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问耗子,你当时为什么要那样,耗子沉默了下,很认真的说,他以后不希望再被人打了,想要更狠一点,更凶一点,更强一点,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耗子跟小虫不一样,小虫这个人嬉皮笑脸的,有什么心事都会表现出来,大家会劝他,帮他解决,但耗子不一样,他习惯憋在心里,等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促使他做出决定,自打斌子走后,他就有这样的念头,上次月经哥的强势,让耗子深感羡慕,他也想要变成这样的人。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很理解耗子,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去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真的如他所想,更凶狠一点,就能强大起来吧。

  第二天下午,魏强急匆匆的过来,低声跟我说:“鸟毛哥住院了,据说是脑震荡,伤的不轻。”

  四个瓶子砸下去的伤,脑震荡也不离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一丝惊惧,我问魏强:“然后怎么样?”

  魏强看了看四周,目光中透露出担忧之色:“然后鸟毛哥放话了,等他出来,要做了我们!”

  做了我们?

  我脸色僵了下,下意识的看向魏强,他沉重的点头:“鸟毛哥这个人,本来就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狠角色,咱们这次下手的狠了,算是跟他接了生死大仇,他手底下有兄弟说,要来收拾我们,都被他拦住了,他说要自己出院之后,亲自过来,把我们四个全部做了,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我点了点头,安慰了魏强几句,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老实说,我有点低估这种社会混混的报复心了,原因是之前,因为杨盼的事儿,鸟毛哥说了要动我,可一直没来,让我有所懈怠,觉得他不过如此,但现在看来,倒是低估他了,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鸟毛哥呢?

  魏强似乎猜到了我心中所想,叹了口气:“之前人没动你,是因为有人罩着你,现在闹成这样,谁罩着你都没用了,他是决心报复了。”

  有人罩我?

  我愣了下:“谁?”

  魏强觉得很奇怪:“你竟然不知道,月经哥唐元啊。”

  竟然是他……我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对我很冷漠,经常跟我说,不会管我丝毫的唐元,居然暗地里罩着我,如此想来,很多事情都能解释的通了,比如说黄俊,鸟毛哥,说好的要收拾我,但过了这么久,都还没个动静,分明是唐元的功劳啊。

  告别了魏强,我心里装着唐元的事儿,也忘记把手机给杨盼了,直接去了散打社,唐元已经到了,在那练拳,我觉得他这个人挺神秘的,平时根本见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有练拳的时候,才会接触到他,但我们却很少说话,基本上是忙着练拳,练完之后,也不告别,他穿上衣服就走。

  今天,他同样没有说话的意思,默默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开始折腾我,一个半小时后,我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通过跟唐元练拳,我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有的时候真的挺贱的,这种魔鬼训练,练着练着,竟然也能习惯,甚至说,练完之后,虽然累,但也有一种爽感,属于挥洒完汗水之后,男人特有的那种感觉。

  唐元拿毛巾擦了把脸,披上衣服就要走,我叫住了他:“元哥。”

  他停下来,回头看我。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谢谢你,一直在背后罩我。”

  他瞅着我,有些惊讶:“你的反应也是很慢的了,过了这么久才知道,你还挺有能耐,年纪不大,得罪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我强撑着爬起来,说道:“总之,谢谢你了。”

  唐元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快要关上门的时候,他的身子停住:“其实我本来没有想要管你的,你的死活,说到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糖糖求我,她心思比你细腻的多,一眼就看出上次那个黄俊恨上你了,托我保护你,所以,我只是因为糖糖才罩你的,但你不要以为,这是你以后欺负别人的筹码,我可没闲工夫操心那么多,还有,我觉得你应该觉得丢脸,还要靠女人保护。”

  话说到这的时候,他已经走出去了,看着慢悠悠关上的门,我的心微微颤动了下,的确,是挺丢脸的,但同时,又很感动,唐欣能够喜欢我,真的是天赐的礼物,有时候我都觉得不真实,但它却真实的存在着,我很感激。

  再次见到唐欣的时候,是第二天课间,她跟往常一样来找我玩,却被我紧紧的抱住,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忽然有一种内心被填满的感觉,很多人笑着起哄,唐欣的脸也红了,匆忙的把我推开,我倒是无所谓,摸了摸鼻子,重新回到了座位。

  上课的时候,我看见了坐在前排的杨盼,这才想起来手机的事情,有心给她,摸了摸口袋,却发现落在了宿舍,心想下次再说吧。

  《酷5.匠‘√网:永2…久(O免b{费?p看sa小说^

  不过,我还真的挺奇怪的,经过了那么多的折磨之后,杨盼倒像是改邪归正了一般,再也不混了,整个人清纯的像个白莲花,以前经常翘课的她,现在从不缺席,昨天的测验成绩,她甚至进了班级前十,着实是让人惊讶,于是,她在班里的地位也随之提升,进入到了好学生的档次,最明确的表现,那就是换了座位,班主任把她安排到了第二排,这个位置是最好的听课位置,好学生专座。

  挺恍惚的,感觉我跟杨盼两个人的生活掉了个个,她好好学习,我天天打架,她名列前茅,我成绩下滑,瞅着她专心听课的精致侧脸,我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以前那个张牙舞爪,满口脏话要打我的杨盼,跟我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转头看了看,说不上冷漠,很随意的态度,就像是看待普通同学的那种感觉一样。

  我突然间觉得很不平衡,心里堵得慌,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发火,又不知道该对谁,心里跟自己说,下课就回宿舍,把手机给她,从此再无牵挂,两人彻底拜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