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很干净,没有什么明显的工具,我只能把目标放在其他地方,边缘的地方,有几个花盆,我搬到脚边上,正在琢磨要不要用的时候,却是听到里面杨盼的叫声,心里着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抓起花盆就砸在玻璃上。

  砰的一声巨响,玻璃直接碎成渣,花盆一直飞到快要接近鸟毛哥的时候才落下,他下意识的躲避,杨盼趁机爬起来把衣服拉好,而我则是从窗户中跳过去,鸟毛哥看见我,惊怒交加:“你是谁!”

  我抓起一块比较大的碎玻璃片,朝他砸了过去:“你不是约我打群架吗?怎么还不知道我是谁?”

  鸟毛哥立即反应过来,很狼狈的闪过玻璃片,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崽子,老子没找你,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这种人的本质我已经看透了,一个字,坏!

  就算我今天不来,他也没有可能放过我,既然无法改变这个结局,那我也所谓把他得罪的狠一点,我直接跑过去,抓住杨盼的手,指着门口:“你快走,我拦住他!”

  可杨盼的反应却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外,不说是感激吧,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竟然是一种责怪:“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我闹不明白杨盼为什么这么说,还没有来得及想,那边的鸟毛哥已经一巴掌抽过来了:“还想跑?你们两个,今天谁都走不了!”

  我挡在杨盼身前,想跟鸟毛哥pk一下,只可惜差距有点大,真应了斌子的那句话,我的战斗力只有半个,没闪过去,让鸟毛哥一巴掌抽的眼冒金星,他一脚把我踹到床边上,却是抛下我朝着杨盼抓了过去,深怕她趁机抬走。

  杨盼跳到床上,抓起枕头砸他,只可惜,这跟挠痒差不多,鸟毛哥直接揪住杨盼的长发,往床底下拽,我终于清醒过来,咬了咬牙,一头撞到鸟毛哥的腰上,他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我骑在他身上,一拳头砸下去,结果鸟毛哥只是有点痛,他反手一拳砸在我的鼻子上,却已经出了血。

  我强忍着疼,掐住他的脖子,鸟毛哥只用一只手就让我使不上力气,根本不能给他太大的威胁,而杨盼,却是还傻站在床上,我气得大叫:“你这个傻妞,快滚啊,还等什么!”

  老子在这拼死拼活的,你看戏不说,居然还不走,这岂不是要坑死我们两个人的节奏?

  我以为杨盼只是被吓傻了,没想到她很清醒:“你走你的,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叶飞,你为什么要过来!”

  Cj酷4+匠y网√唯gN一F正V版,H其R+他^-都mZ是…盗/a版u

  这回我终于确定,杨盼的话里的确有浓浓的责怪和怨恨,直接就让我愣住,前所未有的愤怒从心中升起来,老子为了你,专程来到这里拼命,你居然说这种话!我就不应该管你!

  底下的鸟毛哥哈哈大笑:“傻眼了吧,人家小妞根本不领情啊!”

  我被戳中心事,下意识的一愣,鸟毛哥抓住机会,膝盖一顶,我直接就飞了出去,他站起来,一脚把我踢到墙边上,然后继续执着的去抓杨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却是突然传来巨响,好像有人撞击,还听到有人呼喊:“你们是谁,干什么?”

  嘈杂的声音响成一片,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是把钥匙抢到手了,门锁传来明显的咔咔声,鸟毛哥顿时慌张起来,看了过去,我也感觉奇怪,怎么回事,难道是鸟毛哥的人?不对啊,他不是说没有兄弟知道今天跟杨盼见面的事儿吗?

  我一看杨盼,终于发现了端倪,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很害怕,有点像是被人捉奸,奸情暴露的意思。

  这让我更纳闷。

  只是门被打开,一群人冲进来之后,我就彻底明白了。

  居然是刘成!

  他带着七中的一群人,早有准备,拿着家伙,把门堵得死死的,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杨盼这个女人不傻啊,她也知道这是火坑,一直在拖延时间,事实上却是提前通知了刘成,这个她的正牌男友,在鸟毛哥自以为得手的时候,突然间冲出来,彻底的把他给解决掉。

  怪不得杨盼看到我在这,反应那么大,我跟刘成的过节,都是因为她而产生的,刘成一直以为,我跟杨盼有一腿,这么长时间没找我算账,可能就是杨盼跟他解释清楚了,但今天我在此情此景出现,却让整件事情怎么也说不清楚了,用一句话形容,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果然,刘成气势汹汹的,本来打算暴打鸟毛哥的,结果冲进来一看,我居然在这里,他当然记得我是谁,脸色瞬间变成猪肝色,指着我吼道:“你为什么在这!”

  我靠在墙根,有苦说不出,我他妈也不想在这啊,完了完了,这回是坐实了罪名了,人杨盼出事,作为男朋友,刘成来这理所当然,我突然间插进来,还是拼命的态度,要是说跟杨盼没关系,恐怕没人会相信。

  偷眼看了杨盼一眼,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甚至带着点哀求:“刘成,你听我解释,这件事……”

  觉得自己目睹了“绿帽”事实的刘成,怎么可能听杨盼的解释,冲动之下,甚至忘记了对付鸟毛哥,指着我说道:“给我打死他!”

  一群人直接围过来,鸟毛哥聪明,看情况不对,抓起板凳朝刘成他们一扔,然后从窗口跳出去,刘成反应过来,打算追的时候,发现刘成竟然从三楼的阳台跳了下去,底下是个车棚,他在顶上滚了好几圈,才重重的摔在地上,一瘸一拐的跑远了。

  “成哥,追不追?”

  有人望着鸟毛哥的方向问。

  刘成捏着拳头:“追毛啊!”

  他血红的目光扫过我和杨盼:“好一对奸夫淫妇,玩绿帽都玩出情义来了,杨盼,亏我还相信了一次,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梧桐说:

  我哥结婚,这两天先三更对付着,就两三天的功夫,之后回去以后恢复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