理我们明白的太晚。

  聂海呵呵一笑,看着我们,眼里满是戏谑:“哟呵,真他妈的巧啊。”

  小虫尴尬的露出笑容:“是啊,好巧。”

  聂海的脸色瞬间冷酷起来:“少装蒜!带着棍子来到这,你们想干什么?”

  说着,一群人就围过来了,两只手按住我的肩膀,还有人踹我。

  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