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自然底气足,苏伟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挑衅的看着我:“你又来做什么?”

  $E酷匠zR网,唯一8正4b版5,/其他b都!是5y盗版

  马小倩也是这样,搂着苏伟的手臂,一脸恩爱的模样,但看着我的眼神,却满是得意。我没吭声,继续往前走,话该说的,我早就跟他们说清楚了,除了斌子,我不能接受马小倩跟任何人有关系吗,至于别人怎么想,不好意思,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们只是看着我拎着校服过来,并不知道里面有一瓶子的冰块,快到跟前的时候,苏伟见我不说话,感觉到有些不妙,戒备道:“叶飞,你不要以为我怕你!”

  哪里料到,我直接就动手,校服照着他脸上甩过去,苏伟下意识的抬手去挡,被冰块砸了个正着,捂着胳膊半蹲在地下,马小倩惊叫一声,想不到我面对这么多人还敢动手,后面那些初二的,看到这架势,几个人犹豫,剩下的都上来了,我继续挥舞着校服砸他们,有个家伙鼻子挨了下,血直接飚出来了,但还是没辙,他们人多,扑过来就把我按到在地上,流鼻血的家伙夺过校服,掀开后看到里面的水瓶子,倒吸一口冷气:“爷爷的,我说怎么这么疼,原来是有这玩意!”

  见我被按住,马小倩满脸兴奋,或许在她眼里,我已经成为她最大的阻碍了吧,指着我喊:“教训他,让他在多管闲事!”

  不用她说,苏伟也会这么做,平白无故的,被我打了两次,他才是最愤怒的那个,脸色铁青:“骂了隔壁,真当老子怕你?哥几个,给我打!”

  说完,他自己先上来踹我。

  相比于这些天挨的打,苏伟这些人,只能算是毛毛雨,在我跟耗子心里,挨打也分出了几个档次,第一档次就是黄俊那种,打的倒不是很厉害,就是折磨,用烟头烫,心理上的折磨比身体严重的多,第二档次是鸟毛哥刘成那些,照着死里打,搞不好就要进医院,第三档次,才是魏强苏伟这种,实话说,打的不是很疼,他们也不敢用力,那些混的,大多数人都是打顺风仗,对手被制服之后,偷偷摸摸的上来踹两脚,今天不乏有这样的人。

  正是因为他们打的无力,我还有闲暇反抗,抓起一把土,扬起来,好几个人眯了眼,我猛地蹿起来,一把就抱住苏伟的腰,把他扑倒在地上,按着他就开始挥拳头,其他人一边打我,一边往后拽,我硬是扛着,在苏伟脸上砸了几拳,才被拉回去,这回苏伟是真的出离愤怒了,不管那么多,随手捡起一根棍子,朝着我身上招呼。

  这边动静闹的大,不少人驻足看着,有我们班的路过,认出我,连忙跑到宿舍报信,过了会儿,耗子跟小虫抄着棍子就过来了。

  随着他们来的,还有不少初三的帮手,关系谈不上好,听说有热闹,加上需要帮忙,也就都来了,指望拼命是不可能,但声势壮起来了,两伙人混战在一块,初三明显占了上风,苏伟被聊翻在地上,吼着:“去叫人!”

  都急眼了,两边都开始喊人,初二那边,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黑压压的,从各个方向过来,当然,大多数还是凑热闹,真正敢上来打的,不到一半,初三这边,我们没叫,自然有人去叫,平时跟我玩的那些混子,你要说让他们跟鸟毛哥刘成这些人打,那不可能,但打打初二,绝对是冲在最前面,毕竟没什么风险。

  我也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普通的冲突,竟然酿成了初二初三的大混战。

  两边聚起来的人,足足有三百多!

  这是个非常可怕的数字,每个年级一小半的男生都来这里了,在我们学校,这样人数众多的群架,还是头一遭,人都是这样,凑热闹,初二那边喊,初二跟初三打起来了,快去帮忙,初三这边也一样,都有阵营的归属感,更何况,还有不少初一的过来凑热闹。

  等我从苏伟身上爬起来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怎么这么多人?”

  小虫也担心:“事情不会闹大吧?”

  我注意到,两边的人都分开了,操场一边一个阵营,魏强也来了,我问,你咋也来了?魏强说,听人讲初二打初三的,就过来帮忙,一看是你,那更没话说了,我无语,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下意识的去找马小倩,却发现她又没影了,这个女人总是这么机智,也不知道是不是斌子那件事给她留下了阴影,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就跑路。

  虽然我无疑把事情闹成这样,但已经无法挽回了,人这么多的聚起来,总不能说散就散吧?而且,很诡异的一个问题出现了,初三这边的人都在看我,好像我是领头的一样,这让我兴奋之余又有些担忧,威风是威风,但这么多人,一旦出事了,倒霉的肯定就是我,法不责众,出头鸟必死!

  骑虎难下,这就是骑虎难下啊。

  苏伟那边也差不多,他算是受害者的一方,毕竟是我主动打他的,一群人过来理论,情绪很激动,打架的有,自然也有劝架的,几个大混子,名声赫赫,我只认识,也没什么接触,今天他们跟我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小心,毕竟这么多人都是因为我聚过来的,外人又不会知道,只是机缘巧合才来这么多人,像是今天这样的事情,很难复制。

  和解,我个人是同意的,就一个条件,我走出去,指着苏伟说:“以后离马小倩远一点,不然看见一次,打你一次!”

  这么多人面前,苏伟肯丢脸?立即骂回来:“你打一下试试?”

  我这人有几个禁忌,一个是不准骂我妈,另一个就是不能侮辱斌子,这两个人,在我心中都非常重要,苏伟成功的激起我的怒火,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直接就出手了,上前一脚踹过去:“我现在就打你!”

  就像是一个讯号,后面传来许多兴奋的叫声,两边的人群都开始动了,眼看着一场群架就要发生,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都住手,一个个的干什么?造反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挖掘机这个东西,我完全不能做主,章节更新不出来,我比你们更着急,但没办法,网站规定的,只能投够数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