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件事?

  刘主任能有什么事情是让我帮忙的?

  不过,只要能让耗子留下,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我连忙说道:“行,我答应。”

  刘主任露出笑容,淡淡的瞥着我:“先别急着答应,听我说完。”

  他站起来,可能是接下来的内容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刻意把办公室的门锁上,然后拿一次性纸杯给我倒了杯水,才坐下来说道:“第一中学,十五年前建立的学校,那个时候,我就是这里的老师,教的是体育。”

  “我在这里工作了太久,从一个普通的老师,成为现在的教务处主任,你们这一届初三,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届,也就是说,等你们毕业之后,我也要退休了。”

  说到这,他无限唏嘘,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但我还是仔细听着,毕竟关系到耗子。

  刘主任继续说道:“你肯定也知道,第一中学从来都不是一所好学校,虽然,我们有很好的老师跟教学器材,但学生呢?却从来不让人安稳,为了盈利,为了名头,从一开始校领导以及董事的利益就是招手有钱人家的孩子,这就导致了学校一直都不太平,打架的,闹事的,旷课的,从来都不曾间断过,这些,你比我知道的更清楚。”

  我点了点头,何止是知道,我就是他说的这群人其中的一员,第一中学的确是够乱的,每个班都有不少混子,打起架的时候,很容易闹得全校皆知,至于旷课,缺席的,那更是数不胜数,上课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宿舍里睡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当初的斌子,就是典型的代表。

  终于说到了重点,刘主任目光闪了下:“我让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让校园彻底的太平下来,以后,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打架,有人故意旷课!你要解决这些事情,在我即将退休的最后一年,我要完成这十几年来都不曾做到的夙愿,那就是带出个真正优秀的学校!”

  我张大了嘴巴,开什么玩笑?这种荒谬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换位思考下,假如刘主任让苏伟做这件事情,苏伟说,不让我打架,我肯定会觉得他除非是脑子坏了,不然怎么会做这么脑残的事情,我当即就说道:“刘主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您也说了,您为了这个努力了十几年,都做不到,我一个普通学生,怎么可能办得到呢?”

  校规班规一大堆,老师领导成群走,多少学校头痛的问题,我一个普通人,凭什么解决?

  刘主任笑了笑:“我一直在思考个问题,那就是学校跟学生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年纪,越是管束,越是要叛逆,尤其是现在的孩子,不能打,不能骂,谁又会在乎呢?既然老师无法解决这个问题,那倒不如让学生内部自己解决,这样,就会变成你们这个群体个人的事情了,我说的这些,你可能不是很明白,但你别无选择,因为我只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想要让李浩留下来,那你必须要做到,否则,那就要按照规矩处理了。”

  我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心里面生出些怒意,这个老头子,真是不讲道理,以这样的条件让我答应,这岂不是痴人说梦吗?但我没有选择,除了答应之外,还能怎么办?

  没有退路,我只能思考该如何做到这件事情了,让学校太平下来,混子不在打架,差生不再旷课,听着是蛮热血的,但做起来,那等于站在了全校一半学生的对立面上,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胜算。

  就在这时候,刘主任说了句:“你也不要有太大的负担,我既然选择让你去做,自然是有相应的计划的,你跟学生敌对,但是老师们是会配合你的,只要做得好,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稍微松了一口气,站起来说道:“好的刘主任,我答应,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放过李浩了。”

  刘主任点了点头:“可以,给他个留校察看处分,然后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师生检讨,就行了。”

  Kw酷%_匠%网!;永久_@免费8看a,小说L

  我急忙问道:“不是说放过他么?”

  刘主任冷笑一声:“放过他就不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了吗?留校察看跟作检讨,一个都少不了!”

  出了办公室,我感觉自己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儿?

  心里也清楚,耗子这回做检讨是肯定的了,倒不是太担心,关键还是刘主任跟我说的事儿,本来我就跟很多人关系不好,这么再一来,呵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弄死我。

  不管了,先回宿舍吧。

  因为这件事儿过于荒谬,我并没有跟别人说,一个人在宿舍等着,下午的时候,耗子才回来了,一瘸一拐的,应该是被他老爹削的挺惨,看见他,我冷着脸没说话,耗子也一样,打开电脑,心不在焉的玩着游戏。

  过了会儿,他说:“老四,我们去看小虫吧。”

  我没吭声,还生着气。

  他过来拉我,一把甩开他:“滚蛋!”

  耗子垂着头,忽然间委屈的说了句:“你不爱我了吗?”

  我当时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关键是这种话从耗子嘴里说出来,实在是颠覆,只有小虫这种货才能这么犯贱,没想到耗子居然都学会了。

  人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不能笑,一笑,肚子里憋得火马上散了一大半。

  忍不住打了耗子一拳,他贱笑了几声,说道:“行了,我知道错了,看见小虫被打成那样,我一时忍不住,麻痹,咱们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大亏?”

  我很头痛的说道:“你这种脾气,真的要改一改,在学校里肯定是不行的。”

  耗子张口想说什么,然而并没有说出来,又把话吞了回去。

  我没有注意到,跟着耗子一起去了医院,刚到门口,看见里面已经有人坐着了,是江灵依,正在给小虫削苹果皮,至于他,本来精神挺好的,硬是装着奄奄一息的模样,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享受着江灵依的爱护。

  从窗口看见我们过来了,小虫猛打眼色,似乎在说:“滚蛋,你们别来!”

  我跟耗子相对无言,一起骂了句:“禽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