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宾馆,距离我们学校还有一段距离,为了不扎眼,我特地穿了小虫的外套出去,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我就到了宾馆外边。

  -w酷匠,Z网唯3一r◎正版vG,L其.他`都是{*盗/%版

  我蹲在外边,抽了根烟,装作只是个过路的,实际上却瞅着四周,有没有流里流气的人出现,这个所谓的鸟毛哥,很有可能带着人。

  然而,却有些奇怪,宾馆周围,竟然十分正常。

  我心里琢磨:“这鸟毛哥难道说真的没有带人?”

  已经耗费了足够多的时间,我担心再不进去就晚了,于是心一横,不管那么多,直接就走了进去。

  一般情况下,像是这种普通的宾馆前台,是不会盘查那么严格的,我很顺利的上了楼梯,站在315房间外边。

  这个时候的宾馆,还不像现在这么先进,门卡什么的都没有,只是普通的防盗门,我贴在门口,想听听里面的动静,但是门太厚,只能稍微听到一点声音,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没办法,我只能再度退了回去,到前台开了房间,我指明要316房间,还好,宾馆没什么生意,房间都空着,前台打着哈欠,随意的登记了下,就把钥匙给我。

  我很小声的打开门,走进房间,直接就朝着阳台过去了。

  蓝天宾馆以前是居民楼改建的,所以多了个小阳台,上面种着类似于爬山虎一样的藤蔓植物,绿油油的遮蔽着,相邻的两个房间的阳台,只用一个栏杆隔开,这对于我来说,并不算难事。

  虽然有些高,但咬着牙也翻过去了,我匍匐到门口,伸手去转把手,却发现门是从里面扣着的,压根打不开,于是只能一点点的把身子抬起来,隔着窗子看着里面的景象。

  这个时候我倒挺庆幸有植物遮蔽身影了,不然下面随便站个人,都能看见偷偷摸摸的我。

  果然,杨盼就在里面,一起的,还有个男人,约莫有二十多岁,鸡窝头,说不清楚染得什么颜色,反正花花绿绿的,像是插着很多根不同种类的鸟毛一样。

  “怪不得叫鸟毛哥。”

  我心里头嘀咕。

  杨盼坐在床边上,脸色很难看,肩膀一耸一耸的,情绪波动很大,鸟毛哥也一样,黑着脸,指着杨盼骂:“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看来两个人已经争执挺久了。

  虽然是个女人,但杨盼的脾气,我是早就领教了,疯起来,哪里管你是谁,一巴掌就拍掉了鸟毛哥的手指:“我给你两千块钱,你把照片给我,你还不干?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我就闹不明白了,你混你的,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为什么非要抓着我不放!”

  敢情杨盼是想用钱解决问题啊,听到这,我倒是心中一动,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我觉得鸟毛哥应该会答应的,可现实却打了我的脸,他不仅没有点头,反而冷笑着说:“你以为两千块钱很多?小妞,我给你发短信,可不是为了勒索你点钱,实话跟你讲,你这照片,我手底下的兄弟都知道,大家都决定,过两天就印个几百上千份的,在你们学校散布出去,我今天一个人来这,没有兄弟知道,你觉得我费这么大周折,图的就是点钱吗?”

  一听这个,杨盼的脸色顿时变了,她怕的就是这个,这种照片如果传扬出去,她就毁了,更何况传播了几百上千份,一时之间,她也不复之前的强硬,问道:“那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把照片给我。”

  “嘿嘿……”鸟毛哥一副早有谋划的模样,淫荡的笑了笑,眼里射出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在杨盼身上来回扫着:“小妞,钱哥不在乎,甚至说,你缺钱了哥还能给你,我跟陈哥不一样,我对钱虽然有需求,但不强烈,只是呢,男人嘛,你知道的,要么是钱,要么是权,要么就是色了,我倒是想要权,可惜没这本事,唉,只能退而求其次,追求这色了。”

  杨盼的脸色急剧变化,警惕的站起来:“你什么意思!”

  鸡毛哥朝她走过来,一只手去挑杨盼的下巴:“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说实话,当初这所谓的照片我也没在意,结果一看,我的乖乖,脑子里面直接迸出个念头,这妞实在是太水灵了,还是个学生妹,一下子就动心了,这才瞒着其他兄弟出来单独见你,嘿嘿,你想想,这对你来说可是个机会啊,只要陪我一晚上,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反正你也是混的,也有男朋友,身子给谁不是给,你说对吧?”

  我的拳头忍不住攥紧,好一套奇葩的理论,这个鸟毛哥,果然不是好东西。

  目光四下扫视,我已经开始寻找对我有利的工具了。

  杨盼猛然退后,抓着枕头挡在胸前:“你休想!我宁肯丢脸,去报警,也不可能答应你!”

  鸟毛哥目光阴沉下来,他捏着骨节咯吱作响:“报警?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先不说你没有这个机会,但是这后果你就承受不了,照片可不是我拍的,警察来了,难不成还去追究死人的麻烦?倒是传播出去的后果,有些严重,小妞,哥劝你不要把身子看的那么重,都什么社会了,小模样长得标致,两条腿一张,就能轻松解决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一把将枕头甩过去,杨盼骂道:“你当我傻吗?你这种人,我早就已经看透了,根本没有任何信用可言,再说了,就是退一万步,我宁愿被狗,也不想让你碰哪怕一下!”

  这话说的,我心里面很爽,头一回觉得杨盼的毒舌用对了地方。

  但听在鸟毛哥的耳朵里,就是分外的刺耳了,原本以为哄骗个小女生,分分钟搞定的事情,没想到警觉性居然这么高,他的耐心彻底耗尽了,露出本来的面目,满眼都是危险的光芒:“好一张尖牙利嘴,恭喜你,成功的让老子生气了,你很聪明,的确,我没什么信用,但你错算了一点,那就是不应该跟我独处在宾馆里!”

  说完,鸟毛哥突然间就扑过去了,一把就把杨盼按住,她拼命挣扎,两只手打鸟毛哥,却被他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则是开始脱杨盼的裤子,甚至低下头,去亲杨盼。

  底下的杨盼急的大喊:“我叫了人了!快点滚开!”

  鸟毛哥嘿嘿淫笑:“还想骗我,这种事情你怎么好意思叫其他人?小妞儿,认命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阳台的玻璃发出一声巨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