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瞅着前边,果然刘成就在那里,跟他一起的,还有七中的一群大混子,看样子这家伙在这里还是有几分势力的,一副如鱼得水的模样,这让我更加忌惮,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绝对不会跟他作对,只可惜,因为杨盼,我们已经结了大仇,基本上属于不可化解的层次,不是我把他打服,就是他来搞我。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说其他的都是虚的,我也不管那么多,就这么着吧,先找你刘成收点利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李志鹏挺热情的,说是要引荐我们跟刘成认识,让我们跟他混,毕业后来七中,我心想,鬼才来七中,老子肯定有多远走多远,表面上却是带着笑脸,岔开了话题,现在可不是见刘成的时候,不被他弄死就怪了。

  这场群架酝酿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打定主意,跟着这个李志鹏,看样子他和刘成也是认识的,说不准是个突破点。

  最好是刘成带着他们一起上,这样机会就更大了。

  但我悲剧的发现,李志鹏这家伙表面上牛皮吹得震天响,其实胆子并不是很大,有人催着他上前去,冲在前面打架,他打了个冷战,用别的话题岔开,反正就是躲着,小虫低声跟我说:“这小子是个软蛋,吹牛行,打架不行,捡便宜行,冲前面完蛋!”

  我点了点头,这倒是麻烦了,李志鹏他不跟着刘成上,我也不能逼着他吧,话说多了反而会招来怀疑。

  只能干着急,等待着机会。

  两边很快就开打了,我们在老后头,看见领头的几个人,都出列了,对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情绪很激动的那种,李志鹏满脸艳羡的说:“这些都是七中的大哥啊。”

  我注意到,刘成并不在这个行列里,心里头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样子,他虽然混的不错,但也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应该是本地人这方先推了对面一把,然后直接就引爆了战场,对方不乐意,直接揪住头发朝着脸上膝盖撞过去,就像是个讯号,两边骂声四起,全部都冲过来了,有个家伙扛着个大袋子,往地下一丢,抖落出来一堆棍子,人手一根捡起来,就冲了过去。

  耗子这种天生战斗狂都愣住了,咽了口唾沫:“我累个乖乖,这么多人打起来,不出事才怪了!”

  是啊,我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规模比较大的学生斗殴而已,但身临其境一看,才发现比我想象的严重的多,人多容易出乱子,何况双方本来就有矛盾,有些人打的红眼了,已经拎着棍子往对方头上招呼了。

  0最5@新章节"上n酷匠网

  我们三个看的冷汗直流,李志鹏过来,得意的说道:“兄弟,还是哥哥我机灵吧,这些人都是傻的,闷着头冲过去,都是等着挨打的,我们先看看,等局面差不多了,咱们再上,这叫一举定乾坤!”

  小虫嘟囔着:“狗屁一举定乾坤,分明是怂比破事多。”

  李志鹏没听清:“你说什么?”

  小虫嘻嘻一笑:“我说鹏哥牛逼,不愧是混高中的厉害人物。”

  两人在这扯淡,我和耗子却是悄然脱离了队伍,没有走多远,四下里看着,主战场是这片开阔地,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小巷子,其他学校的人,大多聚在这条巷子里,撞上了,喊一句,哪边的,知道是敌人,也不废话,上去就开始打了。

  这尼玛可真是够激烈的,我跟耗子看到不少人已经头破血流了,都有些紧张,这绝壁是要出事儿的节奏,胆子一向大的耗子忍不住说:“老四,要不咱们走吧、”

  我吞了口唾沫:“再等等,十分钟,要还是没戏,我们就走。”

  之前我就说过,比人数,本地人肯定占了大便宜,几乎是一面倒的那种,甭管对方多少帮手,反正就是人多,跟推土机一样推过去,放翻了不少人,本来我还想找找魏强在哪,一看这个,马上就放弃了,人太多,根本找不到。

  等了一阵,还是没戏,我已经使眼色要走了,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头却是火急火燎的传来了个声音:“草,李志鹏,你他妈在干吗呢?又尼玛怂了?”

  李志鹏吓得直冒冷汗:“成哥,不是,我这次没怂,就是……”

  刘成满头汗,喘着粗气,这么多人打架,他作为其中一个头目,忙的事情很多,比如说现在,就忙着给人支援,刚有人报信,说二中过来帮忙的人跟人对上了,有点打不过,需要帮手,但是该上的人都上了,一时之间让他去哪找人?结果回头一看,刘成顿时气尿了,胆小鬼李志鹏,居然又一次缩在后面,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正好让他们去帮二中的人,刘成指着说:“甭跟我废话,老子还不知道你?马上领着你的人跟我过来。”

  说完,他火急火燎的就往前走过去。

  李志鹏满脸倒霉,还是没有躲过去啊,只能领着人跟着,我们三个缩在最后面,小虫低声说:“有戏啊。”

  我看了一眼前面的刘成,淡淡说道:“先看看。”

  几乎是朝前飞奔,刘成显得很急切,李志鹏跑的满身汗:“成哥,去哪啊,危险不?”

  刘成没好气的说:“帮二中的兄弟,危险个毛,就在前面,没多少人,你领着人去就行了。”

  带完路,指好了方向,刘成转身就走。

  李志鹏原地站着,很郁闷的说道:“不危险才怪,草,老子真是倒霉催的,兄弟,你说是不?”

  等等!

  他回头一看:“我刚才认的三个兄弟呢?”

  其他人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李志鹏满脸懊恼:“大爷的,这三个人够机智啊,居然跑的比我还快!”

  他却是不知道,我们三分钟前悄然离开,埋伏在巷子里,小虫不知道从哪个垃圾堆里拽出来一条破麻袋,冲着我贱笑:“这次让他尝尝什么叫闷麻!”

  闷麻,顾名思义,麻袋套在头上,打完就跑,常规的阴人手段。

  只不过小虫加料了下,非要喊着我们一起撒尿,提上裤子,麻袋全是骚味,耗子嫌弃的提着一角:“待会儿动作小点,溅到我身上弄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